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Answers is shutting down on May 4th, 2021 (Eastern Time) and the Yahoo Answers website is now in read-only mode. There will be no changes to other Yahoo properties or services, or your Yahoo account. You can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Yahoo Answers shutdown and how to download your data on this help page.

Didi asked in 政治與政府政治 · 1 decade ago

有關政治學的問題 @@John wahlke 說代議士分3類

John wahlke 說代議士分3類 1 代表delegates 2 受託者 trustees 3 政客(politicos) 請問 代議士是所謂的議員嗎??

可以幫我以更白話解釋以上著三類嗎??

我正在讀呂亞力的政治學 自修所以有些不懂 想問網路上的各位老師前輩 謝謝 點數勝5點 對不起

1 Answer

Rating
  • jjs
    Lv 6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所謂的"代議士",就是"民意代表",其範圍包含了"國會議員"與"地方議會成員"。

    而您提到的代議士分類法,是政治學上議員與選民關係的古老辯論。

    其主要探討的,是議員如何扮演其角色。

    在早期的民主理論中,盧梭(Rousseau)提出所謂的委任說,也就是您所提出的"代表說"(Delegates)。

    在該說下,認為國會議院是接受選民的付託,在政府中表達民意的趨向。因此,擔任國會議員者,是民意的集合體,因充分的表達民意的趨向,但不能包含個人的意志在內。

    簡單的來說,委任說下的國會議員,只是選區民眾的傳聲筒,因忠實的,完整的表達選區民意,不能有自身的判斷與揣測。

    這樣的概念,被認為是不可行的,因此,柏克(Burke)提出了另一個相對立的概念,稱之為獨立說,也就是您題目中所提到的"受託者"(Trustee)的概念。

    在獨立說的體系下,認為選民因缺乏時間與專業,不可能對議員所參與之議案進行充分的瞭解。

    因此,選民與國會議員間,所應當存在的,是一個信賴授權的關係。

    簡單來說,我要求你支持我,告訴你我的專業,而你投票給我,是因為你相信我的專業,所以,我獲得你的支持後(授權),我在議會中的行為,只要符合我的專業判斷,我相信這是有利的,那麼,選民即便有不同的意見,但因為你已經授權,所以,在授權期間內(任期內),我的專業判斷為優先,而不能向選民非專業的意向做妥協。

    但是,這兩種說法,都走在兩個極端。

    前者,強調議員不能有自身的判斷,要完全的服從選民的意向。

    後者,強調議員專業判斷至上,不能向民意的非專業意見妥協。

    然而,按照前者,將導致議員必須於每一議案前,對於選區民意進行確認,在實務上不可行。而且,若選區民意呈現多元分裂,又該當如何?而同一個答案,其中又有偏好強度的差異,議員如何分辨其中的差異,在議會中恰如其分的扮演委任者的代表角色?

    而後者,強調專業判斷至上,既然選了我,我就按照專業判斷來做事,你如果有意見,抱歉,我是依專業判斷來執行議員的職責,至於選民是否滿意,我不能屈服。

    我必須服膺的唯一價值,就是專業下的"理性抉擇"優先。

    但是,如何確保該專業判斷符合選區的民意?是否會發生,我從該選區被選出,在一議案上,A決定對全國有利但傷害選區,B決定有利選區但不利全國。

    在此狀態下,專業的"理性抉擇",身為一個國會議員,應當以社會利益最大化為專業考量之依據,因此,應當選A不選B。但矛盾就出現了,你是我的選區代表,結果你所謂的專業,卻建立在傷害選區之上,那麼,我要你這個代表又有何用。

    因此,既然兩者皆為極端,因此,在實務政治上,國會議員的理想角色,其實也是猶疑在兩者間的鐘擺。

    這個遊移的鐘擺,就是最後您所提到的政客(Politicos)。

    我受選民的付託,在國會中扮演為選區利益發聲的角色,爭取選區利益為優先,以符合delegates的精神。

    但是,基於專業判斷,我對於法案的審核,應當保持專業的 trustees之能力。

    一旦兩者間衝突,我當依照我的專業,進行談判與交換,一方面滿足選區的利益,一方便對法案做出修正,使兩者間能獲得最大公約數。

    但不可否認,在此鐘擺中,分寸極難拿捏,這造成國會議員角色的尷尬。為了確保當選的可能,所以符合選區利益,呈現"選區代表"的角色扮演,是最佳的選擇。

    但"選區利益"的擴大,又難免傷害到社會利益,對於社會利益的極大化可能是負面的。那麼,在專業的判斷下,偏向"選區代表"顯然是反專業。服從於專業,扮演"立法者"的角色,謀求社會的公義,應當視為優先,但是,這樣將導致該議員於下次選舉時,很難獲得該選區民眾的持續支持。

    結果,國會議員只能在兩者間搖擺,名為尋求兩者的妥協,但事實上,卻導致國會議員角色的尷尬,形成行為抉擇的困境。

    Source(s): 自身所學,僅供參考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