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 asked in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decade ago

請幫忙翻譯~關於法學法庭犯罪英文~贈15點

The issue on appeal is whether the trial judge committed error in failing to instruct the jury with respect to the defendant's claimed justification or defense, namely, that the acts of which he was accused were part of an attempt on his part to come to the aid of a fellow inmate.

The evidence on the part of the defendant, summarized above, was sufficient to lay a basis for a charge to the jury on the justification claimed by him.

It is of course immaterial that the triers might very well, in the end; lend no credence whatever to the defendant's version of the facts…..

A person is justified in the use of force against another when and to the extent that he reasonably believes that such conduct is necessary to defend himself or another against such other's imminent use of unlawful force.

The court spoke as follows to the point that, while the justification might be suitable generally, it should be rejected in the prison contest because of its effect on institutional discipline: "We perceive no serious threat to prison discipline from a defense which merely protects inmates from unauthorized physical abuse by overzealous officials.

What reason might there be for restricting the circle of those whom, one can defend, when it is necessary, with deadly force?

who goes to the aid of another stands fully in the latter's shoes, by which reasoning the defendant's criminal liability would have been the same as John.

Might one say that the defender stands not justify a homicide which is perpetrated in resisting a mere civil trespass upon one's premises or property, unaccompanied by force, or felonious intent.

if the attending circumstances are themselves insufficient to warn the felon of the intention of the pursuing party to arrest him.

因為有些意義不太懂~感謝協助~

5 Answers

Rating
  •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上訴重點在於承審法官是不是錯誤地未對被告的答辯或行為正當性指示陪審團。也就是說,被告被控告的事項就他立場而言是對於同囚的幫助。

    就被告部分的證據看來,總結以上,應足夠提供陪審團作為他行為正當性的基礎。雖然,當然地,這對被告據稱事實的可信度並無影響。

    一個人面對他人現在不法侵害,在合理的相信該行為對於保護自己或其他人係必要之範圍內,以行為保護自己是合法的。(譯者案: 就是正當防衛啦!!)

    法院對於此部份如下表示:雖然正當防衛合法性大體而言是適當的,但是對於獄所的競爭行為並不適用正當防衛,理由在於該行為對於以下制度法則的產生的影響。” 我們相信當被告為一個過度熱心的官員時,其為了防止囚犯受到無合理授權的身體虐待而為之行為,並非對監所正當管理產生嚴重危害。

    然而,當被告該行為嚴重到會致人於死時,又該以何理由限縮上開法則呢?

    一個完全站在他人立場幫助他人之人, 被告的刑事責任可能與John相同

    我們可不可以說,被告僅僅只是抗拒一個無強迫或無重罪犯意的民事侵入住宅行為,並不該當殺人罪?

    如果現實情況並不足以告知該罪犯有逮捕他的意圖。

    2008-03-12 17:51:52 補充:

    修正第二段

    一個人面對他人現在不法侵害,在合理的相信該行為對於保護自己或其他人係必要之範圍內,以行為[ 對抗他人]是合法的。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1 decade ago

    相當清楚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1 decade ago

    在呼籲時的問題是, 初審法官犯不能即教與有關被告聲稱的理由或者辯護的陪審團的錯誤,那行為, 他被指責哪個是在他的方面來一個人同住者的幫助的嘗試的一部分。 被告的證據,在上面總結, 足以為對陪審團的一種指控放一個基礎關於他聲稱的理由。 自然非物質triers可能非常好,最後; 無論對被告的事實的版本無論什麼什麼,沒有借給信用。 一個人完全有理由對另一個施加武力, 什麼時候和在他合理相信那個,這樣的行為必要為他自己或者反對這樣的即將來臨使用的不合法力量的另一個的另一個辯護程度上。 法庭講如下切中要點那個, 當理由一般可以是合適的時,因為它的對慣例的紀律的影響,它應該被在監獄比賽拒絕︰ "我們由於僅僅保護同住者免受過度的熱心的官員的未被授權的物理濫用的防禦對監獄紀律察覺沒有嚴重的威脅。 可能適合限制那些的圈在那兒那原因誰,當是必要的,有致命的力量時,一個人能保護? 誰在latter的鞋內完全幫助另一立場,透過那推理被告的犯罪責任本會與約翰相同。 祝願一說防禦者站不證明被在在一個人的房屋或者財產上僅僅抵抗市民的非法侵入過程中做的一個殺人犯是正確的, 憑借暴力非隨身攜帶,或者重罪的目的。 如果參加的情形不足以警告重罪犯逮捕他的追蹤的聚會的意圖是他們自己。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1 decade ago

    在訴願上的議題是否試驗的法官即在失敗有關於被告的被要求的辯護或者防衛教陪審團方面犯了錯誤哪一個他被控告了的行為在他的部份上是嘗試的一部份得到其他入獄者的幫助。

    在被告的部份,被概述上方上的證據,充份在被他要求的辯護上為一項費用對陪審團放置一種基礎。

    當然它是非物質的那試驗者力量非常很好地,最後; 沒有對被告的事實版本借信用任何的….。

    一個人在對抗另外一的使用武力中被証明當和到那範圍哪一他適度地相信如此的行為必需防護他自己或另外反對如此的其他者非法力量的即將發生使用。

    法院依下列各項扼要說哪一,當辯護可能通常是適當的時候,因為它對制度的紀律效果,它應該在監獄競賽被拒絕: ”我們沒有感覺嚴重的威脅監禁來自只保護入獄者免於過度熱心官員的未授權身體虐待的防衛的紀律。

    什麼理由為限制圓圈可能有那些誰,一能防護,當它是必需的,藉由致命的力量的時候?

    誰完全在較後者的鞋子中訴諸於另外臺子的幫助,被哪一個說服被告的犯罪責任相同於約翰。

    力量防禦者臺子不証明在一個土地或財產之上抵抗一項僅僅市民的罪過方面被做的一個殺人的一個發言權,無伴侶的強行,或兇惡的意圖。

    如果自己是不夠警告追求宴會的意圖的重罪人拘捕他。

    Source(s): ME+字典+電辭字典+網路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Alex
    Lv 5
    1 decade ago

    以下這是我幫你翻 可以的話請給我點數謝謝

    問題在呼籲是是否審判官犯的錯誤在不指示陪審員談到被告的被要求的辯解或防禦, 即, 他被指責的行動是企圖的一部分在他的部份來到同屋同居人的援助。

    證據在被告部分, 被總結以上, 是充足放置為充電的一個依據對陪審員在辯解由他要求。它是當然非物質的, triers 很好可能, 在最後; 不要借信用什麼對事實的被告的版本... 。。

    人被辯解在使用武力反對另當和在某種程度上他合理地相信這樣的品行是必要保護自己或另反對對不合法的力量的這樣的其他臨近用途。

    法院講話如下對的點, 當辯解也許一般是適當的, 它應該rejected 在監獄比賽由於它的對協會學科的作用: "我們不察覺嚴重的威脅對監獄學科從僅僅保護同屋同居人免受未批准的人身誣蔑由過分熱忱的官員的防禦。

    什麼原因也許那裡是為制約那些圈子, 你可能保衛, 當它是必要的, 用致命的力量?

    誰去另的援助充分地站立在後者鞋子, 由哪些辯解被告的犯罪責任會是同約翰一樣。

    威力防禦者站立不辯解殺人被犯罪在抵抗僅僅民用非法侵入在某人的前提或物產, unaccompanied 由力量, 或犯重罪意向的一言。

    如果出席的情況是他們自己不足警告追求黨的意圖的重犯拘捕他。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