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過五關斬六將的意思和典故?

我要過五關斬六將的意思和典故

我功課要用

謝謝

Update:

希望能夠少一點

2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第一關:嶺關孔秀

    第二關:洛陽韓福,孟坦

    第三關:沂水關卞喜

    第四關:滎陽王直

    第五關:骨州秦琪

    三國演義》第27回所寫的「過五關斬六將」,乃是書中流傳最廣的故事之一。它說的是關羽掛印封金,辭別曹操之後,保著甘、麋二夫人,往河北(黃河以北)投奔劉備,先後經過五個關隘;因未向曹操討取文憑,沿途受到阻撓,不得已斬了六員曹將。這所向披靡的戰績,成為關羽赫赫功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歷史上有沒有「過五關斬六將」之事呢?沒有,這只是羅貫中的藝術虛構。

      據《三國志˙蜀書˙先主傳》記載,建安五年(公元200年),「曹公(指曹操)與袁紹相拒於官渡,汝南黃巾劉辟等叛曹公應紹。紹遣先主將兵與辟等略許下。關羽亡歸先主。」這就是說,在關羽離開曹操之前,劉備已奉袁紹之命到了許都南面的汝南郡,與劉辟等領兵攻打許都附近地區,擾亂曹操的後方。關羽得到劉備的消息後,自然只能由許都南下以歸故主,而絕不可能北上河北去尋找劉備。因此,他根本不會去「過五關」,也不會「斬六將」了。

      另據《三國志˙魏書˙曹仁傳》:「太祖與袁紹久相持於官渡,紹遣劉備徇&彊諸縣。」可見劉備當時是在&彊(今河南臨潁東)一帶,距許都不過三百里左右,步行三四天即可到達 。所以,關羽此行路途也不算遙遠,說不上是「千里走單騎」。

      羅貫中為了表現關羽不辭艱辛千里尋兄的忠貞之節和義勇之概,虛構了一個「過五關斬六將」的情節,讓他先赴河北,再折回汝南,這在小說藝術上是允許的。問題在於,由於羅貫中的歷史地理知識不足,他的虛構卻有一個相當大的漏洞──地理方位混亂。按照情理,關羽既然要到河北投奔劉備,那麼,他離開許都之後,就應該向北,直趨延津(今河南延津西北) 或者白馬(今河南滑縣東),渡過黃河,即可進入冀州境內。然而,羅貫中卻讓他首先通過東嶺關(虛構的地名),接著突然莫名其妙地折向西北,跋涉一千多里,走到洛陽,白白繞了一個大彎;然後才折回東方,經過汜水關(即《演義》第五回寫到的虎牢關)、滎陽,最後再到達滑州(應為白馬),從那裏過河。這樣的路線,猶如一個大「之」字,讓人物來回折騰,行程將近三千里。完全不合邏輯。此外,在具體事件的設計上,也有不合理之處。如韓福要阻擋關羽過洛陽,只需把城門一閉,就叫關羽無可奈何,他卻偏要出城送死,便令人費解。

      不過,儘管「過五關斬六將」在藝術上經不起推敲,它卻符合熱心「聽」三國故事而無暇辨別地理方位的廣大民眾的審美心理。天長日久,「過五關斬六將」不僅已被人們接受,而且已經成為典故,化作成語。《三國演義》的影響,於此可見一般!

    Source(s): 三國演義
  • k
    Lv 4
    2 decades ago

    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走單騎  漢壽侯五關斬六將

      卻說曹操部下諸將切觠自張遼而外,只有徐晃與雲長交厚,其餘

    亦皆敬服;獨蔡陽不服關公,故今日聞其去,欲往追之。操曰:“不

    忘故主,來去明白,真丈夫也。汝等皆當效之。”遂叱退蔡陽,不令

    去趕。程昱曰:“丞相待關某甚厚,今彼不辭而去,亂言片楮,冒瀆

    鈞威,其罪大矣。若縱之使歸袁紹,是與虎添翼也。不若追而殺了,

    以絕後患。”操曰:“吾昔已許之,豈可失信!彼各為其主,勿追也

    。”因謂張遼曰:“雲長封金挂印,財賄不以動其心,爵祿不以移其

    志,此等人吾深敬之。想他去此不遠,我一發結識他做個人情。汝可

    先去請住他,待我與他送行,更以路費征袍贈之,使為後日記念。”

    張遼領命,單騎先往。曹操引數十騎隨後而來。

      卻說雲長所騎赤兔馬,日行千里,本是趕不上;因欲護送車仗,

    不敢縱馬,按轡徐行。忽聽背後有人大叫:“雲長且慢行!”回頭視

    之,見張遼拍馬而至。關公教車仗從人,只管望大路緊行;自己勒住

    赤兔馬,按定青龍刀,問曰:“文遠莫非欲追我回乎?”遼曰:“非

    也。丞相知兄遠行,欲來相送,特先使我請住台駕,別無他意。”關

    公曰:“便是丞相鐵騎來,吾愿決一死戰!”遂立馬於橋上望之。見

    曹操引數十騎,飛奔前來,背後乃是許褚、徐晃、于禁、李典之輩。

    操見關公橫刀立馬於橋上,令諸將勒住馬匹,左右排開。關公見眾人

    手中皆無軍器,方始放心。操曰:“雲長行何太速?”關公於馬上欠

    身答曰:“關某前曾稟過丞相。今故主在河北,不由某不急去。累次

    造府,不得參見,故拜書告辭,封金挂印,納還丞相。望丞相勿忘昔

    日之言。”操曰:“吾欲取信於天下,安肯有負前言。恐將軍途中乏

    用,特具路資相送。”一將便從馬上托過黃金一盤。關公曰:“累蒙

    恩賜,尚有餘資。留此黃金以賞將士。”操曰:“特以少酬大功於萬

    一,何必推辭?”關公曰:“區區微勞,何足挂齒。”操笑曰:“雲

    長天下義士,恨吾福薄,不得相留。錦袍一領,略表寸心。”令一將

    下馬,雙手捧袍過來。雲長恐有他變,不敢下馬,用青龍刀尖挑錦袍

    披於身上,勒馬回頭稱謝曰:“蒙丞相賜袍,異日更得相會。”遂下

    橋望北而去。許褚曰:“此人無禮太甚,何不擒之?”操曰:“彼一

    人一騎,吾數十餘人,安得不疑?吾言既出,不可追也。”曹操自引

    眾將回城,於路嘆想雲長不已。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