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decades ago

請問『哈維』是誰?有什麼貢獻?

請問『哈維』是誰?有什麼貢獻?簡單回答就好了...

4 Answers

Rating
  • 寶鴨
    Lv 7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思想者哈維 □唐曉峰

    圖片參考:http://www.booker.com.cn/big5/paper23/42/class0023...

    大衛‧哈維(David Harvey)是當代西方地理學家中以思想見長並影響極大的一位學者。他1935年出生於英國Kent的Gillingham,1957年獲劍橋大學地理繫文學學士,1961年以《論肯特郡1800~1900年農業和鄉村的變遷》一文獲該校哲學博士學位。隨後即赴瑞典烏普薩拉大學訪問進修一年,回國後任布裡斯托爾大學地理繫講師。布裡斯托爾大學地理繫是當時地理學革新的一個中心,一批世界著名的地理學新派人物聚集於此,哈維在該繫講授地理學方法論。他曾於1965~1966年到美國賓州大學主講此課,1969年後移居美國,任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地理學與環境工程繫教授至今,其間的1994~1995年曾回到英國在牛津大學任教。哈維的學科立腳點是人文地理學,但其學術視野及思想內涵則貫通於人文社會科學的許多方面。以地理思維之長(空間觀察),見人文社會之短(批判弊病),是哈維治學的主要特點,也是其學說為人關注的主要原因。所以,哈維不僅僅是一位地理學家,更是一位社會理論大家。在社會學、人類學、政治經濟學等方面,均有傑出聲譽。作為一個地理學家,能取得如此廣泛的社會人文影響力,是戰後地理學界所罕見的。1969年出版《地理學的解釋》一書,奠定了哈維的理論地位,使其成為地理學中實證主義的代言人物。(商務印書館已出版了此書的中文譯本)而1973年出版的Social Justice and the City(《社會公正與城市》),又標志著哈維的一個更重要理論進展,即一種充滿“社會關懷”的激進立場,有評論說,本書體現了他對邏輯實證主義的“科學方法”的失望與發現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新的興奮。《社會公正與城市》一書的出版,與美國社會中的批判思潮、激進思潮相呼應,很快產生超越人文地理學界的廣泛影響(20年前向我推薦這本書的美國朋友完全不是地理學家),成為這一潮流的名著。隨後,哈維又出版了The Limits to Capital(《資本的限度》,1982年)、The Urbanization of Capital(《資本的城市化》,1985年)與Consciousness and The Urban Experience(《意識與城市經驗》,1985年)均著力於揭露資本主義社會中政治經濟與城市地理、城市社會弊病的關聯性。哈維成了激進主義地理學的一名旗手。作為旗手,哈維執著地高擎馬克思主義的地理理論。哈維自認為對原馬克思主義所忽略的空間問題,有開創性的闡發。他強調,資本主義的發展是一個涉及全球的地理問題,而且資本主義國家曾經歷了“空間修整”(spatialfix)的過程,將自身積累的危機與階級矛盾轉嫁到國外市場。他在“歷史唯物主義”這個傳統概念中,加上“地理”一詞,成為“歷史––地理唯物主義”(historical––geographical materialism)。80年代初,北京大學歷史地理學家侯仁之先生訪問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哈維特地選了5月5號(馬克思誕辰)這一天來會見侯先生,意義十分明顯。1997年,在紀念《共產黨宣言》發表150周年紀念活動中,哈維亦作有關《共產黨宣言》的演講,指出社會主義應當具有一種能夠包容異質的具體形式,而不應是一個純粹的概念。直到近兩年他所出版的新著Spaces of Capital:Towards a Critical geography(《資本的空間》)中,仍表現出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執著的忠誠。哈維興趣廣泛。他一直喜歡閱讀文學作品。在他自己認為他的學術地位相當穩固的時候,決定放棄墨守陳規、拘泥於狹窄的專業研究領域的狀況,讓詩歌和小說中眾多的歷史思想重現光芒。因此,在他有關第二帝國時期巴黎的研究中,引人注目地引用了許多文學作品,如巴爾扎克、狄更斯、福樓拜、哈代、左拉、詹姆斯的作品。在研究對像上,哈維是與時俱進的。1980年代中期,有關後現代的討論開始盛行,後現代主義的討論淹沒甚至取代了資本主義研究。哈維想:我已經撰寫了《資本的限度》,我已經就第二帝國的巴黎做了全面的研究,我了解現代主義的起源,我對城市化了解頗多,那麼為什麼我不能坐下來就這一新的主題提出我的看法呢?於是哈維又對後現代進行了深入研究,並在1989年出版了《後現代性的條件》(The Condition of Postmodernity)一書。這部著作被普遍認為是對後現代社會秩序與非秩序性的精彩的闡述。他指出,後現代主義城市反對現代主義的那種理性規劃,而傾向於個性化的美學追求,“空間屬於一種美學範疇”。他在2000年又出版了另一本討論後現代性的著作《希望的空間》(Spaces of Hope)中。在這部著作中,哈維強調,後現代性是一種新的對時間與空間的經驗方式,即對時間與空間的高度“壓縮”,生活變的急促而空虛。他從地理學家特有的角度提醒人們,地理考察是認識人與人差異的重要起點。哈維仍然以批判的視角,指出迪斯尼樂園、郊外封閉小區等是一種“變質的烏托邦”(degenerate utopias),這些貌似歡樂、閑雅的人造小區使人忘記了外面的充滿麻煩的真實世界。在闡述後現代社會問題時,哈維彙集了建築學、城市規劃理論、哲學、社會理論、政治經濟學等多種學科,在他身上,我們似乎又看到早期地理學家那種博大、無所不包的情形。現在哈維已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但學術活動依然活躍,本年2月還在紐約城市大學就“不平衡地理發展理論”進行學術演講。哈維所獲獎項甚多,舉要如下:美國地理學家協會傑出貢獻獎、瑞典人類學與地理學會Anders Retzius金質勛章、倫敦皇家地理學會Patron(贊助人)勛章、地理學Vautrin Lud國際獎、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榮譽博士學位、丹麥Roskilde大學榮譽博士學位、紐約城市大學人類學繫“傑出教授”榮譽等。稿件來源:中華讀書報商務印書館1996年出版的哈維著《地理學中的解釋》中文版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你說得"哈維"是問那一個阿!

    看上面的...都是不同的哈維= ="""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十七世紀哈維發現血液循環英國生理學家哈維發現,在心室的上下腔之間有一個只准血液單向流動的瓣膜,而他的老師哲羅姆之前也曾發現靜脈中瓣膜使血液只能朝心臟方向流動,因此他糾正蓋倫的血液交替流動說的錯誤,指出心臟只允許血液朝一個方向流動。哈維將數學引進生物研究,對血液進行計量實驗。他先測出心臟一次搏動的血液輸出量,再測一分鐘內心臟的搏動次數,發現心臟每二十分鐘輸出的血液量等於人體的重量。因此,他認為蓋倫的肝臟製血理論是錯誤的,因為肝臟不可能如此快速地製造出這麼多新鮮血液來供給身體所需。一六一五年,哈維推論人體中有一個由心臟推動的血液循環運動,並開始對有血動物進行實驗:他切開動物皮膚後找出動脈血管,並用細線扎結實。發現扎好後,結扎處到心臟一邊的血管立刻擴張起來,証明動脈內壓力在升高,動脈血液朝遠離心臟的方向流動;若改為結扎靜脈,則發現血液是朝心臟方向流動。一六二八年,哈維出版《動脈心臟和血液流動》,闡述人體血液環理論。他在書中寫道:「血液是由於心室跳動而穿過肺臟和心臟的,由心臟分送全身。血液流到動脈,通過靜脈再流回左心房。由於動脈和靜脈的血液量並不是消化的營養物質所能供給的,也比專供營養用的血液量大得多。因此,作出這樣的結論:動物的血液被壓入循環且不斷地流動;這是心臟藉跳動來完成的動作和機能,也是心臟的動作和縮的唯一結果。」雖然當時並沒有顯微鏡來解釋血液如何從動脈流入靜脈,但他頑強的實驗精神,揭示了生物血液循環的機理,打開近代生物學研究的大門。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哈維

    作者:貝雪珍/譯者:郭文圻

    輸入:林六呆

    提供:城鄉台灣 /www.folkdoc.idv.tw/

    (1578-1657)

    在許多方面科學家和偵探相似,兩種人都著手揭發真象或奧秘。首先他們必須尋找線索,研究線索,直到有理論,然後他們探討問題,直到有絕對證據,證明他們的理論是正確的,只有到那時他們才相信揭發了奧秘。

    你可以說哈維.威廉醫生是一位醫學偵探。他揭發人體內血液循環的奧秘,他花了卅年追尋線索,探討問題,和做實驗,直到絕對相信正確,才宣佈問題解決了。

    這是哈維和他醫學偵探工作的故事。1593年他入劍橋大學,是位聰明年輕的英國人,只有十五歲。他喜歡的課程之一是解剖學,研究人體的構造。他對血液流動的動脈和靜脈特別有興趣。

    那時人對血液和流動全身的方法懂得不多。有些人認為血液是由肝臟製造的。另一些人說血液來自胃。一位著名的醫生說,血液分兩種,一種來回地流在所謂動脤的大血管,另一種流在所謂靜脤的較小血管。每一位解剖學的老師教的理論都不同。

    哈維以最優的成績從劍橋大學畢業。但他對所學的不滿意,關於血流的不同觀念,不知誰是,誰非?那時他可能未了解,他要發現這奧秘,得經過多年的懷疑和工作,直到最後解決。

    他繼續到巴圖亞大學研究醫學,偉大的伽利略曾在這所大學教過天文學,他夠幸運有一位著名的外科醫生法布里夏士當他的解剖學老師。法氏那時剛發現靜脈內有「小門」或瓣膜。雖然法氏的研究只到此為止.但已夠供給哈維必須的線索,他決心找出更多的小瓣膜和功用,只要有機會,他便解剖鳥、青蛙或兔子的身體,研究血管。他發現靜脈瓣總是開向心臟,同時發現動脈有瓣膜,總是離心臟打開。

    他開始實驗活的動物才發現最重要的線索:靜脈的血液總是流向心臟,動脈的血液總是流出心臟,瓣膜只開向一個方向,使血液流一定的方向。哈維到達了某一地點!

    哈維剛從醫學院畢業,成為完全合格的醫生。他在倫敦開業。不久就有了他可以診療的許多病人,他有機會觀察人的心臟和血液,像觀察動物一般。

    哈維醫生詳細筆記觀察的一切。暇時繼續實驗動物,他開始使理論系統化,但他是一個天生的科學家,在下結論以前,需要許多證據,他繼續研究了好幾年。

    他發現心臟約有你拳頭大,是一個空肌肉囊,作用像唧筒。心臟收縮時,抽出約2英兩的血液到動脈,然後放鬆和擴大,再收縮。當醫生按你的脈搏時,就是數著你心臟跳動的次數,量脈搏要看年齡和性別。脈搏每分鐘72次到90次。

    正常的成人心跳每分鐘60到90次。哈維計算出心臟每小時一定抽出65加侖以上的血液!這是他最後的線索,身體顯然地每小時不能製造和排除65加侖的血液。他曉得人體裡約有4或5夸特的血液,到底怎麼樣呢?原來是相同的血液在體內循環。

    哈維終於證實了他的理論,「血液循環」。血液從心臟流進動脈,再通過靜脈流回心臟,動脈瓣使血液離開心臟流動,靜脈瓣使血液流回心臟。

    他一次又一次地檢查心臟、動脈和靜脈,直到完全滿意理論正確,才和別的醫生討論他的觀念。12年後一切研究告成,出版一本書,「心臟循環論」。

    如他所預料的,這本書在醫學界引起了轟動。記住那是在十七世紀初葉,人仍迷信妖魔鬼怪,他們接受新觀念很慢,連受過良好教育的醫生,也專注於古老的迷信,但真理終於得勝。哈維的血液循環論,在科學上被認為正確而接受。

    今天醫生常從健康人的動脈抽出血液,注入給病人,使他恢復元氣。當醫生動心臟手術時,用神奇的儀器使病人血液維持循環,若沒有哈維傑出的偵探工作,就不會有這些救命醫術。哈維是優秀的醫生,偉大的科學家。

    http://www.folkdoc.idv.tw/classic/p05/ea01/05.htm

    ---------------------------------

    西元1578~西元1657

    發明血液迴圈和心臟功能的偉大的英國醫學家威廉•哈威於1578年出生在英國福克斯通鎮。哈威的偉大著作《動物心血運動解剖論》發表於1628年,被稱為全部生理學史上最重要的著作,真是恰如其分。實際上它是現代生理學的起點,它的主要意義不在於直接應用,而在於人們對人體的工作原理有一個基本的瞭解。

    今天對我們這些從小就知道血液迴圈流動因而把這一事實視為理所當然的人來說,哈威的學說顯然是通俗易懂的。但是現在看來如此簡單明瞭的東西對早期生物學家來說又是這樣的迷惑不解,請看下面當時生物學主要作者所闡述的一些觀點:①食物在心臟內轉變成血液;②心臟給血液加熱;③動脈裏充滿了空氣;④心臟產生“元氣”;⑤靜脈和動脈血都有漲有落,有時向心臟流入,有時從心臟流出。

    古代世界最偉大的內科醫生蓋倫曾親自做過大量的解剖,也對心臟和血管做過細心的研究,但是卻從未想到血液會迴圈流動;亞里斯多德也沒有想到竟是這麼回事,雖然生物學是他的主要興趣之一。甚至在哈威的書發表之後,許多內科醫生們也不願接受哈威的觀點──人體內的血液不停地通過一個閉合的血管體系迴圈,使血液流動的力量是由心臟提供的。

    哈威是通過一個簡單的數學運算來最先形成血液迴圈這一概念的。哈威估計心臟每次跳動的排血量大約是兩盎司,由於心臟每分鐘跳動72次,所以用簡單的乘法運算就可以得出結論:每小時大約有540磅血液從心臟排入主動脈。但是540磅遠遠超過了一個正常的整個體重,甚至更加遠遠地超過了血液本身的重量。因此哈威似乎明顯地認識到了等量的血液往復不停地通過心臟。提出這一假說後,他花費了九年時間來做實驗和仔細觀察,掌握了血液迴圈的詳細情況。

    哈威在書中明確指出,動脈把血液從心臟輸出而同時靜脈把血液輸入心臟。由於沒有顯微鏡,哈威無法看到毛細血管──血液從最小的動脈輸入靜脈的微小血管,但是他卻正確地推斷出了它們的存在(哈威去世幾年以後義大利生物學家發現了毛細血管)。

    哈威還提出心臟的功能就是把血液泵入動脈。哈威在這點上如同他在其他每個要點上一樣,基本上是正確的;而且他還給出大量的實驗證據,嚴密地論證了他的學說。雖然他的學說起初遭到了反對,但是到了他的生命完結時已被廣為公認。

    哈威對胚胎學所做的研究雖然不如他對血液迴圈那麼重要,但也不是沒有意義。他是一位細心的觀察家。他在1651年發表的著作《動物的生殖》標誌著當代胚胎學研究的真正開始。哈威深受亞里斯多德的影響,並同他一樣反對先成學說──這種假說認為胚胎即使在其最早的階段也與成年動物具有同樣的總體結構,雖然前者的規模要比後者小得多。哈威正確地提出了胚胎的最終結構是逐漸發展形成的。

    哈威在漫長的人生旅途中每前進一步都留下了成功的足跡,令人回味無窮。他十多歲就讀于劍橋大學凱厄斯學院。1600年他前往義大利帕度亞大學攻讀醫學,該校可能在當時擁有世界上最佳的醫學院(值得一提的是哈威就讀於帕度亞大學時,伽利略正在那裏擔任教授)。哈威於1602年在帕度亞大學獲醫學學位。隨後他返回英國,在那裏開始了他作為一位內科醫生的漫長而成功的生涯。他的患者當中有兩名英國國王(詹姆斯一世和查理斯一世),以及傑出的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他在倫敦內科醫師學院講授解剖學,事實上他有一次被選為該學院院長(他謝絕了這個職務)。除個人開業外,他還在倫敦聖•巴托洛梅醫院擔任多年的內科醫生。他的論血液迴圈的著作在1628年發表後,他的名聲傳遍了整個歐洲。哈威結過婚,但沒有孩子。他於1657年在倫敦逝世,享年七十九歲。

    ([美]邁克爾•H•哈特 著 蘇世軍 周宇 譯 摘自:湖北教育出版社《歷史上最有影響的100人》)

    2005-10-27 22:19:23 補充:

    真的ㄝ都不一樣

    2005-10-27 22:19:41 補充:

    .

    .

    .

    .

    .

    .

    .

    ..

    .

    .

    .

    .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