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人口教育的剪報資料?

人口教育的剪報主要在描述:優生保健、健全的家庭與婚姻、重視老年退休生活。

3 Answers

Rating
  • 東風
    Lv 6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人口炸彈 有聲無影〕

    還記得人口爆炸理論嗎?大意是說,婦女生育率爆炸,全世界糧食會被吞噬殆盡,整個地球的空氣和水都會被吸光或汙染。卅年來,人口炸彈威脅依舊存在,只是馬爾薩斯理論的引爆力道似乎不如預期。

    義大利到南韓,工業化國家的嬰兒出生率,已萎縮到無法支持人口自我汰補的水平;結婚和懷孕年齡不斷提高,節育方法也日漸普遍。

    依當前情況,與其說人口爆炸是全球威脅,不如說其威脅僅具地域性,如印度、巴基斯坦等地區,來得恰當。自從聯合國人口部於1968年預測,指全球人口到2050年將超過120億人以來,該部就不斷下修這個數字。目前全球人口為63億,人口部預期屆時人口將達90億。

    這其中有30億人到哪裡去了?夭折的嬰兒數,應有數百萬,有一小部分因愛滋病來不及長大,大部分則因罹患瘧疾、痢疾、肺炎甚至麻疹不治。但更多生命因墮胎而流逝,原因從蓄意避免生產,到像中國和印度大陸等地避免產下女嬰等,不一而足。(過去10年間,超音波檢查價錢便宜,讓預知胎兒性別易如反掌。)

    其實,和全球人口相較,即使把愛滋和墮胎數字都算上,也只相當於九牛之一毛。這消失的30億人中,絕大多數根本連成孕的機會都沒有,可能因為早他們一步到人間的兄姊都還活得好好的,或因為婦女的生活已大幅改善。在富裕的西方,媽媽上過大學,知道自己的能力教養不起三個小孩。在地球其他貧窮角落,母親找到待遇菲薄的勞苦工作後,也不需要再生第五個孩子來檢柴。

    「在農場,孩子可以幫忙養豬或養雞,」聯合國人口部主管夏米解釋道。現在,全球近半人口住在城市,他說,「搬到城市後,孩子能幫忙的地方就不多了。」

    此外,一些簡單的衛生措施,像淨水壩、孕婦專用維他命、助產士洗手、嬰兒口服補充水沖劑、青少年疫苗和所有年齡都適用的抗生素等,協助廿世紀人類將平均壽命從30歲提高為60歲,足足增加一倍。

    存活的孩子愈多,意味多產的誘因愈小。1970年,全球每位婦女平均生育率還多達5.4,到2000年就降至2.9。扣除戰爭、饑荒、傳染病或其他天災,一國人口要維持穩定,該國婦女每人生育率必須達到2.1。

    人口萎縮的著名例子,首推義大利。義國婦女向為多產象徵,部分源自義國農家傳統,部分因為國民多信奉天主教,拒絕節育。但到2000年,義國每名平均生育率只有1.2,在西歐敬陪末座。據估計,到本世紀中期,義國人口會下降20%。

    義大利人口降幅,超過富有、思想自由開放、信奉新教、婦女很早就開始節育的丹麥。1970年,丹麥每名婦女平均生育率為2.0,低於支持人口自我替補所需的水平;2001年則進一步滑落為1.7。

    即使在被視為人口萎縮趨勢最大例外的北非,出生率也些微下滑,像埃及出生率在1970年為每名婦女平均5.4,到1999年降為3.6。夏米說,這個數據足以反駁他所謂的「回教生育率迷思」。他說,只要回教婦女生活改善,這種不公平的論斷就會自然消失。他說,以約旦為例,1960年代每名婦女平均有八個小孩,現在生育率只有3.5。

    同理,過去一些有關亞洲生育率的觀念也不正確。中國已將生育率降到比法國還低;日本人口隨年齡老化逐漸萎縮;務農為本的南韓,經過50年工業化後,每名婦女平均生育率從1950年代內戰期間的六胎,降為現在的1.17。

    許多國家已警覺到這種逆向趨勢,而決定付錢鼓勵國民生育。愛沙尼亞付錢讓產婦休一年育嬰假。澳洲財政部長卡斯提洛在今年預算中編列每名嬰兒兩千美元補助經費。他鼓勵國民「今晚就回家,為愛國盡義務」。

    日本許多地方政府未雨綢繆,安排單身男女海上旅遊活動。美國在工業國中較為獨特,因為每名婦女生育率穩定維持在2.13胎,沒有花錢鼓勵營造浪漫情調的迫切需要。

    全球人口成長,半數集中在六個國家:印度、巴基斯坦、奈及利亞、印尼、孟加拉和中國。這種情況讓人想效法艾利克,對全球人口做消極預測,難度更高。1968年,艾利克發表讓世人害怕的《人口炸彈》。美國企業研究所人口專家艾伯斯達特說,個別國家生育率的轉變,最難預測。

    艾伯斯達特說,地方上的轉變,相當難預期。例如,一度是全球人口過度擁擠象徵的加爾各答,現在已開始萎縮。

    史丹福大學人口研究和生物學教授艾利克說,他對全球的改變有著「快樂的驚奇」,因為這些改變已讓他書中悲觀的預測受到挑戰,包括中國的一胎化政策,第三世界農民迅速採用品質較好的種籽與肥料,讓更多人即使只有麥片粥和稻米,也能獲得溫飽。(不過他也引用聯合國的數據指出,全球每晚有六億人是餓著肚子上床。)艾利克仍堅持,地球「最理想的人口規模」為廿億人。他所說的理想人口規模和最大支持規模不同,後者要視資源消耗程度而定。

    「我甚至高度懷疑我們能否支持到廿億人,如果這些人的生活方式都和美國人一樣,」他說道。「這個世界能支持的素食聖人,遠比駕駛悍馬跑車的白癡多。」

  • 5 years ago

    一起玩情趣用品網路商城,提供成人情趣用品、情趣內衣等,全省宅配到府、超商付款包裝隱密,歡迎參觀選購。

    一起玩情趣用品官網:http://www.17one.net

    一起玩情趣用品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17one

  • 1 decade ago

    自6月17日58名非法偷渡的華人在英國多佛港喪生後,西方媒體即不斷對該事件以及來自中國大陸的非法移民活動大肆報道。無可諱言,該事件對中國的國際形象造成了嚴重的打擊,對海外華人的處境也帶來極其不利的影響。

      八十年代,隨著中國國家政策的改變,人口走私活動也益趨頻繁,浙江省與福建省沿海地區的大規模向外非法移民活動非但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偷渡過程中造成死亡事件也層出不窮,如今此事件造成全球轟動,當然與一次死亡的高額人數有關,至於死亡的悲慘過程更是添加了媒體的渲染素材。

      持平而論,雖然筆者對西方許多媒體對中國政府提出的指責(即政府當局鼓勵非法偷渡)不敢苟同,但以各地人蛇集團公開“招兵買馬”的活動看來,不加以認真打擊、取締,起碼上述兩省的有關當局難咎其責。非法移民問題所涉及的問題既多且廣,以下,首先提出討論的是其利與弊。

      出國未必是利

      就目前大多數西方國家的“外國人政策”而言,對少數民族尤其是華人的人口比例多有嚴格規定。有些國家甚至對華人餐館的數字都有一定的限制。當大多數地區的華人名額以及餐館數字已達飽和之時,突然出現大量非法移民,結果不外是惡性競爭,互相爭食。如果再經過排外主義及右派媒體的惡意渲染,則非但現有華人餐飲界無以為生,長期處於非法地位的偷渡客最終也難免迫於急需走上犯罪的道路。另外,就國家利益考慮,大筆外匯讓國內外人蛇集團賺取,畢竟非明智之舉,一般說來,只有地方官僚才會貪圖人蛇集團的賄賂,無視國家的國際形象和整體利益。至於偷渡客本身,如果願意冒生命危險進行偷渡和在國外長期過著擔心害怕的非法居留生活,留在國內以更少的風險與消耗,利用國家近二十年蓬勃發展所提供的一切機會,似乎可以取得更加傲人的結果。這方面,臺灣的經驗大可作為參考。六、七十年代台灣的精英陸續出國深造,由是錯過了島內的發展機會,十多年後,當這批海外學子再度踏上家鄉的土地,卻發現留在島內朋友的排場反而更加闊綽。

      移民屬特殊群體

      處境不利的群體向條件優越地區移居原屬人之常情,該情況不只是百萬年前向世界各地擴散的東非智人如此,十六、七世紀以歐洲白人為首前往美洲、澳洲的移民亦是如此。然而當這批所謂的歐洲移民抵達上述地區之後不僅是把原住民趕盡殺絕,取得統治地位後甚至採取了一系列嚴格的、帶有濃厚種族主義色彩的移民政策。本來,自由移民是個最有效與最自然的消除各地區經濟落差的手段,自從條件優越地區採取歧視性移民政策後,必然會造成白人社會通過自由移民而提高落後地區的生活水平的結果;另一方面也使得落後的第三世界永遠成為廉價勞工的供應地。至於移民本身,無論是古今中外均屬各個社會的最特殊、最活躍、最具冒險精神(pioneerspirit)的群體,只要條件許可,這批以改善生活為目的的群體多能夠在僑居地發揮作用與作出貢獻,因此就其動機與行為表現觀之根本與犯罪絲毫無關。如今即使若干人士受到犯罪集團的矇騙踏上偷渡與觸犯移民法規之途也不能簡單地視為刑事罪犯加以對待。然而,如前所述,如果這批非法移民的非法地位長期不得改善,則極有鋌而走險,蓄意走上罪犯道路的可能。

      始作俑者

      近二十年來,西方全球化與一體化的發展大大削弱了地方勢力的既得利益,因此各地區先後產生了極右與排外的民粹主義思潮,其結果難免是逼使政府採取更加嚴格的移民政策。往往,這些移民政策甚至不顧基本人道主義原則,嚴格限制直系親屬的團聚。許多人迫於無奈便採取偷渡入境的辦法。

      另外,出于反共意識,西方國家尤其自89年六、四事件之後對來自中國的非法移民大開“政治庇護”的方便之門,因此間接地鼓勵許多人採取偷渡和申請政治庇護的辦法達到移民目的。

      過去,在冷戰時期,西方國家對來自東歐共產國家的難民,不論其動機為何,均立刻給予政治難民地位;如今,冷戰結束後,即便某些國家仍發生迫害吉普賽少數民族事件,但西方國家卻一概不承認吉普賽人的政治難民地位,相反的,卻強調那些國家均屬“民主國家”,“不可能發生政治迫害事件”。

      如何解決

      當前的情況是,幾乎所有中、西歐國家均聚集了大量的非法中國移民。一旦這些非法移民受到逮捕,均傾向于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在此情況下,各地當局與中國駐外使館既無法確定他們是否來自中國,更無法將其遞解至中國;另一方面,押解出境既費人力、又毫無資源,許多國家(包括中國)根本就沒有為非法移民購買大量機票的經費預算。有鑒於此,各地當局至多能夠把逮捕的非法移民監禁若干個月後又釋放出去;而同時隨著移民條款的嚴格化,西方國家所受理的政治難民申請又越來越多,由是造成一個惡性循環和無法解決的社會問題。以筆者之見,當務之急在於中國政府正視非法移民的嚴重性,並採取果斷措施進行取締;至於西方國家,也得盡早改變對中國的敵對態度,收回“政治庇護”這只害人害己的“澳洲回鏢”,並適當地放寬移民條例。除此之外,在西方國家明確看到中國杜絕今後的非法移民活動的情況下,似宜考慮通過特赦使所有非法移民取得合法居留權,或許只有如此才能夠緩和各個當局與當事人所面臨的困境。(完)2000/6/29

    Source(s):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