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政治與政府軍隊 · 2 decades ago

生化武器指的是哪些東西呢?

請問生化武器~軍隊用的那種~

是指些什麼東西呢?

能舉例一下嗎?

謝謝

3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生物武器

    細菌:鼠疫桿菌、炭疽桿菌、霍亂弧菌和金黃色葡萄球菌等

    病毒:伊波拉出血熱病毒、東方馬腦炎病毒、日本腦炎病毒、天花病毒與黃熱病毒

    立克次氏體:普瓦斯基立克次體、恙蟲熱立克次體和貝氏立克次體

    衣原體:鸚鵡熱衣原體(Chlamydia psittaci)可作為生物戰劑

    真菌:球孢子菌、組織胞菌兩種

    毒素:肉毒桿菌毒素和葡萄球菌腸毒素以及其他植物毒素均可作為生物戰劑

    化學武器

    神經性毒劑(nerve agents)

    這是現今毒性最強的化學戰劑,人員中毒後迅速出現一系列神經系統症狀而得名,主要代表有塔崩、沙林、索曼和VX,它們都是有機磷酸酯類化合物,因含磷,又稱含磷毒劑。

    糜爛性毒劑(blister agents)

    又稱起皰劑(vesicants),能引起皮膚、眼睛、呼吸道等局部損傷,吸入後會出現不同程度的全身反應,主要的代表有芥子劑,氮芥氣和路易氏劑。

    血液性毒劑(systemic toxic agents)

    主要代表有氫氰酸、氯化氰,經呼吸道吸入後與細胞色素氧化酶結合,破壞細胞呼吸功能,造成組織缺氧,吸入高濃度此毒劑可導致呼吸中樞麻痹,死亡極快。

    窒息性毒劑(choking agents)

    又稱肺刺激劑(lung irritants),主要在傷害呼吸系統,引起急性中毒性肺水腫,導致缺氧和窒息而死亡,如早期的氯氣,光氣、雙光氣等。

    失能性毒劑(incapacitating agents)

    這類毒劑的種類繁多,美軍主要裝備的是BZ,它可以引起思考、方向感和運動機能障礙,使人員暫時喪失戰力。

    刺激性毒劑(irritant agents)

    這類毒劑對眼部和上呼吸道有強烈的刺激作用,會引起眼痛、流淚、打噴嚏和胸痛等症狀,主要代表有苯氯乙酮、亞當氏劑、CS和CR,各國軍隊常用來干擾對方軍事行動,並當作鎮暴劑,目前各國仍有裝備,但中共不將其列為化學戰劑。

    化學戰劑的防護

    個人防護

    個人防護系指用個人防護器材保護人員不受毒劑、生物戰劑和放射性氣溶膠對人體的直接傷害,所用的防護器材包括防毒面具、防毒衣、防毒鬥蓬、防毒靴套、個人消毒急救盒等。

    (一)臉部防護

    防毒面具(gas mask)是用來保護呼吸器官、眼睛及臉部免遭毒劑、放射性微粒和氣溶膠直接傷害的一種防護器材,依結構和防毒原理分為過濾式和隔絕式兩種,過濾式防毒面具是目前廣泛使用的一種防毒器材,能防沙林4~10小時以上,防氰化物數十分鐘,能保障人員在毒劑濃度不高於0.5%、含氧量不低於18%的環境中有效地工作,要塞炮兵為防止一氧化碳,可將氧化罐與64型面具結合使用。

    (二)皮膚防護

    皮膚防護主要是用皮膚防護器材(如防毒衣)保護皮膚免受毒劑的直接傷害,皮膚防護器材由防毒靴、防毒手套和防毒衣等組成。

    (三)簡易個人防護器材

    簡易的呼吸道防護器材可就地取材,製作簡單,很適合群眾性防護之需要,如浸漬口罩,可用多層織物以2%蘇打水或肥皂水等鹼性溶液浸漬製成,使用時如能解決氣密問題則更好,其他如並裝料防毒口罩、裝料防毒筒及簡易防毒面具等可自行設計製作,使其有一定的防毒性能,為防止液滴毒劑對人員的直接傷害,無專業器材時可採用雨衣、毯子、大衣、被子、雨鞋、包裝布等多種物品保護身體或下肢。

  • 2 decades ago

    軍事術語叫NBC,舉凡可以作為危害敵的生物性,化學性及核子化物質都算生化武器,日侵華戰爭鼠疫病毒,是生物戰劑,二伊戰爭用生物及化學戰劑,生化戰劑不容於世界公約,但很多國家都有存量,

  • ?
    Lv 7
    2 decades ago

    在軍隊及軍事術語中 生化武器跟現在的生化科技是有落差的 雙方不可混為一談生化武器指的是生物戰劑及化學戰劑如果加上核子武器就變成核生化 都是大規模毀滅武器介紹如下國的SARS與生化戰劑外洩/陳宗逸危險中國‧中國危險  首頁 新台灣特區 雖然對於SARS的真實面貌,全球至今仍一頭霧水,但是對於這個源自中國,被刻意隱瞞了接近半年的致命疾病,包括台灣的軍方、衛生署疾病管制相關單位,有一群專家小心避開政治效應,默默且有興趣的在了解另外的可能性。      一位台灣國防部預防醫學研究所的相關專家,低調的表示:「SARS的傳布,與中國生物武器的發展之間是否有任何關係?目前是一個大問號!」潘朵拉的盒子,在今天已經被打開了嗎?譬如電影【危機總動員】(OUTBREAK)所描述,不知名病症曾侵襲全美,為了公共安全,究竟是什麼惹的禍,難道不是值得世人專心探討的嚴重議題嗎?SARS真面貌頗有討論空間 比較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的運用,一位美國陸軍將領曾經解釋:「化學戰劑只能涵蓋數十平方公里的範圍,生物作用劑卻可席捲數十萬公里之遠!」根據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檢驗組研究員陳豪勇發表的論文──《生物武器及其因應對策》的內容,目前全世界的生物武器,共分成三大類,包括微生物型;以天然毒素為主要組成成份的「毒素型」;以及用人工手法改造,或製成新型毒素的「人工毒素型」。對照SARS極可能被揭露的真實面貌,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 陳豪勇表示,生物武器的優勢,在於它們擁有一些不可取代的優點:包括對人、動物或植物具備「病原性」;在自然環境中具「安定性」;只要極少量佈放,就可以造成大規模殺傷;可以氣態傳佈;方便裝入載具中發射;罹病及致死率高;診斷、治療及清除困難;容易自研究機關取得;研發成本低(故又暱稱「窮人的核彈」);可藉基因操作的方式,提高武器的毒性;對抗生素具備高度抵抗力;以及接觸後的潛伏期長,病原與病因難被察覺。 近數十年來,被用於研究、開發與製造生物武器的微生物,包括病毒性的黃熱病毒、登革病毒、曲公病毒、Mayaro病毒、Ross河病毒、阿根廷出血熱病毒、漢他病毒、拉薩熱病毒、伊波拉病毒、馬堡病毒、痘病毒;細菌性的霍亂弧菌、傷寒桿菌、痢疾桿菌、兔熱菌、布氏桿菌、破傷風桿菌、鼠疫桿菌、炭疽桿菌、鼻疽桿菌;立克次體的斑疹傷寒立克次體、斑點熱。當然,這些都是目前人類已知的病菌,未知或者新開發的,數量恐怕難以估算。生物科技發達病菌日新月異 專家解釋,近年來生物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有一些生物武器的研發,甚至可以用人工技術合成病毒的一段基因,然後用另外的菌體當作武器的載體,這種多樣化的面貌,讓生物武器的偵測、防範與治療,更加困難。 由三位美國紐約時報記者所著的專書──《病菌:生物武器與美國的秘密戰爭》(Germs:Biological Weapons and America's Secret War)中,就提醒全人類,2001年911事件發生之後,接踵而來的炭疽熱恐慌,已經讓人深切體認到生物武器的威脅性與致命性。在這本洞見觀瞻的採訪專書中,三位作者深入前蘇聯的生物武器工廠,了解冷戰時期美蘇之間進行生物武器戰爭的內幕,特別是至今無人能夠描繪清楚面貌的前蘇聯生物武器工業。 書中描述,前蘇聯軍方將多種細菌和病毒基因再造,讓這些生物戰劑散佈,患者在初期感染的症狀消失一段時間之後,還會併發神經脫髓鞘(demyelinating)病症,病毒基因的改造,讓尋找原始病原的任務,根本不可能成功。更驚人的,前蘇聯科學家將白喉病毒基因,植入瘟疫桿菌中,創造出一種人類從未見過的全新病菌。此外,蘇聯軍方儲備包括數以噸計的天花病毒,以及其他數量龐大的生物戰劑。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蘇聯的解體,針對多種新型生物戰劑的管制作業,早已經形同具文。大批由蘇軍培養的生物武器專家,在面對經濟崩潰後的殘局,紛紛四散到世界各地,成為某些國家高價聘請的人才!這些吸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