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社會與文化語言 · 1 decade ago

期刊文章 英翻中

Received: December 16, 2004, Revised: January 6, 2005, Accepted: February 15, 2004 Address reprint requests and correspondence to: Assistant Professor Ping-Chuan Hsiung, School of Nursing,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1, Section 1, Jen Ai Road, Taipei, Taiwan groups in society [3]. A study that targeted homeless

women to explore the meaning of home and experiences

in city-life clearly showed the existence of asymmetric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different family members in a

home. Under the power of mainstream society, the form

of family awareness has been driven to limit women to

develop in certain directions. For women, the home is

unlike that posed by books, lyrics and commercials but

more of a source of oppression and psychological strain.

Homeless women that were forced to leave the home

had broken the myth of the patriarchal family ideology

[1]. The concept of a place of acceptance and the concept

of home are actually similar but the meaningful

content included in the place of acceptance is more comprehensive

than that of the home. Taiwanese social psychology

often focuses on studying the family system,

designation of family chores ? and marital and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s. Anthropologists mainly study kinship

systems and housing, while constitutional law defines

a home as: “A related group of individuals with

the aim to cohabit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of time”.

However, for patients, it is not enough to pursue a physical

living environment such as a house. More importantly

this place must provide emotional support and selfrecognition.

4 Answers

Rating
  •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收到日期:12月16日, 2004年

    修訂日期: 1月 6日, 2005年

    接受日期: 2月15日, 2004年

    加印要求與通信地址:

    Ping-Chuan Hsiung 助理教授

    國立臺灣大學護理學院

    仁愛路一段一號

    臺北,臺灣社會組群 [注 3]

    以無家可歸的婦女為目標,探索“家” 的意義與城市生活經驗 所做的一項研究清楚地顯示出在一個“家”中不同的家庭成員間存在著不對稱的關係。

    在主流社會力量的主導下,家庭認知的形成已被驅使到限制了婦女在某些方面的發展。

    對婦女而言,“家”並不似書中所提,如 抒情詩 與 商業廣告般的詩情畫意卻更是心理壓抑與精神束縛的來源。

    被迫離家而無家可歸的婦女已經打碎了這種以家長為首的家庭思想體系的神話觀念 [注 1]。

    一個接納可容身的處所,在觀念上與“家”的概念極為相似,但是包含在接納可容身處所中的意義內函上要較“家” 的內函更為廣泛。

    台灣社會心理學時常著重在研究家庭制度,家庭雜務的指派,婚姻及父母子女的關系上。

    人類學家主要研究親屬關係制度與住屋,而基本的法律定義“家”為“一個由個人組成的相關群體以長遠共同生活為目的”。

    然而,對病患而言,追求物質上的生活環境諸如一棟房子是不夠的。更重要地是這個處所必須提供情緒上的支持與自我認同感。

  • IRCA
    Lv 7
    1 decade ago

    收到︰ 2004年12月16日,修正︰ 2005年1月6日,接受︰ 2004年2月15日 演講稿再版請求和信件給助理教授Ping-Chuan Hsiung,護理學校,國立台灣大學, 仁愛路,1段1號,台北,在社會裡的台灣組 [3]. 瞄準無家可歸的一項研究

    婦女探索家和經驗的意義

    在城市生活清楚顯示在一個家裡的不同的家庭成員之間的不對稱關係的存在。 在主流社會的權力下,

    家庭意識形式已經被逼使把婦女限制在

    在某些方向發展。 對婦女來說,家

    與書提出的不同,抒情和商業的,而是更

    多的壓迫和心理勞累的來源。

    無家可歸的婦女被迫離開家

    已經打破父系家庭意識形態的神話

    [1]. 這個接受和家的概念的地方的概念

    實際上是相似的,但是有意義內容

    包括在接受的地方 是比家更廣泛的 .

    台灣社會心理學 經常專注於研究家庭制度,

    指出家庭雜事嗎?

    及婚姻和父母子女關係。

    人類學家主要研究親戚關係系統和住宅,

    然而憲法的定義家為 :

    ”一相關的個體群集有無限期同居目標” .

    不過,病患,尋求像一所房子那樣的一種有形的生活環境是不足夠的。

    更重要的是 這個地方必須提供感情支援和自我認知。

  • 1 decade ago

    self recognition : 自我認同

    我可以做更清楚的英翻中但中打太慢受不了,若很重要而看不懂可以用電話口翻. 有點奇怪不要介意. e-mail: euphrosynemazemind@gmail.com 寫來我再給電話.

  • 1 decade ago

    收到: 2004 年十二月 16 日,校訂: 2005 年一月 6 日,接受: 2004 年二月 15 日抽印本請求和通信到: 助理教授Ping-Chuan Hsiung、看護的學校,國立台灣大學, 1, 第 1 節、 Jen Ai 道路、台北,台灣在社會〔3] 中聚集.

    一項瞄準的研究無家的女人探究家和經驗的意義在城市生活中清楚地顯示存在不對稱的不同的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在一家。

    在主流社會的力量之下,形式家庭覺察是驅使限制女人在特定的方向發展。 對於女人,家是不像那根據書、抒情詩和商業廣告除了擺姿勢更多個壓抑和心理學的緊張一個來源。被迫離開家的無家的女人打破由男人控制家庭觀念學的神話〔1].

    認同和觀念的地方的觀念除了家實際上相似那有意義的被包含在認同的地方之中的內容更廣泛超過家的。

    台灣的社會心理學時常把重心集中在學習家庭系統,家庭零工的指示? 而且丈夫的和親子關係。

    人類學家主要地學習血族關係系統和住屋,當憲法定義的時候一個家當做:”相關一群個體與目標同居一段模糊時間”.

    然而,為病人,追求不是足夠的一身體的住環境,像是一棟房子。更重要這一個地方一定要提供情緒的支持和 selfrecognition 。

     

     

     

    噗…我是直接用網路上的翻議的…

    應該有很多是直接文意上翻的…

    如果有不正確的…

    請多包含…

    不求成為最佳解答><!

     

    Source(s): 網路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