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社會與文化語言 · 2 decades ago

幫忙翻譯這篇英文文章~拜託!急!

4 Answers

Rating
  •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Evolution Is in the Air 演化論駕到!

    ANYONE who supposes that evolution doesn't happen, or doesn't matter, should spare a thought for H5N1, the virus causing avian flu. If we're unlucky, this virus will give us a nasty demonstration of evolution in action.

    任何認為演話不會發生或不重要的人,都應該花點心思想想H5N1,禽流感病毒。不幸的話,這病毒會帶給我們一場演化發生中的恐怖示範。

    Viruses are among the simplest parasites. They are essentially tiny parcels of genes that are mailed from one organism to another, either directly, through sneezes, feces, semen and the like, or indirectly, through carriers like insects. But these tiny parcels can mean big trouble: viruses reliably feature on nature's roster of top killers.

    病毒示最簡單的寄生生物。他們基本上是微小的基因包裹,從一個生物寄到另一個生物去,或直接如經由噴嚏、排泄物、血清等方式,或間接如透過載體如昆蟲。不過這些小包裹卻可以帶來大麻煩:病毒毋庸置疑的在自然界是榜上有名的前幾名殺手。

    The influenza virus that caused the infamous Spanish flu pandemic of 1918 had only eight genes - but it brought about more than 20 million human deaths. And alas, its lethality cannot be blithely attributed to wartime deprivation. For one thing, it was particularly deadly in young, healthy adults. For another, in a remarkable feat of genetic engineering, a team of biologists recently reconstructed the 1918 virus and used it to infect mice. The results are sobering. The 1918 virus is far, far more lethal in mice than are other human flu viruses.

    1918年導致出名的西班牙流感病毒只有八個基因--可是他卻導致20百萬人的死亡。還有哎,這個死亡性不能盲目不在乎的歸給戰亂時期物質的缺乏,一來,年輕而健康的成人致命性最高,再來,在一次令人驚嘆的基因工程嘗試中,一組生物學家最近重新建構出1918年的那個病毒,並且讓感染了老鼠。其結果令人肅顏。這個1918 病毒到目前為止,在老鼠身上比起其他的人類流感毒致命性更高!

    先翻到這...

    2005-12-25 14:05:09 補充:

    對啊我也覺得不錯,sam你翻的也很好啊.

    Source(s): 自己
  • 北北
    Lv 7
    2 decades ago

    或者間接地, 透過像昆蟲那樣的運載者。 但是, 這些微小包裹能夠意味著大 troubl e:病毒在自然界(性質)的最高殺手的 花名冊 上可靠性特性(特點)。 產生 1918 的聲名狼籍西班牙流感傳染病的流感病毒有僅僅八基因- , 但是, 它(這)引起了多於 20 百萬個人類死。 和哎呀, 不能把它的殺傷力快樂歸因於戰時剝奪。 一方面它(這)在年輕的, 健康成年人中特別必定。 為另一, 在發展工程的顯著的功績中, 生物學家的一隊前不久重建 1918 個病毒和用它(這)來傳染老鼠。 結果(是)冷靜。  1918 個病毒是遠, 比是其他人類流感病毒的在老鼠方面更致死的。  H5N1 也有八個基因 (透過比較, 人類有大約 20,000 ) 。 那麼遠為止, 病毒的影響比 1918 個 influenz a:的那些更謙虛(適度)它(這)殺(死)許多鳥和大約 60 個人們。 那仍然(是)擔心, 然而, 因為它(這)殺(死)了它(這)傳染的人的多於一半。 為病毒, 是一個高死稅(費用)。 此刻(當時), 病毒從一個人到另一個人不能容易透過。 但是,有它(這)能進化(以)那麼做的若干路(方法)。 病毒可以(可能)傳染某人已經有病此時有人類流感的緊張, 並且兩個病毒能有性別, 從而(因而)創造(引起)新病毒, 從每一個含有(容納)一些基因。  1957 和 1968 認為這樣的病毒 手帕 -  panky 導引流感傳染病。 或者這個病毒能對它的發展材料的變異- 獲得的偶然變化- , 其方法是它(這)變得能在人們之間旅行(傳播)。 認為對 鳥的 流感病毒的變化在這 1918 後面傳染病。 性別和變化: 這些是為病毒保留的不特別的過程(方法)。 他們是進化發明的兩個基本機制。 變化改變基因的資訊內容; 性別攪亂這個組件, 產生新基因結合。 他們聽起來簡單, 並且他們是- , 但是, 沒讓欺騙你(們)。 簡單過程(方法)能夠有很大權力(動力)。 終歸, 對鳥病毒的一些變化能- 當牛痘意思是不在 60 個人們死和幾個百萬之間的差別。 既然我們能夠把基因和 genomes 排序, 我們精確知道進化變化如何堆積。 我們知道一水果之間的差別飛和蚊子, 在人類和 黑猩猩 之間, 在殺(死)小雞, 殺(死)人們的病毒和病毒之間。 我們能夠看出(看到)基因一直改變得哪個迅速以及幾乎不完全改變。 我們能夠看出(看到)基因使人口脫離然後分成(解)新種類哪個。 更有甚者, 有基因和 genomes 我們能夠取代經常多碎片的化石記錄(以)及時回想。 一天, 當 鱷魚 這個與小雞一起使它的 基因組 序列時, 我們將能與鳥和 crocodiles 比較-  暴龍 和公司和行為的進化偵探工作的兩個最緊密的生活(居住)關係, 用他們的 genomes 來推斷恐龍的 基因組 。 但是, 最重要的點是它: 病毒和其他的 pathogens 透過我們能夠理解和, 在某種程度上, 預料的方法進化。 是否它(這)(是)防止流感傳染病或者處理的瘧疾, 我們能夠把我們的進化過程(方法)的知識用於強大和實際(實用)的路(方法), 潛在地挽救成個的數百萬個人們中的生命。 那麼讓我們不從教科書剝去進化, 或者從班級(課)放逐它(這), 或者用想望思想的意識型態出生代替它(這)。 如果我們做, 我們可以(可能)找到自己, 面對自然選擇的結果。

  • sam
    Lv 5
    2 decades ago

    H5N1 also has eight genes (by way of comparison, humans have about 20,000). So far, the virus's effects have been more modest than those of the 1918 influenza: it has killed a lot of birds and about 60 people. That's still worrying, however, because it has killed more than half of the people it has infected. For a virus, that is a high death toll.

    H5N1也只有八對基因(為了容易比較數量,人類大約有20000對基因)。目前為止這個病毒比起1918年的流感病毒是還要審慎一點,因為他目前殺死了一大堆的鳥類和60個人。但是這依然令人擔心,因為感染上的人有一半死亡對於一個病毒來說死亡率還是很高。

    At the moment, the virus cannot pass easily from one person to another. But there are a couple of ways it could evolve to do so.

    現在,這個病毒還不能輕易的在人跟人之間傳染。但是它可能從兩種方式變為人傳人的病毒。

    The virus might infect someone already sick with a strain of human flu, and the two viruses could have sex, thus creating a new virus that contains some genes from each. Such viral hanky-panky is thought to have led to the flu pandemics of 1957 and 1968. Or the virus could mutate - acquire accidental changes to its genetic material - in such a way that it becomes able to travel between people. Mutations to an avian flu virus are thought to lie behind the 1918 pandemic.

    這個病毒可能感染給已經感染另一種人類流感病毒的人,而這兩種病毒在體內交配之後,彼此產生新的基因組合。這種病毒的伎倆在1957年和1968年的大規模流感出現過。另一種方式就是突變,在偶然的機會中改變了它的基因成份,以致於它可以在人跟人之間傳播。1918年的大流行就被認為是禽流感的突變造成的。

    2005-12-25 04:00:15 補充:

    交配和突變對病毒來說都不是特別的事。他們是病毒創新自己的兩種基本機轉。突變改變了基因的內容,而交配則是改組基因產生新的的組合。聽起來很簡單,事實也是如此。但是不要讓簡單的事騙了,簡單的改變會產生很大的力量。畢竟,鳥類病毒一點點小小的改變,如果我們沒有疫苗的話,其結果就是60人和幾百萬人死亡的差別了。

    2005-12-25 04:00:31 補充:

    現在我們有能力把基因和基因組合排列出來,我們知道演化如何累積而成。我們知道果蠅和蚊子的不同,人類和黑腥腥的不同,病毒只會殺死雞和殺死人類的不同。我們可以知道那些基因改變得很快,而那些根本不會改變。我們可以知道基因造成族群分歧進而演化成不同的物種。

    2005-12-25 04:00:55 補充:

    有了基因和基因組合我們可以取代過去以化石去了解過去。有一天,當鱷魚和雞的基因重新排序的時候,我們可以比較鳥和鱷魚…這兩種和暴龍最相近的現代動物…並且重新演化去推論恐龍的基因組合。

    2005-12-25 04:01:17 補充:

    最重要的是,病毒和其它的寄生蟲用我們所了解的方式演化,並且加以限制和預測。不管是預防流感或是阻斷瘧疾,我們可以用演化的知識來做為力量和實踐,也許可以拯救無數人的生命。讓我們別把這些知識從課本裡略過或排除,也別用樂觀的想法把這些知識取代。假如我們這麼做的話,我們可能會發現自己會成為大自然物競天擇下犧牲品

    2005-12-25 04:01:41 補充:

    很有意義的文章

    2005-12-25 04:14:42 補充:

    很累、頭昏、想睡…哈哈

    2005-12-26 22:46:27 補充:

    飛鈴啊,教學相長嘛

    看得出你翻得很用心

    Source(s): 樓上的對不起,因為實在太多了,所以從你的下面接下去翻。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你只要到http://www.worldlingo.com/zh_tw/microsoft/computer...

    把你那英文網址 放到網址翻譯那邊!!

    選擇從 Engilsh到 繁體中文 這樣就好嚕~~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