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問”牡丹亭”(急)

因為我急著要做報告

沒時間去看

所以可不可以請大家幫幫我有沒有有關牡丹亭或是自己的心得

謝謝

超感謝的

1 Answer

Rating
  • ml52tw
    Lv 7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牡丹亭》與蘇州

    ◎周秦

    《牡丹亭》堪稱明人傳奇第一,那“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湯顯祖《牡丹亭題詞》)的至情,那“雨絲風片,煙波畫船”,“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牡丹亭·驚夢》曲詞)的藻采,曾經叩響了多少青年男女的心扉,成為他們執著追求的生活理想。數百年來,《牡丹亭》同元人高明《琵琶記》、清人洪升《長生殿》一道成為最熱演不衰的三大崑曲劇目,而杜麗娘、柳夢梅、春香、杜寶、陳最良、石道姑這一系列個性鮮活的人物形象,乃至《牡丹亭》作者湯顯祖的思想和才華都是通過崑曲舞場廣泛傳播並為世人所認識接受的。這就使《牡丹亭》傳奇及其作者湯顯祖同崑曲之鄉蘇州結下了不解之緣。

    玉茗填詞拂石軒

    《牡丹亭》傳奇完成于湯顯祖自浙江遂昌知縣任上棄官告歸的萬曆二十六年戊戌(1598)秋,這是作者在《牡丹亭題詞》後標明的。但是這部傳世名作寫於何處?湯顯祖在《題詞》中未曾明說,在湯氏和他的友人們的詩文集以及有關史傳筆記中也找不到任何確鑿的記載,我們只偶然在嘉慶二年刻本《蕪湖縣誌》卷二十四和光緒六年刻本《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十三中發現了以下兩條材料:

    雅積樓在今學舍西……世傳湯臨川過蕪,寓斯樓,撰《還魂記》。

    可知《牡丹亭》是湯顯祖在寓居吳門期間以及往返吳門途中撰寫完成的。《崑山縣誌》還附錄清人張潛之題詠拂石軒的七言絕句一首:

    夢影雙描倩女魂,撒將紅豆種情根。爭傳玉茗填詞地,幻出三生拂石軒。

    足見湯顯祖寓居吳中作《牡丹亭》的遺事在明清時代曾經家喻戶曉。

    更第一句寫王錫爵的惆悵,第二句寫俞三娘的惋憤,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讀劇本,一先讀劇本既看搬演,身份經歷迥異,而感慨於《牡丹亭》則一,豈非因為他們都是吳人嗎?如果《牡丹亭》傳奇作于吳中之說尚祗是一種有待於進一步證實的歷史傳聞,那麼該劇所取得的最早的社會反響來自崑曲源頭蘇州,而該劇最早的知音或癡迷者也“偏祗”是一群吳人,這一事實卻是在《牡丹亭》問世之初就由作者本人確認了的。

    《牡丹傳》。予問故。曰:“政複難,然難處最佳。”又問難處。逡巡久之,曰:“疊下數十餘閑字,著一二正字,作麼度?”予笑曰:“難,難正複佳。”

    雖說“難處最佳”,總不如既順口又可聽。於是吳中曲壇領袖沈璟親自執筆,“為臨川改易《還魂》字句之不諧者” (王驥德《曲律》),還特意請友人呂玉繩將改本寄給湯顯祖。湯對此非常生氣,甚至有點激憤,先後致信淩初成、孫俟居、羅章二等人,宣稱沈璟改本“切不可從”,因為“雖是增減一二字,以便俗唱,卻與我原作的意趣大不同了”,並針鋒相對地說:“餘意之所至,不妨拗折天下人嗓子。” (王驥德《曲律》)這就是戲曲史上著名的“沈湯之爭”。

    作為一門綜合藝術,戲曲的審美價值和社會功利價值的最終實現有待於舞臺搬演。而就《牡丹亭》那樣特別為蘇州人賞識熱衷的傳奇作品來說,用典雅惟美的崑曲演唱形式加以演繹表現無疑是最合適不過的。因而從劇本問世至今四百餘年,《牡丹亭》一直熱演於崑曲舞臺。據之有關史料,在該劇剛脫稿不久的萬曆三十年(一六○二)前後,吳中崑曲家班便開始爭相搬演。除前文已提及的太倉王錫爵家班以外,常熟錢岱家班、吳江沈自友家班等都以擅演《牡丹亭》聞名,有些伶人的演唱已經臻於出神入化的境界。如吳越石家班江、昌二孺“珠喉婉轉如串,美度綽約如仙”。江蘅訒演杜麗娘,“情隱於幻,登場字字尋幻,而終離幻”;昌荃子演柳夢梅,“情蕩於揚,臨局步步思揚,而未能揚”。而二孺者“皆吳閶人”也(潘之恒《亙史•雜篇》卷四)。同時崑山趙必達“扮杜麗娘,生者可死,死者可生。譬之以燈取影,橫斜平直,各相乘除;又如秋夜月明林間,可數毛髮。”(張大複《梅花草堂筆談》卷十一)

    磨腔宛轉唱還魂,夢裏情緣孰與論?

    休作尋常戲場看,傷心豈止在吳門。

    (甲申仲春朔日草於寸心書屋)

    轉載自:蘇大崑曲論壇

    Copyright © 2003 Rock Publisging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