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bi asked in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decade ago

請問有人可以幫我翻譯嗎? (勿用翻譯軟體)

These ways of marriage, kinship, friendship, and neighborhood surround us with forbiddings; they are forms of bondage, and involved in our humanity is always the wish to escape. We may be obliged to look on this wish as necessary, for, as I have just implied, these unions are partly shaped by internal pressure. But involved in our humanity also is the warning that we can escape only into loneliness and meaninglessness. Our choice may be between a small, human-sized meaning and a vast meaninglessness, or between the freedom of our virtues and the freedom of our vices. It is only in these bonds that our individual has a use and a worth; it is only to the people who know us, love us, and depend on us that we are indispensable as the persons we uniquely are. In our industrial society, in which people insist so fervently on their value and their freedom "as individuals", individuals are seen more and more as "unit" by their governments, employers, and supplies. They live, that is, under the rule of the interchangeability of parts: What one person can do, another person can do just as well or a newer person can do better. Separate from the relationships, there is nobody to be known; people become, as they say and feel nobodies.

It is plain that, under the rule of the industrial economy, humans, at least as individuals, are well advanced in a kind of obsolescence. Among those who have achieved even a modest success according to the industrial formula, the human body has been almost entirely replaced by machines and by a shrinking population of manual laborers. For enormous numbers of people now, the only physical activity that they cannot delegate to machines or menials, who will presumably do it more to their satisfaction, is sexual activity. For many, the only necessary physical labor is that of childbirth.

3 Answers

Rating
  •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這些婚姻,親情,友誼和鄰里用禁止的方式圍繞著我們;他們以束縛的形式,且干涉我們人性中總是想逃走的慾望。在必要時,我們不得不可能看看這份內心的慾望,就如同我剛所表示的那樣,這些是因部分內部壓力被造成的。但是干涉我們人性也是一種警告,警告我們只能在孤獨及沒有目的中逃跑。我們的選擇可能是在一種小,人的大小和巨大的無意義間,又或者是在我們的美德及邪惡之間。只有在這些束縛中,每個人才是有效用和價值的;只有知道我們的人、喜歡我們的人、而且依靠我們的人,才會讓我們覺得在這時我們是不可或缺的。在我們的工業社會裡,人們強烈堅持他們的價值及自由:「當一個人」,他們才能像個「單位」,可以被他們的政府、雇主、和提供者所看得更多。他們活在可被替代的規則下:「當一個人所做的,另一個人可以做的一樣好或是做得更好」。把這些關係分開,當他們沒有和任何人說話或感覺不到任何人時,就沒有人會被了解。

    很明顯的,在產業經濟的規則下,「人」,以個人來說,是在一種逐漸淘汰裡發展的。根據產業準則,在已有所成就或甚至是成就不太大的那些人中,人體已幾乎完全被機器所取代,而且手工勞動者的人數也因此縮減了。對於現在的許多人來說,只有肉體的行動,也就是性行為,不能委託機器,因為他們可能會做得超乎人類的滿意。以很多人來說,唯一必需付出體力的是生育。

    Source(s): 自己
  • 1 decade ago

    婚姻、親屬關係、友誼和鄰里這些方式圍攏我們有forbiddings的; 他們是奴役的形式,并且介入在我們的人類總是逃脫的願望。 我們在這個願望也许被迫使如所需要看,為了,我暗示了,這些联合会由內部壓力部分塑造。 但是介入在我們的人類也是我們可以仅逃脫入寂寞和無意義的警告。 我們的選擇也许在一個小,人大小的意思和一個浩大的無意義之間,或者在我們的美德自由和我們的惡習之間自由。 它仅在我們的個體把一個用途和價值的這些債券; 它仅是给认识我們,愛我們,并且依靠我們的人民我們是不可缺少的,虽然人我們獨特地是。 在我們的工業社會,人们那么慷慨激昂地坚持他們的價值和他們的自由" 作為individuals" 個體越來越被看見作為" unit" 由他們的政府、雇主和供應。 他們在零件的互換性的統治下居住,即, : 什麼一個人能做,另一個人能做或一個更新的人能更好做。 分別於關係,沒人將知道; 人们成為,正如他們所說的和感觉nobodies。 是簡單的,在工业经济的統治下,人,至少作為個體,在一种很好被推進廢棄。 在根據工業慣例達到了甚而普通的成功的那些人之中,人体幾乎完全地替换了由機器和由体力劳动者的收缩人口。 对于極大的人数現在,他們不可能委派到機器或奴僕,更據推測將做它對他們的滿意的唯一的体育活动,是性行为。 对很多人来说,唯一的必要的物理勞方是那分娩。

    這樣吧

  • 1 decade ago

    結婚,親戚關係,友誼和附近的這些模式用禁止圍繞我們; 他們是奴役的形式,並且涉及我們的人類總是逃走的願望。 我們根據需要不得不可能旁觀這願望,,象我剛剛表示的那樣,這幾次協會被部分因為內部壓力被形成。 但是涉及我們的人類也是我們只能逃走進孤獨和無意義的警告。 我們的選擇可能是在一種小,人依大小排列的意思和巨大的無意義之間,或者在我們的美德的自由和我們的邪惡的自由之間。 只在這些契約方面我們的個人有一次使用和價值; 只在誰知道我們的人,喜歡我們,並且依靠我們我們不可缺少人我們唯一當時。 在我們的工業社會裡, 人們關於他們的價值和他們的自由如此熱烈堅持"作為個人", 個人看見更多和非常象,以他們的政府,雇主"單位",和提供。 他們住, 即,根據部分的互換性的規章︰ 一個人能做的,另一個人能最好做或者一個更新人能做得好。 與關係是分開的,沒有人要被知道; 成為的人們,他們說並且不感到任何人。

    根據工業經濟的規章,人,至少作為個人,被在一種逐漸過時裡發展得好明白。 在根據工業公式甚至已經取得一次適度的成功的那些人中, 人體已經幾乎完全被機器和手工勞動者的縮小的人口替換。 對于巨大的許多人來說現下, 他們不能對機器委派或者僕人,大概將更滿意做它,是性活動的唯一的體育鍛鍊。 對很多來說,唯一的必要體力勞動是分娩的。

    Source(s): 希望對你有幫助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