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骸雲6918!!急~~~~~~20點啊啊!!!!

1.小妹想看骸雲小說,可是小說要密碼QQ

密碼提示是【本命代號,半型二碼】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有狼可以給我密碼ㄇ????Q-Q

2.我是忠實的骸雲迷哪~想請問各位大哥大姊有木有骸雲文啊??不管是啥文都可以!只要是骸雲ㄉ小妹我就粉感激啦~~!@U@

3.這個是很無里頭ㄉ問題.....大大們不回答也可以呦......(正色)

小妹我想請問髑髏醬(96妹)ㄉ鳳梨頭是怎麼剪粗來ㄉ......我想寫小說用> <

最後感謝大大們回答.....ˊˇˋ((鞠躬

Update:

謝謝你^^

另外可以問你【本命代號,半型二碼】是什麼意思嘛.....QQ

拜託惹...

Update 2:

幽谷之風:

1.是6918喔~

網址在這裡~

http://www.wretch.cc/blog/wl00456882&category_id=1...

有密碼ㄉ就是ㄌ~

2.謝謝你給我這些網址^^

2 Answers

Rating
  • 8 years ago
    Favorite Answer

    1.本命代號,是不是指6918??

    可以把網址給我看一下嗎??OAO

    2.

    http://blog.udn.com/hope1

    http://www.wretch.cc/blog/wl00456882

    http://ww4.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li_cospl...

    http://ww4.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

    http://ww4.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

    最後兩個是我覺得還不錯的ww

    然候倒數第三個是家教耽美同人文,裡面有很多ww

    3.小庫的頭是犬剪的喔~官方的小說裡面有提到這段OUO

    2013-01-05 15:35:34 補充:

    密碼是18,我解出來了OW<(欸ww

  • 8 years ago

    6918文晚安吻【H 有、慎入】

    冬天,相信不少人都因寒冷的天氣而生病。

      

      「委員長,一百度。」草壁冒著生命危險為尊貴的委員長量體溫。

      「那就是代表正常?」十個世紀沒有接觸過這類東西的雲雀,顯然對這方便的知識十分缺乏。

      「呃……委員長,你發燒了。」草壁輕輕地說著,有點同情高高在上的委員長,「請你今天休息一下,文件由我們來吧。」

      難怪,剛才批閱文件的時候也不能集中精神,還覺得腦袋有點發脹。

      忽然,教學樓外傳來一陣巨響,還夾雜著「笨牛你不要跑」、「哈哈哈……真有趣」、「里……里包恩怎麼辦」之類的聲音。雲雀頭上即時爆出了兩道青筋,手上的鋼筆被捏得折斷。

      「呼」的一下,死神降臨,站在大夥人的面前。「不可群聚。」肉食性看不過草食性的,理所當然。

      山本喊了一聲「獄寺」就跑向雲雀,怎料被拐中肋骨,應聲倒地。了平大哥準備用極限拳把他打飛的時候(其實根本沒可能吧),雲雀長腿一伸,倒在地上。

      然後是澤田綱吉吧。他一步一步地走近廢柴綱,準備把他199拐個飽的時候,被某人按在地上。

      阿綱大喊:「Yamamotto!」然後流淚道謝。山本衝他笑了笑,低頭看了看雲雀。

      「山本,你也太慢了吧。」獄寺艱難地站起來。

      山本看了雲雀很久,左看右看,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研究他的臉。

      「喂,你們覺不覺得雲雀今天拐人小力了許多?」他不怕死地蹦出了一句瘋話。果然,雲雀生氣了,一個翻身逃出山本的雙臂,左一拐右一拐地發洩。雖說是小力了許多,可是被拐這麼多下子,可大可小。

      夏馬爾今天的「同性緣」爆澎了,醫療室內除了阿綱、里包恩完整無缺之外,差不多全部人都紮著繃帶,雲雀好像回去了接待室睡覺。

      一片溫熱貼著他的唇,感到口裡充滿著苦苦的味道。是藥丸融化了嗎?握緊拳頭想對六道骸掄一拳,卻被輕易地接著了。

      不行?!他對那深藍色的頭髮又拉又扯,又不行!

      離開了雲雀的唇,嘴角有著一種奇異的微笑。

      雲雀看著他鄒了鄒眉,說:「下流。」

      「什麼嘛,不是很享受嗎?」骸的手按了按沙發。

      雲雀現在才發現……自己的手沒出息地抵著骸的後勺。什麼時候……?

      回想起,又拉又扯他的頭髮,徒勞無功,便乾脆把手抵著他了。

      額頭被撫了撫,有一點暈眩的感覺。抵著骸的手緊緊一扣,剛剛分離的唇又貼在一起。

      六道骸感到驚訝,雲雀是腦袋燒壞了嗎?把舌頭伸進去,上下的兩排牙齒正緊合著,看來生病很難受。

      他想說「別把舌頭藏在牙齒後」,卻又不想離開他的唇。剛才的吻只是想把藥丸渡過去,怎麼現在卻很在意?

      跪在雲雀稍微分開的雙腿間,一隻手按著沙發,一隻手環著他的腰。感覺到脖子掛上了一個人的重量,手也吃力了不少。

      乾脆整個人壓在雲雀身上,兩隻手伸進了他的襯衣,撫摸著那光滑的背。

      感覺到冰涼的觸感,不由得猛地一醒,推開了六道骸。

      「你幹什麼?」雲雀用衣袖抹了抹唇,整理了那有點凌亂的衣服。

      六道骸聳了聳肩。

      「你快走!」虛弱的身體再次提起了拐子,卻咳嗽了幾下,嚇得六道骸趕緊抱著了他,為他掃背。「這根本就沒有用。」

      「起碼可以安心一點吧。」兩人就以擁抱著的姿勢僵持著。

     為全身無力的雲雀清洗過後,替他脫掉那被汗水濕透的衣服,把他抱著走往臥室。

      幫他蓋好了被子,再次撫摸著那微濕的黑髮,無意中碰觸到那高溫的額頭。

      --好像燒得更厲害呢。

      「小麻雀,我走啦。」輕吻著他的額頭,準備離去。

      衣服被拉著,順著修長的手看,是雲雀。

      「不要走。」罩著一層霧氣的眼睛微啟,臉上的紅潮依然未退。

      「既然小麻雀不讓我走,我也不走了。」微笑著,坐在床邊。

      接待室外的數小時後,飛機頭回來了。

      「咦,門還沒有解鎖。」某飛機頭疑惑地說著。

      「是委員長不想我們看到他吧。」草壁很了解雲雀的個性。他是那孤高的浮雲,永遠在他們之上。

      接待室內。

      「小麻雀,我整晚都在這裡陪你好不好?」骸拉了拉雲雀的手。

      雲雀點了點頭以示允許。

      「那,我在你旁邊睡了喔。」他脫掉外套和鞋子,爬到雲雀旁邊。

      「嗯。」

      「雲雀,我好愛你唷。」那個人的雙腿也夾著了他,令他不能翻身。

      「我……」果然,說不出敷衍了事的話,「我也很愛你。」

      「Goodnight-kiss.」晚安吻。

    END

    另外,庫洛姆的髮型是犬幫她綁的~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