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yin asked in 文學及人文學歷史 · 1 decade ago

香港的故事

如題,,

求關於香港的一些故事

請詳盡些!

2 Answers

Rating
  • 明B
    Lv 7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香港歷史的故事

    無論在世界那一個角落,孩童都會有歷史課。富有的在學堂聽老師說教,貧困的在家中聽老人家講故事,形式雖然有異,但都是將當地的人民精神一點一滴地承傳。在香港的九年免費教育裏,也當然包含歷史課,有西方及世界歷史,亦有中國歷史。但是,就總是欠了一點。對,欠了最貼身的,香港的歷史。

    我這一輩,自少被多番教導的香港歷史,就是香港地理位置優越,水深港闊,有利發展航運轉口業務,加上在時區上與倫敦、紐約差距半天,所以在過去一百年間由小漁村變成國際金融中心。還有的,就是在中國歷史課上提及香港被割讓的經過。香港開埠雖短,但百年歷史就真的只是這些嗎?除了經濟、除了金錢,我們就甚麼都沒有了嗎?

    開埠百年,我們還有對抗天災、瘟疫的故事。有歷史性強烈的颱風,有影響深遠的火災,對期後香港的居住政策與現在很多市民的住屋有深遠影響。還有多次蔓延全城的瘟疫 (不只有非典型肺炎),由求神拜佛到戴口罩,見證了時代與科技的改變。

    開埠百年,我們還有很多人文風光。香港是文化沙漠嗎?無數粵劇名家在港出頭,將粵曲帶到世界名地。橫掃廣東的歌壇名伶來港公演,港人爭相捧場。茶館裏有瞽師地水南音,以通俗的話語訴說城市的喜怒哀樂,彷彿是東方的藍調。

    開埠百年,在這個割讓都市,我們還有獨有的政治事件。中共與台灣政黨在港的種種政治角力,曾引發起大規模動亂。市民支援保衛國土與支援國內民主運動,有不少令人流下熱淚的故事。為了爭取真正的民主自由,由普選、文化政策到地區規劃,有很多無名無利的市民每天都在努力。

    開埠百年,香港亦有一段段移民史。在中國大陸動亂時期,同胞紛紛來港避難,帶來資金、經驗及技術,幫助香港開創經濟奇跡。在香港面對政治問題時,很多人往外走,反映當時人心傍偟之嚴重。由越南船民到非洲政治難民,香港曾收容大量海外難民,讓我們反思自己作為國際都市在世界上的義務。

    開埠百年,香港的經濟亦不只是小漁村到國際金融中心般一帆風順。港人多次沉醉在股票市場,在股災中遍體麟傷。由工業城市、轉口港到金融中心,再到現今所謂知識型經濟,已是城市發展課題的好例子。

    開埠百年,香港在環境與都市生活的平衝亦在世界上寫上獨特的一頁。原為了保護水源而設的郊野保護區,成為了香港市區的後花園。密集的都市發展,換來郊區低度發展及保留自然風光,有別於外國城市規劃,昔日的填海移山與減少樓宇環境限制對市民帶來種種影響,當中都市與自然的平衡需要細心反思。

    在短短的一百年,香港還有很多很多的歷史。這些昔日的故事,包含著前人的堅毅與團結,也有自私與貪念。在很多人都在尋找「香港精神」的時候,其實就是這一點一滴的往事構成了今天的香港,凝聚成今年的香港人。當我們的歷史都如羽毛一般隨風吹散,我們將無法再振翅高飛。當我們的根被換成了銅錢,我們將失去養份而亡。

    經常有人質疑香港人是經濟與物質的奴隸,對城市沒有歸屬感,那裏有金錢、有機遇就去那裏。但是,當都市沒有將其精髓流傳給它的新血,當這裏誕生的人對這城市沒有認識,歸屬感還從何談起?你能愛上你不認識的城市嗎?

    香港教育的故事

    自幼稚園開始,香港孩子的母親就為他爭取最一流的學校,要結識最一流的朋友。在入學前,要熟讀該校的入學秘笈,背好所有別人的貼題及答案,那怕是從未學過的問題,背好了、過了骨就沒有問題。往後升小學、升中學,都要熟讀升學秘笈,務求能最摸清目標學校入學試的底薀,以同樣高效率的方法升讀心儀學校。

    到會考、高考,學生一樣希望掌握考試的精要,上不少名師補習班,解構香港的公開考試。只要摸清試卷出題模式,評估出題機率及風險,就可以用最短的時間取得最佳成續。課程內容那需要完全熟習?只要熟習會考的課題就好了,反正最後別人看的是等級。上大學,難道就沒有考試功略?一向精明的學生,當然先查清楚學分計算方法,了解每個學科的評該細則,選擇工作量少而又容易取得高分數的學科,最終成為新一代的社會精英。

    到社會工作,他們也就運用著十多年學習階段所學到的工作方針 — 高效率 — 來工作,摸清社會、各行各業以及政府機構的遊戲規則,用最靈巧的方法完成工作。工作有沒有做得妥善,就如讀書時課程有沒有讀完,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能有漂亮的成果,讓上級覺得眼前一亮,又能讓顧客或市民滿意,那就是最成功了。香港教育制度就這樣培育了高效率及懂得變通的香港精英,而他們的省資源、省時間、高效率工作方式,亦成就了香港經濟的急速發展。

    高效率帶來了經濟奇蹟,但是當別人開始追求高質素時,香港能否趕上呢?只追求「Get the job done」的思維,是家長、教育及考試制度以至社會風氣所融和而形成的,香港由商業到社會服務上,要怎樣才能在高效率與重質素之間取得平衡呢?

    圖片參考:http://tw.yimg.com/i/tw/ugc/rte/smiley_1.gif

    2008-11-17 22:01:45 補充:

    香港市區重建的故事

    有一天,政府指劃一個小區要重建,說:「這裏要重建了,通通要拆掉,你要多少賠償?」有些居住或開業居民及商戶就想:「我們在這裏好好的,為何一定要拆掉搬走?」

    於是這些居民及商戶就組成關注小組,然後逐家逐戶去詢問意見,以及自行在空地籌辦諮詢大會。他們得知,很多人都想將來留在原區,想繼續這份鄰里感情及守望相助的關係。他們亦知道,有些人想搬走,需要搬屋的資金。他們開始就著這些要求,尋找規劃師及建築師加以整理,設計出能滿足想留下及想離開的人的方案,同時亦計算了清拆、修復、建樓等成本及售樓收入,以照顧地產發展商的商業需要。他們將方案交給政府,同時亦著手為想搬離的人爭取合理的賠償。

    2008-11-17 22:01:57 補充:

    但政府不肯接受關注小組的方案,只簡單的說有技術困難。然後,政府就動用土地收回條例,強行令居民及商戶搬出。政府也對外聲稱吸收了民意,但卻只有造假的外表:拆掉原有建築再建仿製的,以及完全沒有讓居民留下來的選擇。政府不知道,原來小區的居民與商鋪們是互利共生、互相幫助的關係,一環扣一環。換了仿製的商場,小區的小型生產鏈根本無法運作。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家外國要一年至數年完成這些研究才談舊區更新的方向,但政府卻幾個月就草草了事。

    2008-11-17 22:02:14 補充:

    關注小組唯有與專業人士再商討,以及將方案再提交,但還是一次又一次的被否決。政府也不讓居民阻止重建,快快的趕著拆掉樓房。原本重建局所強調的「以民為本」、「保存社區網絡」,都被重建出售的巨大利潤所吞噬。小區居民花盡心力辛苦進行的自主、民主規劃,都被金錢為本的政府無視了。

    到了這一步,道理經已說盡。我們的政府,是否要人家賭上健康、賭上性命,甚至要有人命犧牲,才明白市民希望為自己決定自己家園的將來的願望?

    2008-11-17 22:02:18 補充:

    現在,重建的故事正在香港大小市區一個一個地發生。我們不知道還要有多少靜坐、多小示威、多少絕食,政府才會停止這種強搶市民資產的行為。市民希望自己規劃自己社區的願望,不知道何時才能實現。但我們知道的是,政府的執迷不悟,只會令香港市民爭取自主規劃、爭取社區民主的理想更加堅定、更加團結。

    Source(s): hkxforce
  • 1 decade ago

    英國建立殖民地並稱香港之前,還未有「香港」這地方的概念,所以之前的歷史皆附屬於嶺南或香港各地區的歷史。

    早在39,000至35,000年前的舊石器時代,香港一帶已有人類活動[14]。至前3千年開始,長江中游文化、東南亞沿海文化、殷商青銅文化、古越文化先後傳入。在新界和大嶼山不少地方都發現新石器時代聚落和玦飾工場遺址[15]。

    前214年(秦始皇卅三年),秦朝派軍平定百越,置南海郡,把香港一帶正式納入其領土。到了736年(唐朝開元二十四年),香港屬於循州(今惠州市),並設立屯門軍鎮,當中的二千士兵駐守於屯門主力保護海上貿易。

    自唐朝起(直到清朝康熙元年遷海時),香港的瀝源(今沙田),大奚山(今大嶼山)沙螺灣的土壤適合牙香樹生長,種香及產香也逐漸發展起來。據考證,明朝時由東莞南部、新安全境(包括香港)的香樹製品會經陸路運至尖沙頭(今尖沙咀),用小艇送到石排灣(今香港仔),再用俗稱「大眼雞」的艚船運至廣州,然後送往蘇杭銷售[16]。

    五代十國時期,由於大步(今大埔)一帶盛產珍珠,南漢劉氏遂於963年設官辦珠場,稱為媚川都。971年(北宋開寶4年),九龍灣一帶設官富場,派鹽官駐守。南宋末年,皇帝宋端宗趙昰和宋帝昺趙昺被元朝軍隊逼迫逃到香港,據說曾在土瓜灣一塊大石頭上休息,後人稱該處為宋王臺。

    1514年(明朝正德九年)葡萄牙派兵抵達並攻佔屯門,明軍於1521年(正德十六年)向葡萄牙開戰,史稱屯門海戰,結果大獲全勝。清朝初年,香港屬新安縣管轄。清廷為防沿海居民接濟明朝遺臣鄭成功,遂於1662年(康熙元年)下令遷海,加上實施海禁,香港本區受嚴重影響。後來廣東巡撫王來任、廣東總督周有德請求復界,1669年(康熙八年)朝廷允許馳禁,原有宗族陸續遷回,外來宗族亦乘勢遷入,新界宗族分佈的新局面逐漸形成[

    1840年鴉片戰爭爆發不久,清朝道光皇帝由主戰轉向主和,派欽差大臣琦善到廣州與英軍談判。1841年1月琦善與義律在清廷與英國政府不知情下草擬《穿鼻草約》,並於1月20日由義律發出《給女王陛下臣民的通知》中,宣稱他和琦善之間「達成了初步協議」[19],其中包含「把香港島和海港割讓給英國」,及後於香港仔登陸,從蜑民陳群口中得知「Hong Kong」的名稱,並沿用致今。但由於清廷及英國政經界分別認為「有辱國體」及獲利太少,故雙方不承認《穿鼻草約》的存在。直至1842年,清朝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被大英帝國打敗,並於翌年與英國簽訂《南京條約》,將香港島連同鄰近的鴨脷洲才正式割讓與英國。1860年清廷於第二次鴉片戰爭(即英法聯軍之役)再敗給英法聯軍,簽下《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南部連同鄰近的昂船洲一同割讓給英國。當時在九龍半島上的新邊界只用矮矮的鐵絲網分割,位置就在今天的界限街。1898年,英國通過與清廷簽訂《中英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及其他一系列租借條約,租借九龍半島北部、新界和鄰近的兩百多個離島,但九龍寨城除外,租期99年。這一系列的租借和割讓,形成了今日香港的邊界。

    抗日戰爭爆發後,日軍在1938年登陸廣東,並迅速佔領與香港為鄰的廣州及附近地區,並派間諜潛入香港調查英軍的佈防位置。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後數小時後,同時進攻馬來亞及越過深圳河侵佔香港。其間日本和加拿大及英印軍發生多場激烈戰事。12月25日,由於駐港英軍戰力不足,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宣佈向日本投降,開始了香港3年零8個月的日治時期。

    香港重光以後,英國國旗再次在香港總督府內升起。當時因國共內戰再次展開,中華民國政府無力向英國政府取回公道。後繼的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後,中、英雙方就香港問題達成協議:中方無意收回香港主權,也不干預國民政府軍民在香港的活動,用以換取英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