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運動棒球 · 2 decades ago

棒球是誰發明的及棒球的歷史…

我想要知道有關棒球的發展過程,

是誰發明的還有棒球的歷史…

誰可以告訴我!

2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發明棒球的人西元一八三九年美國紐約州古柏鎮(Copperstown)的艾伯勒‧達伯爾戴(Abner Doubleday)根據棒球器材中的壘包(base),確立的棒球真正的名稱,並且將遊戲規則予以修訂:球員不需要戴手套,九個壞球才得以保送(直到西元一八八九年才改為四壞球保送),而且每隊多了兩個內野手,一場比賽各隊編制人數為十一人。棒球的發展----- 美國大家都知道,美國是棒球的發源地,棒球也是美國的國家娛樂(national pastime),不過,和棒球發展最有關係的應該算是在十七世紀時,英國的板球(Cricket)和一種叫做跑圈子的遊戲,後來英國人移民到北美,同時也將這兩種運動傳進美國,也因此演變成為今日大家熱愛的棒球運動。棒球之父棒球的歷史上,舉世公認最大的功臣首推美國的‘棒球之父’亨利‧賈特威克和亞歷山大‧卡特萊特(Alexander Cartwright)兩人,他們將棒球的規則整理的很完備,包括壘距九十呎、九個人防守(含六個內野手及三個外野手)、三好球算一出局、三出局算一球局、不死三振、打擊順序在比賽中不能改變,但無規定比賽九局,只要先得二十一分就算勝利(此稱為Aces),並且也使得棒球的得分記錄從此有所依據。(後來就因為可能會打很久,就改成以九局來算一場比賽。) 日本棒球發展史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id=130510...

    Source(s): 知識+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從1931年嘉農棒球隊看日據時代台灣棒球發展而從參賽的隊伍看出台灣棒球風氣之外,其中還透露出一個重要訊息是,從歷年得到代表權的冠軍隊伍中其實也不難觀察出棒球在台灣發展的路線,及實力的分配。一九二三年到一九四二年,二十年間產生的二十三支甲子園台灣代表權的冠軍隊(含三次春季冠軍)中,台北一中得到六次、台北商業、台北工業各四次、台北中學一次、嘉義農林五次、嘉義中學三次。也就是說除了嘉義所屬的兩所學校之外,所有的冠軍都被台北的學校拿走了,甚至在一九三一年嘉農首次奪冠之前,冠軍旗是「從不過濁水溪」的(註十)。(註十):大塚英雄「台灣棒球秘史」。因此從甲子園冠軍隊伍的分佈,可以看出台灣棒球在日據時期的發展路線,因為愈早推展某項運動的區域,也必然有優於其他地區的實力及參與人口,這是很自然的現象,而此一現象其實和蔡宗信所著的「日據時代台灣棒球發展過程之研究」一書中的結論是很吻合的。在該書第三十八頁,蔡宗信如此說到:「就地區而言,(棒球發展)其順序依次為北部、南部、中部及東部,這和日本統治台灣的基本策略,產業的開發先後有關,也和日本人進駐台灣的地區、人口的多寡有關。」探尋台灣棒球初期發展的路線之外,一個更重要的事實----台灣棒球的源頭,正等待著我們藉嘉農去探尋而出。棒球是誰發明的?雖然美國人堅信棒球是由他們發明的,但綜合各種資料來看,棒球是由英國傳進來的「ROUNDERS」及「TOWN BALL」兩種運動演變而來,但真正的發展則是美國本土的不斷改進才能成為今天的盛況。而日本棒球的起源呢?過程是這樣的:「一八七一年日本人牧野伸顯赴美留學,在美國的三年時間牧野學會了棒球,學成歸國後,在開成學校(現東京大學前身)和外國(美國人)一起打棒球,而據說這就是日本棒球的起源。」(註十一)。(註十一):戶部良也「棒球東遊記」(86)P140。敘述這兩段美日棒球起源的目的在於說明,許多運動在當地從無到有的推展,大都是「從外而內」的力量促成,而台灣棒球的源頭,台灣第一支棒球隊的成軍,日本人就是扮演這種關鍵性的摧生角色。最早從日本本土傳來的運動並非是棒球,「也不是為了身心健康的其他運動項目,而是因應台灣抗日活動下、為了治安上所需要的『練武』性質之運動,這和當時的時代背景,亦即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實施所謂的體育活動是不可能之事實相吻合,也可以理解。」(註十二)。在劍道、相撲等武術性質的項目成為日本人初期佔領台灣的唯一「運動」之後,隨著台灣本島政經及治安的穩定,過去拿球棒做揮棒練習卻被誤視為歹徒的情事,已經慢慢在台灣消失了,而日本人也開始「走出戶外」去重視他們最喜愛的棒球運動,這差不多是一八九七年左右的事情了。(註十三)(註十二)(註十三):蔡宗信「日據時代台灣棒球運動發展過程之研究」P.16然而,從一八九七年「出現」的棒球,對台灣人而言仍是陌生甚至是接近可怕的地步、「當時的台灣人,對於棒球運動仍然是十分的陌生,尤其是對於打擊動作與姿勢感到驚奇與不解,這和過去台灣人從未接觸過新式體育運動,從未接觸過棒球有關。」一般的台灣人「不敢」打打棒球,這種情況一直到一九二七年蘇正生就讀嘉農時仍是存在的,他是這麼回憶的:「我最初是網球隊員,棒球碰都沒碰過,為什麼沒有碰過,因為不敢。那時候棒球,日本人口中的『野球』,根本沒有幾個人敢玩,因為聽說棒球很硬,打在身上會把人打死,『會打死人的東西』有誰敢去碰呢!所以只有日本人自已在玩。」(註十四)(註十四):曾文誠「職業棒球雜誌」108期。一九二七年以前的台灣,棒球只有日本人在玩,除了經由蘇正生口述所得之外,另一證據是西肋良朋在「台灣中等學校野球史」中對一九二八年嘉農首次參賽有如上的文字介紹:「這是前所未有的球隊,因為它充滿了『在地味』,球隊當中除了日本人之外,還包括了高山族及漢民族。」注意「前所未有」這四個字,也就是說起碼在正式的史料中,在一九二八年之前看不到有台灣人組隊或參與棒球賽的記錄。日據時期初期台灣人不打棒球,除了陌生、害怕之外,另一主因是日本人的心態。早期的日本人是不肯教本地的台灣人打棒球,那是因為「極東奪冠賽(亞運會前身)首度舉行是在一九一三年,棒球從第一屆開始就列入正式比賽項目。中國在第五屆(在上海舉行)才參加比賽,而且還是召集到夏威夷經商奮鬥的華僑所組的棒球隊伍。僅就棒球而言,基於台灣人是中國人子孫的理由,日本人根本沒有意願教台灣少年打棒球。」(註十五)(註十五):鈴木明「令人驚訝的台灣棒球」。這種日本人不教台灣人打棒球的狀況一直到嘉農棒球隊出現為止。所以若就歷史的角度來看,嘉義農林這支棒球隊對台灣棒球史的價值在於它將「台灣人」放進了棒球之中,而關鍵人物則是近藤兵太郎。如前所述近藤兵太郎曾擔任過日本棒球名校松山商、嘉義農林、新田、愛媛大學棒球隊教練,是位有五十年指導球隊經驗的教練,名人堂選手藤本定義、森茂雄都曾指受過他的指導。大正八年近藤以教師的資格渡海到台灣就任嘉義農林野球部的教練 ,在鈴木明所著的「令人驚訝的台灣棒球」一書中描述到台灣之後的近藤其夢想是「將無人理睬的台灣棒球隊伍帶到甲子園,讓日本人驚訝一下。」而此書中也提到「近藤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帶台灣球隊進甲子園),他的腦海裡全然不在乎(球隊)是日本人、台灣人或是阿美族,近藤用他的雙腳繞行走遍台灣全島,只要是有潛力的少年,就帶回自己的學校。」

    Source(s): 知識+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