損友和虛為的人的文章

給我損友的文章

越多越好

1 Answer

Rating
  • 7 years ago
    Favorite Answer

    不是很暸你的意思

    剛好看到一篇 就放上來 不過是男女朋友的

    如果不是你要的 抱歉了

    (轉自FB粉絲團"Orz")

    我現在要說的不是為了破壞ㄈㄓ們的幻想,而是我親身的慘痛經歷,讓即將進入或渴望進入地獄的兄弟們有個心理準備,你們將面臨什麼樣的恐怖事件。

    我交過幾個女朋友,而這些經驗讓我對女生的所有幻想全都一一破滅,甚至我可以說女生是非常可怕的生物。

    一定很多ㄈㄓ以為女生或正妹都是香的,別傻了,一切都是假像、不是你們想像

    她們靠的是香水、髮妝水、化妝品、他們用這些充滿香味的邪惡物品來欺騙男人盲目的味覺

    你以為她們每天都洗得香香的嗎?

    槓!她們根本不洗澡阿!

    這裡明明就是台灣,有足夠的水讓她們把身體洗乾淨,但她們卻要把自己弄得像活在依索比亞或是沙哈拉沙漠一樣,不洗澡、不洗澡、不洗澡!

    下班回來就開電視看韓劇、上FB、玩糖果,累了就睡覺,反正隔天起床,庭院深深香水噴噴、誰會知道妳沒淨身

    我曾經目賭自己的枕邊人,一天不洗、二天沒洗、三天未洗,持續七天不洗澡成了恐怖的七夜怪談,我能說什麼?我只能說ㄊㄇㄉ妳*阿!

    我記得我第一次去某一任女友房間時,那香味撲鼻而來讓人流連忘返,好像進入了一個童話世界般美好,窗明几淨、簡單溫馨,真想跳上她的床用力吸氣、翻來覆去。

    結果我真後悔當初沒把她衣櫃打開來看看裡面有多可怕。

    我真看不起自己吸那些人工精油吸到在自嗨幻想置身童話世界。

    交往後同居我才發現當初看到的房間根本就只是一種惡意欺騙的樣品屋,真實的生活中,房間裡四散的化妝品、衣服、保養品、雜七雜八一大堆搞的像資源回收場。

    穿過的衣服就直接丟在床上、一件二件的慢慢累積成一座小山,每晚要睡覺時她就來個乾坤大挪移,把衣服山移植到電腦椅上,就算偶有山崩也置之不理。

    有時甚連搬到電腦椅都懶,就直接躺在山腳下睡了,為了睡眠品質我只好幫她移植,久而久之好像變成我的工作,每晚在那邊愚公移山。

    就算我把房間打掃收拾乾淨了,沒幾天又會變成資源回收場,根本就是徒勞無功、白費力氣。

    東西沒吃完也不丟、垃圾袋都快爆炸發出異味了我女友也不會整理,更不可能會拿去倒,一開始我都會很勤勞的找時間去倒垃圾,後來發現我女友根本就是在擺爛,一附「啦啦啦!反正我不丟你也會丟阿!」的態度。

    於是我開始跟著爛,反正要爛一起爛,要臭一起臭,看誰先受不了。

    結果整袋垃圾飛出一堆果蠅也當作沒看見,自以為那是飛蚊症是嗎?靠,當下我真的不得不說我輸了,妳厲害、妳*,妳ㄊㄇ根本想當蒼蠅人。於是倒垃圾無緣無故、順理成章的變成了我的工作。

    有時候看看房間再看看她,真想問她到底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長大的,洪七公都沒妳髒。

    妳真的是髒透了、髒到骨子裡了、髒到無與倫比的噁心。

    和她說妳這樣不做家事,在我阿嬤那個年代妳早就被驅之別院了。

    她只說:「那你去和你阿嬤在一起阿。」

    槓!大逆不道

    我某個女友超愛羅志祥,只要電視轉到他的畫面,就在那邊小豬好帥、小豬好可愛、小豬跳舞好厲害、小豬我腦公。

    但是只要我說哪個女名星蠻正的,她就會嗆我:「不然你去跟她在一起阿。」

    有病是不是啦!

    而且不能說羅志祥壞話,不然她就會問我:「你沒吃飽是不是啦?你牙齒在痛?」

    就跟妳說了三張拍照、五張抱抱,還在那邊給我選擇性失聰。

    而且千萬不要和女友一起養狗,因為她們只負責玩,吃喝拉撒都是你負責。

    還記得當初要養狗前我強力反對,但我女友用那渴望又無辜的雙眼和我說她會負責小狗的一切,無論大小便她都會清乾淨。

    結果咧!剛養的時候愛的要死,下班回家就是幫小狗拍照、和他玩。

    小狗變大狗後,整天關籠子,大小便積到臭死人也置之不理,甚至沒水沒飼料也完全不關心,這跟射後不理有什麼差別,同等級的沒品甚至有過之無不及阿!

    ㄍㄋㄇㄉ根本虐待動物。

    偶爾的放狗出來暴衝一下,誰知道和他的女主人一樣不愛護環境,放出來就亂大小便,我女友照慣例當沒看見,當然我也不肯妥協,我就不相信屎尿妳也能忍受。

    結果很奇蹟的,一天、二天過去了,尿都乾涸了、屎也石化了,她的無視狀態還沒關,每當經過屎尿區就來個凌波微步,非常巧妙的閃了過去。

    等到屎尿區漸漸擴大,凌波微步再也無法招架時,她就來個立定跳,然後咚咚咚的跳回床上,ㄍㄋㄇㄉ跳之帥,我的世界瞬間一片黑暗,聚光燈都打在她身上。望著她的背影我只有淚滿襟,那一定就是撒旦的背影。

    我真想叫她重跳一次,我要拍成紀錄片讓她爸媽看看他們女兒是怎麼飛越黃河的。

    我說要這樣乾脆放生,至少他去流浪還比較自由,也不用住在屎屋裡。

    結果我女友馬上變臉說:「不可能啦!要丟他先丟我。」

    我和她說妳這樣根本只想擁有不想負責阿。

    當然,她馬上變臉,豪不意外的。幾番爭執後狗的吃喝拉撒又變成了我的工作。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