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教兩個歷史申論題~

克羅齊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4]

柯林伍德說:「一切歷史都是思想史。」[5]

請闡述這個看法的意涵,並加以評論。

這兩個史學家會有這種史觀,是源於怎樣的環境下呢

能說的越生動詳細越好.感恩^^

4 Answers

Rating
  •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取自於網路資料─(http://www.etd.library.tcu.edu.tw/ETD-db/ETD-searc...

    此論文一切內容,皆為邵宗儀(先生/女士)的著作權。

    個人僅引用於學術交流上的參考用途;絕無盜用論文之著作權,特此聲明。

    個人取其此論文原內容的一小段來陳述:

    Collingwood認為:『歷史學家的思想淵源於過去,他的思想方式是由過去一脈發展來的;因此,對歷史學家而言;過去還活生生的存於現在;但它並不是活在現在的直接經驗中,只是將過去人類的經驗納入我的理解體會中…歷史或精神過程的特殊之處是:心智既能自知,歷史過程又是心智的成長過程,歷史就是一個能自知的過程,一個能了解自己、批評自己、評估自己的過程。』(黃宣範譯,1993;175─180)

    Croce提出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contemporary),主張歷史是用現在的眼光,依照現在的問題,來觀察過去。(引自王任光譯:8)

    黃宣範(譯)(1993)。Collingwood著。《歷史的理念》台北;聯經出版。

    王任光(譯)(1995)。Carr Edward H.著。《歷史論集》台北;幼獅文化出版。

    版主所論的到:『兩個史學家會有這種史觀,是源於怎樣的環境下呢?』

    則必須要從這兩位的學習背景與被何種思想立論所影響;以下愚者找到了一些相關資料當為參考交流用。

    取自於網路資料─(http://www.aerc.nhcue.edu.tw:1080/paper/ ;淺談克羅齊的『直覺說』,個人引用於此網路資訊;純粹為參考交流之用;絕無個人商業營利之行為,在此聲明。)

    以下內文取自此網站資料:

    二、生平(1866-1952)

    克羅齊(Benedetto Croce)生於一八六六年,家住在義大利南部那布里斯 (Naples)。家庭小康,信奉天主教,態度保守,從小就受徹底的天主教神學的教育,因此,日後為了要恢復平衡,竟變成一個無神論者。

    但是他不大關心政治;他大部份的時間用以編輯國際間有名的期刊文哲評論(La Critica),兩月發行一次,幾乎每一次都有他自己的論文。他編譯了一些近代哲學的書藉,黑格爾的「百科全書」就是他自己譯的。他的研究範圍原來側重歷史,尤其義大利史。然後由歷史他轉到文學和哲學。在思想上給他影響最大的,除了黑格爾(註一)以外,還有兩位義大利學者,一個是哲學家維柯(Vico 1668-1744),一個是文學史家多桑提司(De Sanctis 1817-1881)。

    三、克羅齊的哲學背景

    克羅齊的美學思想是建立在他的哲學系統上的,因之要了解他的哲學體系與背景,才能真正的認識他的美學思想及直覺的特性與性質。他承繼了黑格爾的唯心主義,把精神世界(心靈活動)和客觀現實世界同等起來,他的哲學只研究精神活動,他把人類的精神活動分為認識(知)和實踐(行)二類。知和行等活動屬於低高兩度,但彼此循環相生,知生行,而行又生知。這兩度又各分兩階段:知的活動從直覺開始,到概念止。行的活動從經濟活動開始,到道德活動止。這四階段的活動各有其價值與反價值。如直覺產生個別意象(即對特殊事物的知,是一種殊相),正價值為美,負價值為醜;概念活動產生普遍概念,正反價值為真與假;經濟活動產生個別利益,正反價值為利與害;道德活動產生普遍利益,正反價值為善與惡。這四種活動各有專門科學負責研究:直覺歸美學,概念歸邏輯,經濟活動歸經濟學,道德活動歸倫理學,四門合起來就是哲學,也就是歷史。

    2009-03-22 13:25:22 補充:

    另一個作者R.G Collingwood,愚者也找到相關資料;供為參考交流之用。

    (網路資料為http://tw.babelfish.yahoo.com/translate;純粹當為參考資料之用... )

    以下內文出自此網路資料:

    Collingwood, Robin喬治(1889-1943)

    Robin喬治Collingwood,英國哲學家和史學家,出生在Coniston, Lancashire。 他的約翰Ruskin的父親、W.G. Collingwood,朋友和傳記作者,在家教育了他,直到他是足够老进入橄欖球和灌輸他有Ruskinian熱愛對技巧和藝術和成人態度的往獎學金。

    2009-03-22 13:25:57 補充:

    雖然Collingwood傲慢地后寫了大多他的老師在橄欖球并且首要稱讚了牛津留下的他给他自己,他的大學生工作在希腊和拉丁是優秀和在literae humaniores (從希臘和拉丁文本的哲學和歷史),精采。 在1912年他被選舉了對在Pembroke學院的一個同伴關係在1934年和對Waynflete教授職位。 除了服务期间與海軍部智力的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在他的事業中的牛津保持,直到1941年病症強迫他退休。

    2009-03-22 13:26:17 補充:

    雖然他總是認為哲學他的首要職業, Collingwood是了不起的羅馬英國考古學家F.J. Haverfield的學生。 因为他Haverfield的學生單獨在戰爭中生存并且在牛津保持, Collingwood認為它他的義務傳達Haverfield的教學给其他。 雖然他是一種能幹挖掘機,大多数Collingwood的工作是理論。

    2009-03-22 13:36:20 補充:

    愚者,覺得討論於學術性的研究;用於知識+的網路平台。說實在的,不是一件好事。

    因為,這需要大量的資料佐證;以及需要個人長時間的討論與研究。

    有很多的書籍,是分門別類的專論;所以要完全概刮於兩個人的思想與理論,絕非是兩三日能談完的事情。

    愚者從臺灣網頁找到全球網頁;發現到介紹他們兩個作者的專書很多,但要針對於他們兩者的內容;卻是少見的資料。

    這說明什麼呢?

    其實這個題目,已是一個非常廣泛的討論了。

    若以三言兩語來發表意見,則又會變成一個隨性漫談的自我表述而已。

    反之,若針對於原問者的問題;就會變成內容極為龐大的資料文獻的實質討論與研究了。

    2009-03-22 13:45:05 補充:

    愚者,本來只想對這兩句話;作一些個人的見解與觀點。

    可是,仔細一想;這樣不是又流於個人式的說法呢?

    若只是貼出資料的網址;愚者又覺得既是如此簡單的一個動作;版主又何需發問此題呢?

    總之,這樣如此的申論題;在知識+算是一個超出本身能力的範疇。老實說,愚者覺得不如買相關的書籍會比用網路資料來得更清楚、明瞭。

    而且,書籍可以一看再看;令自我不斷地從字裡行間的敘述去產生新的思維。

    以上,個人淺見;如有失言之處;望原問者見諒或指正。

    Source(s): 以上已完全註明出處、作者、資料來源。
  • Anonymous
    6 years ago
  • Anonymous
    6 years ago

    你厭倦往返補習班浪費的時間和體力嗎

    你想在家裡躺在沙發,就可以上課嗎?

    網路課程橫跨升學考試、教職考試、公職考試、執照考試、就業考試、語言進修等6大類50餘科,

    超過500多門課程,為各界人士提供優質的線上教育服務。

    自100年6月成立以來,使用會員在一年內就已突破3萬名,並培育出許多優秀的學員,

    學員踴躍分享行動補習帶來的便利與效果,累積許多佳績見證。

    免費試讀網址:

    http://ad.mobchannels.com/redirect.phpk=b2d8a7d711...

  • Andy
    Lv 6
    1 decade ago

    克羅齊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

    歷史雖然是以過去的事情記載下來,但是如果不能記取歷史的教訓,那麼歷史就有可能再度重演。

    正如,唐太宗所說的:夫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所以克羅齊說:「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就是要人們記取歷史的興亡,以免重蹈覆轍

    柯林伍德說:「一切歷史都是思想史。」

    歷史的珍貴,在其具有真實性與富有意義。當事人與當代人對往事的記錄,是否真實與有意義,難以得到保證。歷史於往事的記錄以外,應是研究往事的學術。法國史學家布羅所謂「歷史是人在時間中的科學」。英國史學家柯林吾所謂「歷史是一種研究」。

    歷史上的時勢,往往須靠歷史的想像以瞭解。「設身於古之時勢,為己之所躬逢」。所謂歷史想像,是將自己放入歷史之中,進入歷史的情況,進入歷史的時間,進入歷史的空間,然後由此想像當時可能發生的一切。如此易於得到歷史真理,而除去一些後代的附會。王船山所謂「取僅見之傳聞,而設身易地以求其實。」「設身於古之時勢,為己之所躬逢;研慮於古之謀為,為己之所身任。」是歷史想像。

    真正的史學,必須是以人生為中心的,裡面跳動著現實的生命。歷史乃論述過去,但絕不等於過去。(1)過去已經發生。它已逝去,只能由歷史學家藉非常不一樣的媒體喚回。而實際的事件絕不會重現。(2)過去的歷史是靠史學的解讀而非真正回到過去。(3)婦女史被排除於大多數歷史學家的記述之外。歷史學家如何嘗試知道過去。(1)沒有任何歷史學家可以涵蓋並因而尋回過去的所有事實。(2)沒有任何記述可以尋回過去真實的情形。

    評論:

    所謂「史識」,是史學家的觀察力,亦即史學家選擇事實的能力。史學家要有眼光選擇極具意義的一般事實使其變成歷史事實,並揚棄無意義的事實,大史學家與一般史學家的分野在此。選擇事實的標準,是最重要的。選擇事實的標準,有幾項值得參考:1.美善的標準。歷史對人生有價值,在於歷史上充滿了美。醜的事實,如不是為了鑑戒,以略去為宜。美的事實以外,史學家應進一步選擇善的事實,以作為歷史事實。美與善是毗連的,善中有美,美中寓有善的,才是真美。「隱惡揚善」,「為親者諱」,「為賢者諱」,於是變成史學家選擇事實的極大標準。2.鑑戒的標準。司馬光言:「專取關國家興衰,繫生民休戚,善可為法,惡可為戒者,為編年一書。」史學家選擇「善可為法,惡可為戒」的事實以寫史,是歷史走向公平的坦途,歷史的功用,也從此發揮。3.新異的標準。是指事實的特殊性與新穎性。史學家能「詳人之所略,異人之所同,重人之所輕,而忽人之所謹」,才能寫出成一家之言的歷史出來,化臭腐為神奇。4.文化價值的標準。班固作漢書,博採經術之文,幹濟之策,舉凡文字之有關於學問,有繫於政務者,必一一載之。史學家有了文化價值的標準,可以存歷史的精華,而棄其糟粕。5.現狀淵源的標準。時代變了,史學家選材的角度變了,歷史遂不能不變。

    「古之所謂良史者,其明必足以周萬事之理,其道必足以適天下之用,其智必足以通難知之意,其文必足以發難顯之情,然後其任可得而稱也。」歷史是人創造的,而寫出歷史來的,是超凡的史學家。「任何傻子都可創造歷史,而歷史則得天才而寫。」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