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decade ago

社會責任金字塔論or整合社會契約論?

社會責任金字塔論or整合社會契約論?

這兩者的內涵是什麼??

急急急!!!!!!!!!!!!!!!!!!!!!!!!!!!!!!!!!!!!!!!!!

1 Answer

Rating
  • Anita
    Lv 7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自由主義? ──宗師

    “......至於對洛克來說, 政府是受人民的「委託」而成立的, 這種「委託」實則人民對統治階級之一種默許(tacit consent)成的「準契約」。這種「準契約」不需契約對象間的明示合意, 只要不表示不贊同, 人民就等於同意了政府統治權力的正當性。因此, 它迴避了前篇所提契約內容訂定與變更上的矛盾, 與多元主義國家論者若有所符合, 但與「社會契約論」一樣, 還是無法解釋契約對象選擇上「不自由」的矛盾......”

    作者: Verklarung (Danse 之顫音) 看板: Verklarung標題: Re: 李敖北京大學演講全文〈自由主義?〉時間: Thu Sep 29 08:50:15 2005

    大家都聽過的自由民權理論的三大宗師:洛克、盧梭與彌勒,他們鞏固了自由主義在社會與政治哲學上的基本原理。  ┌───────────────────────┐ │《民約論》首句:「人類生而自由平等, 可是卻到處│ │都在枷鎖之中。」 │ └───────────────────────┘ 諸位在教科書上皆讀過盧梭著有《民約論》, 主張「天賦人權」說, 對抗「君權神授」的說法, 並極立主張人民有自由權,「說奴隸之子是生而為奴隸, 就等於說他生來不是人。」此書英文名稱為 "Of The Social Contract", 又可譯為《社會契約論》(法文名 "Le Contract Social"), 此書中盧梭就定義了「社會契約」的意涵, 以作為其自由民權理論的基石。所謂的社會契約是說:  國家是由社會所有成員自願且一致的協議所組成的統一的 政治社群, 成員並服從於所集體選出的政府的法律。 國家正當性的主張由此確立。但此一所謂的社會契約常只是「假設」的契約而已, 實際的國家並非由公民間這種明顯的「契約」所建立, 其矛盾之處已如前篇所述。盧梭把契約的觀念具體化到政治體制的運作原理中, 而在更早的 17 世紀末, 洛克的《政府論次講》(Second Treatise of Government)就已談到這方面的先驅觀念。有趣的是, 盧梭把洛克的這個觀念給具體化, 反而產生了不合現實的缺失。至於對洛克來說, 政府是受人民的「委託」而成立的, 這種「委託」實則人民對統治階級之一種默許(tacit consent)成的「準契約」。這種「準契約」不需契約對象間的明示合意, 只要不表示不贊同, 人民就等於同意了政府統治權力的正當性。因此, 它迴避了前篇所提契約內容訂定與變更上的矛盾, 與多元主義國家論者若有所符合, 但與「社會契約論」一樣, 還是無法解釋契約對象選擇上「不自由」的矛盾──洛克又主張, 政府違背人民的「委託」內容時, 人民有權以種種手段(如罷免、革命、輿論等)去對抗它, 甚至由國家「出走」──後一手段在現實即會面臨國籍變動上的障礙。 在十九世紀中期發表《自由論》(On Liberty)【註】的彌勒,承繼其父親的嚴格教誨, 原本為一「絕對的效益論(Utilita-rianism)」者, 他宣稱「應該絕對禁止國家或社會介入人民思想和感情的內心生活。」此乃因基於效益論, 唯有人民以自由意志所行使的行動選擇, 才能收到社會集體上的最大綜效!在他手中自由主義的理論達到了極致的境界, 如在《政治經濟學原理》(Principles of Political Economy)中有謂:  「自由放任原則……應該普遍推行:除非某種極大的善要 求, 每一項偏離這項原則的行為都是一種確定的惡。」 足見其堅持之貞。不過在此語之後不久, 彌勒對於「極大的善要求」已作讓步, 不再主張「絕對」的善要求, 「相對主義」的修正派乃有勢而起。 洛克的「責任政治」思想與設計, 使他被視為美國三權憲法精神之父, 盧梭的理論更被寫入法國大革命時的《人權宣言》。這些早期自由主義宗師們的影響力及於現代, 也因此, 在現代民主國家的憲政理論與條文中仍隱含著「社會契約論」的前提。這個與現實對比有著根本缺陷的理論仍深深地影響著現代人的政治思考, 遠的不說, 只就本島今日言, 例如政治評論者胡忠信深信「國家是為人民謀利的, 這是國家存在的目的」, 這是自信的國家社會契約論;民意代表亦為統治階級的一分子,他們是政府的成分, 現代民主國家的制度以代議士制度為典型, 謂其受人民的委託而問政, 此亦即是一種社會契約, 而民代又常有違背契約之舉, 但通常難以被即時撤換掉;還有一批人喜喊「愛台灣, 才是台灣人」、「不愛台灣的中國豬滾回中國去」, 這樣的話是設定了人民可以、也「只得」以自己的趨向來選擇自己所屬的國家, 同樣是假定了一種社會契約為前提,而實際上這個前提並非成立的, 故此話是一種過度推論, 無法謂之有真理上的支持, 自是荒謬。對吾等來說, 連對「國家認同」這麼短的一個詞彙, 即假想了「社會契約論」的存在, 更可深知其殘力不絕。盧梭猶提出了「普遍意志」(General Will)的概念, 深信社會成員自然能整合出一普遍的要求, 形成一具有最大效益的決策, 在今日的台灣政治上, 安能見否?   

    【註】北京大學首任校長嚴復將之譯為《群己權界論》, 所以 李敖或許搞錯了, 把自由主義最早帶到北大的不是胡適 , 而是嚴復。一般所熟悉的「只要不剝奪他人的自由, , 或妨礙到他人爭取到的自由, 就是自由」的「自由的 限制/權界」說, 就是來自於此。  

    是不是你要的??~~^O^(anita)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