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 Answers is shutting down on May 4th, 2021 (Eastern Time) and beginning April 20th, 2021 (Eastern Time) the Yahoo Answers website will be in read-only mode. There will be no changes to other Yahoo properties or services, or your Yahoo account. You can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Yahoo Answers shutdown and how to download your data on this help page.

莎拉肯恩為什麼會得憂鬱症?

關於莎拉肯恩的資料都只有寫到

她為病症所苦而自殺

到底有什麼樣的成長背景或際遇讓她得憂鬱症呢?

1 Answer

Rating
  • 予埕
    Lv 5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圖片參考:http://www.mackiestudy.com/mackietix/images/061100...

    (圖片取自:當代劇作家系列──莎拉‧肯恩Contemporary Playwright Series: Sarah Kane )

    莎拉‧肯恩在英國英格蘭東南部的郡艾塞克斯出生,父母都是日報記者,並且有很深的基督宗教信仰。她在英國西部的港口布里斯托爾大學學習戲劇表演,以最優成績榮譽畢業,而後再伯明翰大學繼續深造,獲得碩士學位。

    莎拉‧肯恩被受抑鬱症折磨多年,並曾兩次自願進入倫敦的醫院接受治療。但她仍然堅持寫作劇本,並擔任英國一家劇團的駐團編劇。被公認為當代最激進狂飆的英國女作家莎拉肯恩(Sarah Kane)於一九九九年二月十八日吞藥自殺未果兩天后,於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日以鞋帶上吊自殺成功,享年二十八歲,留下的五出作品,劇劇驚爆,令人坐立難安。早在一九九五年,倫敦Royal Court劇院演出她的處女作《炸毀》(Blasted),此劇名符其實如顆炸彈,震驚劇界,使莎拉一時聲名大噪。它敍述病入膏盲的中年記者伊安(Ian)與弱智的年輕女孩卡絲(Cate),在理得( Leeds)城的一家豪華旅店相會,伊安對卡絲施暴,從語言上漸漸移轉到肢體上。隔夜之後,愛爾蘭內戰爆發,一位士兵的突然闖入,將犯罪者與受害者的角色翻轉,伊安不但被士兵強暴,雙眼還被活生生地吸出,吃掉,瞎了眼的伊安在饑餓難耐之下,活剝生吃了卡絲帶回來的死嬰,這一連串的性與暴力場景,引爆了英國評論界的大加韃伐,如Telegraph報即評此劇「噁心、齷齪、淫穢至極」,並視莎拉為「瘋狂、危險的女人」。另一方面,英國許多學者與藝術家卻紛紛傾倒於她對人性現實毫不妥協、不加掩飾的刻劃,贊許她直指人心的犀利刀筆。

    莎拉肯恩出生於書香之家,父親是《每日明鏡》 (Daily Mirror)的記者,母親是教師,雙親對基督的信仰十分虔誠,她曾坦述,「我幼年的主要讀物是《聖經》,《聖經》中處處都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暴力——強暴,斷手支足、戰爭、鼠疫所在多有。」這些聖經的受難圖像,在其前三部作品《炸毀》、《費達之愛》(Phaedra's Love, 1996)及《肅清》(Cleansed, 1998)中處處有跡可尋。然而在這些性與暴力的表像背後,是對愛情「Love me, or kill me」(摘自《肅清》)的執著,是探討愛的浪漫與殘酷僅一絲之隔,是毫不妥協地揭去人的偽善面具、暴露人與人之間的彼此操控、背叛與依賴,最終更是與歐洲傳統思想一脈相承的理念——尋求真理。其筆下的人物不管多壞,卻絲毫不加掩飾自己的撒旦面孔,甚至自嘲自諷,惡而不失其真。莎拉肯恩指出:「也許我創造的所有人物或多或少都很浪漫。我相信,虛無主義是浪漫的極端形式,也許正因如此,我的作品總是被誤解。我想,我是個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者。」

    然而,我們對莎拉肯恩的個人浪漫所知甚少,只知道她偏愛女人,以及寫《肅清》一劇時,正處於熱戀之中。繼《肅清》之後,她以假名Marie Kelvedon推出《渴求》 (Crave, 1998),並杜撰作者生平,以擺脫「暴力莎拉肯恩」的陰影。此劇一掃之前的寫實風格,既沒有場景、時間,也沒有情節、分場,僅以A、B、C、M指稱四人,說是四個人,不如說是四個聲音來得貼切。因為,他們不具有身份、性別、也沒有行動,只有聲音。似乎只要一旦停止說話,他們的存在便會消失。四個聲音以平行線行進,擺蕩在對話與喃喃自語之間,有時又結合為一體,猶如思想的碎片,他們天馬行空地述說孤寂、疾病、墮胎、強暴與童年的傷痕,渴望被愛,被保護,卻在尋覓中絕望、求死以為解脫。儘管這些詞句沒有一定的連貫性,然而,卻都顯現了愛的渴求對自我個體的深刻影響。因此,這四個聲音常被視為來自同一個人內心不同的心理層次。從此視角切入,此劇似乎不言而喻地透露,自我在愛的極度渴望與落空中被撕裂粉碎。"Only love can save me and love destroyed me."(摘自《渴求》)儼然是莎拉肯恩靈魂深處的呼喊。

    2009-02-20 10:45:32 補充:

    她曾坦言:「我並不認為憂鬱、沮喪是不健康的,對我而言,這顯示了你對周遭環境與現實的全然感知。也許,除非將自己的感知能力鈍化到某種程度,不然,便無法在病態的社會保持健康。安東尼.亞陶(Antonio Artaud)便是最好的例子。要不瘋狂死去,便是病著賴活。什麼是真正的瘋狂!」顯然,她選擇了前者。

    2009-02-20 10:46:22 補充:

    《4.48精神異常》是她在最後的生命歷程寫成,深受沮喪之苦的她總是在淩晨四時四十八分醒來,黎明之前的黑暗,是思緒最清明,卻也最令人無所遁逃而感到瘋狂的時刻。一如《渴求》,《4.48》捨棄了所有場景,故事情節,甚至更進一步拋卻了角色。於是,我們所讀到的是斷簡殘篇式的獨白,對話以及一些神秘的數位,至於,是誰在說話?是一個、兩個還是三個人在對話?都無從得知。

    2009-02-20 10:46:36 補充:

    角色的空白使語言回到它的本質,也給予導演極大的挑戰與自由。一些對話中,可明顯看出是病人與醫師的關係,然而,被倏然截斷的對話,使一切溝通前功盡棄,患者不斷地回到被隔絕的孤寂境地。詩意的獨白傳遞著孤獨絕望、恐懼、毫無出路、厭世與無救的自殺幻想。當中,卻又不乏其慣有的黑色幽默——「我夢見去找醫生,她告訴我,我只剩八分鐘可活,而我已在***等候室虛度了半個小時。」

    2009-02-20 10:46:56 補充:

    淩晨四點四十八分,在曙光來臨之前,莎拉肯恩將自殺視為唯一的出路,視死亡為幸福的時刻,似乎意識到死亡並非終結,而是生命的開端,她以「請開幕」為此劇,也為自己作結。

    不同的心理層次;一個人多樣而矛盾的情感需求和表達,是造成她苦痛的終極原因。

    Source(s): 圖文均來自網路彙整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