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motion image of download ymail app
Promoted

貝佛里奇報告書

請知道的人告訴我

貝佛里奇報告書的背景和內容

能夠詳述當然最好ˇ

麻煩了<(_ _)>

2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1 decade ago
    Favorite Answer

    貝佛里奇模式來自貝佛里奇爵士為英國設計的社會安全制度藍圖,主張國家對於國民遭遇所得能力中斷或喪失,以及因生育、結婚、或死亡等導致特別支出時,提供最低生存保障,以免貧窮匱乏,在「貝佛里奇報告書」中貝佛里奇極力強調社會保險的重要性,認為應該建立統一完整的社會保險制度,以替代當時分歧的保險制度(柯木興、李安妮,1996:60)。其所提出的社會安全制度原則包括均一最低給付、均一保險費負擔、行政責任統一、給付適當性、綜合性保險、國民分類保險 (詹火生,楊瑩,1994:30-33)。(http://www.ncu.edu.tw/~cge/4/culture/15/7.htm)而194... beveridge report :social insurance and allied social service )中提出「福利國家」(Social welfare states)之概念,建議建立一套完整的社會安全體系,同時認為政府有責任提供衛生、教育、住宅及就業等方面措施,這種強調政府責任的論點,在此時期達到高峰(行政院,1989:13)。(http://mail.nhu.edu.tw/~society/e-j/33/33-09.htm)1... services統籌起來處理】建議英國開創一個涵蓋全民的「社會安全網」(social safety net),視社會保險為一個「自動的穩定器」。其特點: 1. 普及式,涵蓋全民【這和前面不一樣,前面是涵蓋勞工成為一個屬類】; 2. 均一給付; 3. 維持國民最低基本生存【重點在「最低」(minimum)】;保險費支付原則,而非稅收支付原則【國家就成為一個大保險公司】。其實踐的典型代表:1948年的「國民健康服務」【Cf.:今日英國醫療品質,英國的公醫制度備受討論、爭議很大,原因就在於它辦得不成功。】(http://www.sisterhood.org.tw/thesis/thesis_003.asp... William Henry Beveridge, 1879~1963)的名字。該人曾在1942年12月發表「社會保險及其相關福利服務」(簡稱「貝佛里奇報告書」),成為英國國民保險及相關福利服務等社會安全制度建構的藍本。

    Source(s): 網路搜尋整理
    • Commenter avatar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Anonymous
    1 decade ago

    主要國家公共年金制度內涵

    一、制度類型

    (一)傳統貝佛里奇模式 (Beveridge Model)與俾斯麥模式(Bismark Model)

    傳統上,公共年金制度可大別為全民取向 (universal approach) 的貝佛里奇模式與職業取向 (professional approach) 的俾斯麥模式兩大類 。

    1942年貝佛里奇報告書(Beveridge Report)主張政府應提供全民基本生活之保障,影響其後英國等歐洲國家之社會福利政策至鉅,日後以全民為對象之一元化社會保險制度乃稱貝佛里奇模式,英國、北歐各國、紐、澳等國之制度均是,其給付係以保障基本生活為主,故較常採行定額(flat rate)制,並往往以預算支應,較具有所得重分配效果。

    德國自俾斯麥首相於1883年創立舉世第一個社會保險制度-「勞工」疾病保險制度以後,陸續為不同職業團體分別設立社會保險制度,其給付金額往往採薪資相關制(earning-related),即按個人薪資與投保年資計算,以保障其原有生活水準,具有鼓勵勞動之效果,日後採此種多元化社會保險制度架構者,稱俾斯麥模式。德國、法國、比利時、義大利、西班牙等均採行此制。

    採行全民取向的國家,因保障民眾退休後適當生活之功能較不足,故在隨後年金制度的發展過程中,往往增加按薪資與年資計算之第二層年金制度;至於採行職業取向的國家,為保障更多國民之生活,亦往往逐漸擴大承保對象或提供眷屬必要之給付,使得前述兩種制度之發展漸趨一致。

    (二)崛起的個人主義模式

    隨著公共年金制度的成熟(matured)與各國人口之日趨老化,長期以來,工業化國家的公共年金制度均面臨費率不斷提升,潛藏債務日益龐大,未來財務可能崩潰之問題。有鑑於此,1981年,智利推動一個全新的改革,公共年金制度改以完全提存準備(fully funded)及民營化之方式呈現,並在拉丁美洲及中、東歐造成風潮 。世界銀行「Averting the Old Age Crisis」一書 對第二層年金制度民營化之支持,引發年金制度應採「俾斯麥-貝佛里奇」福利國家傳統模式(Bismarckian-Beveridgean welfare state tradition)或新放任式的個人主義模式(neoliberal individualism)之論戰(Augusztinovics, 2002)。

    世界銀行部分學者晚近在網站上發表之新書(Holzmann, etc., 2005),雖略修正了1994年「3柱」(three-pillar structure)的主張,提出「5柱」 的看法,但第2柱則維持「強制性個人帳戶制」的 一貫觀點。事實上,除了拉丁美洲及中、東歐外,1995年起,瑞典將個人繳交之2個百分點年金保費移至個人帳戶內(1999年已提高為2.5個百分點);德國在2001年通過的年金改革法案,制定了年金制度的費率調整上限 ,使得未來其年金給付的所得替代率呈下降之勢,因此,德國亦制定了提供誘因之「非強制性提存準備」年金給付以補公共年金制度之不足 。這些發展逐一驗證了傳統福利國家年金制度實施模式正面臨嚴厲的檢視。

    二、保障對象

    (一)傳統年金制度的保障對象

    1.以全民為保障對象

    採行全民取向年金制度的國家,其保障(或適用)對象通常涵蓋全體國民,惟為了避免巧取給付之道德風險,多數國家往往亦有居住年數以及申請給付時需居住於該國之規定。例如,澳大利亞規定其老年年金之適用對象為連續居住該國滿10年以上之居民,申請給付時需居住於該國(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2)。

    2.以勞動人口為保障對象

    採行職業取向的國家,其適用對象則較為分歧。受雇者是最常見的適用對象,但部分國家對於某些團體,如收入低於某一水準者、從事臨時性工作、短期農事工作、有間斷性所得者或自雇者則予除外。美國對於家庭傭工、農園工作者、年收入低於某一標準(2003年為400美元)之自雇者均未予以涵括(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3)。亦有部分國家為不同團體的勞動人口分別制定單獨的公共年金制度。例如,德國即分別為礦工、農民、部分自由業者、公務員及一般勞工訂定年金保險制度;法國有海員、農民、礦工、農業自雇勞工、非農業自雇勞工、公務員、公共事業人員、鐵路工人等的特殊年金制度(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4);而在單獨制度中最常見者應是各國為公務員所單獨另立的制度。

    (二)新經濟影響勞動市場與保障對象

    知識經濟的發展、資訊通信技術的崛起,使得知識的獲得更快速、低廉,而且不分晝夜、管道更多、資料更豐富,因而改變「工作」的本質,包括:工作的內容、品質與地點、契約的型態、工作所需的技能、勞動者的功能、以及雇主或企業的角色等。其中最常見的工作型態的改變是,不一定要有工作地點的考量。工業化國家已有許多受僱者在自家工作;自僱者亦不斷增加;許多合夥的「電子工作夥伴」(e-lancers)游走於不同企業之間,受託進行各類長短期計畫 ;此外,代工與定期契約工日益增加。值得重視的是,新的工作本質導致許多「勞工」無法成為傳統社會保險的保障對象,或因「工作年資」的不足而減少給付的獲得(Augusztinovics, 2002)。

    三、給付條件

    (一)年齡

    提供老年年金的目的在保障國民或勞動者年老時的經濟生活,因此,屆齡老年即成為各國核給老年年金的要件之一。目前,65 歲是各工業化國家最常見的正常給付年齡,加拿大、丹麥、芬蘭、瑞典及德國均是;少數國家如愛爾蘭為 66 歲,冰島、挪威為 67 歲;至於人口老化較不嚴重的開發中國家,其正常給付年齡則常低於 65 歲(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3 & 2004)。

    晚近,各工業化國家由於人口日趨老化,平均壽命日益延長,加上部分國家年金制度已臻成熟,以致年金制度之財務負擔日益沉重,延後正常年金給付年齡以減少制度之支出,已成為各國常見的改革措施之一。1990年代,許多國家如日本、紐西蘭,陸續立法提高可領取年金的年齡至目前水準;目前美國正逐年提高正常給付年齡至67歲 ;義大利亦正逐步將女性55歲、男性60歲之正常給付年齡提高為女性60歲、男性65歲。未來仍會有相當多國家持續採行此一作法。

    (二)年資

    除了給付年齡外,幾乎所有的老年年金制度亦均有投保年數或居住年數的規定,此係由於老年年金屬長期性給付,故於其開始享領年金給付前有應盡相當程度義務之規定。

    採行社會保險制的國家,對於投保年數的要求不一,有些國家規定部分投保期應發生於退休前,以便確認該員係真正由勞動市場退出。美國規定需有 40季投保年數,德國一般年金制度規定至少需投保 5 年;日本厚生年金則需投保滿 25 年。

    部分國家之投保年數係「繳費年數」與「豁免繳費年數」之合計,惟何種情況得豁免繳費並獲年資之承認各國不一。許多國家對於因服役造成的投保中斷往往給予年資承認;日本國民年金保險規定經濟有困難者得免繳保險費,豁免繳費之1/3年資可併入投保年資內計數;英國為需照顧家人 (含兒童、老人或生病之親屬) 而無法工作的人,制定了所謂的 「家庭責任保護制度」(Home Responsibilities Protection),個人領取老年年金所需的年數得扣除因照顧家人而無法工作之年數;德國之投保年資則包括生病、失業及 17 歲以後就學等免繳保險費之期間。

    四、給付水準

    (一)所得替代率

    不同的社會,經濟環境不同,衡量老年時期所得水準難以以一固定之金額表示,所得替代率(年金給付額/退休前所得)即成為最適當的指標。年金制度給付水準可視其目標有下述兩種訂定方式,其一,若欲維持承保對象基本生活需要,普及式的定額給付即為足夠,惟採行定額制時,會有低所得者替代率高而高所得者替代率低的現象,另定額給付之訂定,除應估算維持老人生活之消費支出外,亦應將各種實物給付情形納入考量(Bertranou & Rofman, 2002);其二,則按退休前薪資之某一百分比作為給付金額,愈是高所得者,其老年年金金額即愈高,退休前後生活水準較為一致。

    又,部分國家為縮短高低所得者之給付差距,以達成所得重分配之功能,試圖利用給付公式降低高所得者的所得替代率,美國即為一例 ,其低所得者雖享領較少之給付,但所得替代率往往高於高所得者。

    (二)給付調整措施

    老年年金係長期性給付,易受薪資、物價或其他經濟因素的影響而產生改變,因此各主要國家均有調整年金給付的措施,通常採行的指標有物價、生活費指數 (cost-of-living index)、薪資、或其他經濟因素等。

    就主要國家的資料顯示,按物價或生活費用變動調整者較按薪資變動調整者普遍。英國、瑞士、義大利、比利時、葡萄牙、芬蘭、加拿大等國均以物價或生活費用指數變動作為調整依據;德國、荷蘭、丹麥等則按薪資變動情形調整;部分國家在調整給付時,尚會考量政府財政狀況,如瑞士與冰島;也有同時採用物價與薪資變動兩種指標者,如挪威、瑞典、盧森堡等(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2004)。

    按不同指標所作的調整,對給付水準會有不同程度的影響。50、60 年代,由於各國經濟均大幅成長,工業化國家薪資的上漲率均超過物價的上漲率,因此年金按薪資變動幅度調整的國家,其年金受益人能與勞動者同步提高生活水準;反之,按物價調整的國家,年金受益人的所得則逐漸落後勞動者。70、80 年代,許多國家物價的波動大於薪資的波動,此時,按物價變動調整給付的國家,其年金受益人反而較勞動者受益,惟給付支出的增加率卻高於按薪資課徵保險費的收入增加率,對保險財務造成負面的影響。

    五、財務處理方式

    晚近世界各主要國家,從拉丁美洲、歐美乃至於鄰近的日韓,莫不積極研議大幅度的年金制度改革(OECD, 2003)。最主要的原因是,平均壽命延長及嬰兒潮世代將屆退休期,使得各國均面臨給付快速增加的財務負擔壓力。以美國為例,2004年底,其「老年、遺屬、殘障保險」(Old-Age, Survivors and Disability Insurance, 簡稱OASDI)基金餘額達1兆5,006億美元,但當其嬰兒潮世代開始進入退休期後 ,支出的快速增加,使得年度收支不足問題於2017年開始浮現,累積之龐大基金進而於2041年全數用罄(Dudley, etc., 2005) 。

    除了延後正常年金給付年齡及調整給付條件外,財務處理方式的改革亦被各國視為緩和財務問題的可行途徑之一。年金制度的財務處理方式不外以預算支應之稅收制(下稱稅收制)、隨收隨付(pay-as-you-go)制或完全提存準備制(Bertranou & Rofman, 2002)。亦有學者(Reynaud, 1995)再將之細分為確定給付之隨收隨付制、確定提撥之隨收隨付制、確定給付之完全提存準備制以及確定提撥之完全提存準備制。

    稅收制係以各種稅賦作為財源,更精確地說,這些財源形成政府之歲入,透過預算程序重新分配予國民,由於高所得者負擔較高之給付成本,低所得者不必負擔或負擔繳少,故稅收制較具所得重分配之功能。紐西蘭即採行此制。

    日本以及大多數歐美國家的公共年金均採行確定給付的隨收隨付制。由於是確定給付制,依據給付公式計算得出之給付額,與個人一生繳交之保費總額未必有相關性。而人類壽命延長、老人人口數增加以及提撥不足的結果,年金制度的財務負擔乃日愈沉重。在隨收隨付的制度設計下,形成給付轉由下一代負擔的世代移轉現象。瑞典為解決其公共年金制度的長期財務問題,1994年已將其年金制度中附加給付(ATP Scheme)由確定給付的隨收隨付制改為確定提撥的隨收隨付制,除了將部分保費移至個人帳戶外(已如前述),其年金給付改以個人工作期間全部投保薪資作為計算基礎,給付金額與繳交保費將有相當的關聯性,同世代與不同世代間的移轉乃不存在。

    確定提撥之完全提存準備制以智利的民營的個人帳戶制最為有名,拉丁美洲、中東歐及部分工業化國家已有許多參考採行者。惟確定提撥之完全提存準備制需面對較高的投資風險,此外,民營或公營亦是爭議的焦點。至於確定給付的完全提存準備制則常見於歐美國家的企業年金制中,公共年金較少採行。

    調整年金制度的財務處理方式需面對勞動人口有雙重負擔(double burden)的問題,亦即隨收隨付制下,勞動人口需扶養當時的年金受益人,若勞動人口尚需為自己的未來提存準備,即造成雙重負擔。惟為了避免公共年金制度之崩潰,不得不進行改革時,政府需有處理此一轉換成本(transition cost)之配套措施。瑞典利用事先累積之龐大年金基金以應付轉換所需成本;波蘭與匈牙利,則利用與論的力量巧妙地迴避了政府應承擔的成本(Augusztinovics, 2002)。

    參、台灣年金制度之發展與規劃

    一、規劃歷程

    1993年,由於在野黨 提出發放老人津貼之政見十分成功,執政黨飽受壓力,為求一勞永逸解決無業人口保障不足問題,乃開始有國民年金制度之規劃。

    (一)第一階段規劃(1993至1995年)

    於經建會成立「年金制度專案小組」,完成「國民年金制度規劃報告」,惟1995年台灣「全民健康保險」開始實施,為免大幅增加民眾保費負擔,乃暫緩國民年金之推動。惟同年立法通過,以預算開始發放「老年農民福利生活津貼」(簡稱老農津貼),每人每月3,000元,明定作為國民年金制度實施前之過度措施。

    (二)第二階段規劃(1996至1999年)

    依國家發展會議決議「建立妥適之勞工退休金制度,增訂國民年金、勞工老年附加年金採保險或公積金制度」,於1998年完成規劃報告後,向各界進行宣導溝通,並預定於2000年底前實施,惟因1999年9月21日台灣遭逢百年大地震乃延緩實施時程。

    (三)第三階段規劃(2000至2002年)

    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行政部門再重新檢討原先提出的國民年金制度構想,並試研擬新的方案,惟因各界未達成共識,未能定案。

    2002年5月「全國社會福利會議」,對國民年金制度之採行,認為應以社會保險模式為宜。內政部乃據以草擬「國民年金法(草案)」,2002年6月函送立法院審議;惟同年政府又推出過度性質之「敬老福利生活津貼」(簡稱敬老津貼)及「原住民敬老福利生活津貼」,提供老農、退休軍公教人員以外老人每人每月3,000元之津貼。迄2005年2月止,「國民年金法(草案)」均未能完成立法,目前已再度退回行政部門。

    (四)第四階段規劃(2005年2月迄今)

    由前述發展可知,近幾年由於津貼之發放 ,台灣幾乎全體老人已享有各種不同給付(詳下表),25至64歲無業人口數亦下降,國民年金之規劃已無急迫性。晚近,民間社福團體提出國民年金新版本,建議改採稅收制。因此,行政部門乃重新檢討國民年金制度,預計今(2005)年8月完成規劃。

    台灣65歲以上享有老年津貼、補助或退休金等人數統計表 2004年12月底

    領取津貼 領取軍公教退休金 未連續住滿183天 富人遭排除 其他

    合計 (65歲以上人口數)

    敬老津貼 老農津貼 中低收入老人 榮民就養給與 身心障礙補助

    691,304 687,915 144,775 86,443 31,444 305,924 30,570 121,743 50,012 2,150,130

    32.2% 32.0% 6.7% 4.0% 1.5% 14.2% 1.4% 5.7% 2.3% 100%

    二、外在問題

    (一)人口急速老化財務負擔沉重

    2005年2月底台灣65歲以上老人人口為216萬5,845人,占總人口9.54%,雖然與多數各工業化國家超過15%之水準相比,台灣老人人口所占比率仍低,但台灣近年來生育率的不斷下降伴隨著平均壽命的延長,已使得其未來人口老化的速度遠比歐美國家來得急劇。推估台灣老人人口於2010年將達到243萬人,占總人口比率提高至10.44%;至2030年為551萬人,攀升至23.56%;至2050年已有701萬人,達35.31%(詳下表)。

    台灣老人人口-中推估數與比率     單位:萬人,%

    2010 2020 2030 2040 2050

    老人人口數 243 373 551 651 701

    占全人口比率 10.44 15.74 23.56 29.52 35.31

    資料來源: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04年。

    預期人口老化的結果,各項與老人有關之社會福利支出勢必快速增加,此包括醫療保健支出、長期照護支出、福利服務支出、救助支出、退休支出…等。根據各工業化國家之經驗,社會福利支出中尤以老人之經濟安全支出最為龐大,2000年,德國、法國、義大利、奧地利、西班牙、美國、瑞典及鄰近的日、韓老年年金支出均高於醫療保健與長期照護支出之合計數,而除了義大利、波蘭與英國外,OECD國家老年年金支出占GDP比率,2000至2050年間均持續增加,挪威、韓國增加達GDP 8個百分點,為其中增幅最大者(OECD, 2003)。

    台灣社會福利加計退撫支出自1995年開始增加,近10年占政府支出高達22.5%至25.3%之間(詳附錄);而台灣開始規劃國民年金制度以來,完成之各種版本,經精算結果,均顯示費率或政府支出需不斷增加,否則制度難以持續;若加計目前各種社會保險老年給付及軍公教退撫制度之過去服務債務,未來台灣政府老人之經濟安全支出是相當可觀的。

    世界銀行晚近揭櫫年金制度之建立需符合「足夠、可負擔、能持續、健全(adequate, affordable, sustainable and robust)」4大目標(World Bank, 2005),台灣面臨人口之快速老化,能否建立「可負擔」之制度一直是規劃者關切的課題。

    (二)政黨加碼有政治風險

    真正促成國民年金制度積極研議的動力是1993年年底台灣的縣市長選舉,當時的在野黨候選人競相提出敬老年金的主張,獲得老人福利團體的大力支持,除了組成「敬老年金行動聯盟」,發動「敬老津貼大遊行」外,並制定「國民年金法(草案)」意圖通過立法,凡符合規定老人,可月領13,000元。選戰最後一刻,在野黨並簽署聲明其政黨候選人若順利當選,將自1994年7月1日起對轄內每位年滿65歲住民每月發給5,000元津貼,「並保證,屆時不實施,除縣市長將辭職,民進黨亦將解散,以示負責」 。

    社會各界的熱烈迴響,使得執政黨飽受選票流失的威脅,除了相關部會著手積極研議各種年金制度,包括內政部的「國民年金法」、農委會的「農民年金法」以及勞委會的「勞工保險老年一次給付改採年金制」外,經建會被賦予整合前述各種年金制度之任務;此外,執政黨也幾度擴大「中低收入老人生活津貼」之給付條件與水準;陸續發放老農津貼、敬老津貼等;全民健保並在執政黨的積極規劃下,於1995年開始實施。

    1993年年底,兩黨在老人津貼的議題上引發一場社福大戰,自此,台灣社會福利支出居高不下,但在有「選票」可圖的吸引力下戰火似乎不會停歇。民進黨執政後,2002年6月提出的「國民年金法(草案)」雖較前述1993年的版本理性可行,但在野的國民黨則提出給付水準更為優厚的版本。

    理性規劃的年金制度在人口老化的影響下,中長期財務原即岌岌可危,若因政黨競爭而競相加碼,年金制度是否「能持續」令人懷疑,台灣的情形印證了年金制度的確不易擺脫政黨競爭下的政治風險(political risk)。

    三、主要爭議

    (一)整合現制或制度分立各有難題

    國民年金制度規劃過程中,由於規劃者對「國民年金」的定位及實施目的有不同的看法,因一再產生爭議而常使規劃回到原點。多數參與學者認為既是「國民」年金,應採貝佛里奇模式,以全民為對象,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故應整合現行職業取向的各種不同勞動者之社會保險 ,使給付水準一致,以符公平正義原則,並可避免年資無法併計的問題。經建會在第一階段的規劃大致採用此一模式,但因為增加「墊底」的國民年金保險,原有社會保險老年給付相當於國民年金保險給付的部分需納入國民年金保險內;此外,參與規劃之相關行政單位則主張採行俾斯麥模式,將目前未納入保障之國民另設立一單獨之制度保障之,部分學者支持此議,並提出先分立再整合的主張。第二階段因大地震暫緩實施之版本及第三階段於2002年6月送立法院審議之「國民年金法(草案)」即採分立模式。

    大致而言,若採行貝佛里奇模式,涉及現行制度的改變必須修法調整,工程浩大;若採行分立的制度,難度較小,但一個以未就業人口為保障對象的社會保險,民眾參加意願、保費的收取都可能是難題,且一再被質疑弱勢者的保險,難以發揮所得重分配的互助功能。

    (二)有稅收、保險或個人帳戶制之理念之爭

    雖經多年規劃,台灣社會各界對國民年金制度的實施方式仍有不同意見。主張稅收制者 ,強調國民年金是社會公民權的底線,認為政府應承擔老人經濟生活的基本保障責任,且稅收制行政成本最低、容易實施;主張社會保險制者,認為實施社會保險可釐清並強調權利與義務間的對等關係,避免受政治干擾,扭曲資源的分配;至於主張個人帳戶制者,則認為年金制度不能妨礙經濟發展,且老年時期的經濟保障責任主要在個人與家庭而非政府 。

    1993年起,完成之國民年金版本以社會保險類型居多。2000年民進黨執政後,曾研提「國民年金儲蓄保險」及「全民提撥平衡基金」兩案,其中「國民年金儲蓄保險」案,被保險人需繳交保費,其中20%提撥至保險帳戶,80%撥入個人帳戶,發生事故時先以個人帳戶撥付年金,不足部分再以保險帳戶支應,有保險與個人帳戶制並列之意;「全民提撥平衡基金」案則無須繳交保費,發生事故時由國民年金平衡基金支付給付,基金財源來自公務預算、彩券收益與營業稅等,故屬稅收制。因各界未達成共識,上述具體方案內容、實施時間及開辦財源均未定案。晚近,民間社會福利團體再度提出稅收制版本,希望將現有各項老人津貼加以整合後,提高每月津貼金額(退休軍公教人員仍予排除),成為第一層基礎保障。惟由於政府財務負擔沉重,全案仍研議中。

    肆、結論

    工業化國家老年年金制度之實施已有長久的歷史,其在制度類型、保障對象、給付條件、給付水準及財務處理方式等均不斷調整,以因應環境變遷之需。惟人口老化的持續發展,未來可能導致制度之崩潰,因此最早發生人口老化問題的許多工業化國家,年金制度的改革已更加快速而激烈。

    為確保未來能有適足、具彈性、可長可久的年金制度,歐洲各國正倡導以提高就業率增加年金制度之收入,並以延後退休年齡減少制度之支出,晚近的改革措施尚包括:提供勞動者持續工作的誘因、增加對非傳統工作型態勞工的保護、減少年金制度中不利女性的條款、年金制度更加透明化等;此外亦間有採行財務處理方式的調整或制度類型的改變者。

    台灣老年經濟保障制度採俾斯麥模式,屬分立制,老年給付仍採行一次給付制。欲將全民納入保障,並將一次給付改為年金制,需整合現制或擴大承保對象。制度改革雖面臨與歐美各國不同的問題,但制度設計基礎所應考量者,包含實施原則、目的、欲達成之目標、制度定位、政府與個人角色、可用資源等則有一定的原則可循。台灣老人人口正以極快的速度成長,勢將衝擊經濟發展、政府財政、勞動力供需,如何籌謀、建立可長可久的國民年金制度,工業化國家研擬之各項策略值得參考借鏡。

    主要參考文獻

    蕭麗卿, 1994, 高齡社會的老年年金制度, 自行出版。

    蕭麗卿, 1996, 「老年年金制度之財務面探討」, 社區發展季刊, 74期。

    Augusztinovics, M., 2002, “Issues in Pension System Design,” Inter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Review, Vol. 55, No. 1.

    Bertranou, F. M. & R. Rofman, 2002, “Providing Social Security in a Context of Change: Experience and Challenges in Latin America,” Inter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Review, Vol. 55, No. 1.

    Dudley, W. C., etc., 2005 (January), Thoughts on Social Security Reform, Global Economics Paper No. 120, Goldman Sachs Global Research Centers.

    Holzmann, R., etc., 2005, Old-Age Income Suppor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An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on Pension Systems and Reform, web version, [On-line] http://www1.worldbank.org/sp accessed on Feb. 21, 2005.

    OECD, 2003, Policies for an Ageing Society: Recent Measures and Areas for Further Reform, Economic Department Working Paper No. 369.

    Reynaud, E., 1995, “Financing Retirement Pensions: Pay-as-you-go and Funded Systems in the European Union,” International Social Security Review, Vol. 48, No. 3-4.

    U.S.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2, Social Security Programs Throughout the World: Asia and the Pacific.

    U.S.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3, Social Security Programs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 Americas.

    U.S. 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2004, Social Security Programs Throughout the World: Europe.

    附錄 台灣各級政府政事別支出之淨額與百分比-1986至2005年度 單位:台幣,億元,%

    年 一般政務

    支出 國防

    支出 教科文

    支出 經濟發展

    支出 社會福利

    支出 社區發展環保支出 退撫

    支出 債務

    支出 其 他 合 計

    度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金額 %

    1986 701 11.4 1,536 24.9 1,290 20.9 1,545 25.1 406 6.6 158 2.6 429 7.0 54 0.9 48 0.8 6,167 100

    1987 721 11.2 1,488 23.2 1,337 20.8 1,714 26.7 371 5.8 183 2.8 477 7.4 70 1.1 59 0.9 6,419 100

    1988 802 11.0 1,604 22.1 1,472 20.3 1,924 26.5 552 7.6 219 3.0 552 7.6 80 1.1 60 0.8 7,265 100

    1989 973 8.1 1,879 15.6 2,050 17.0 5,414 44.8 655 5.4 261 2.2 620 5.1 107 0.9 115 1.0 12,074 100

    1990 1,258 11.5 2,110 19.2 2,273 20.7 3,023 27.5 962 8.8 312 2.8 762 6.9 168 1.5 107 1.0 10,975 100

    1991 1,533 12.0 2,271 17.8 2,881 22.6 3,221 25.2 1,178 9.2 331 2.6 883 6.9 334 2.6 125 1.0 12,756 100

    1992 1,983 12.7 2,394 15.3 3,248 20.8 4,618 29.6 1,350 8.6 630 4.0 950 6.1 339 2.2 105 0.7 15,619 100

    1993 2,090 11.9 2,535 14.4 3,504 19.9 5,457 31.1 1,458 8.3 722 4.1 1,021 5.8 639 3.6 139 0.8 17,563 100

    1994 2,161 11.8 3,218 17.6 3,822 20.9 4,681 25.6 1,585 8.7 815 4.5 1,112 6.1 752 4.1 117 0.6 18,264 100

    1995 2,224 11.6 2,700 14.1 3,575 18.7 4,382 22.9 2,318 12.1 653 3.4 1,181 6.2 1,949 10.2 120 0.6 19,101 100

    1996 2,440 13.2 2,849 15.5 3,744 20.3 3,291 17.9 2,900 15.7 680 3.7 1,371 7.4 1,061 5.8 101 0.5 18,438 100

    1997 2,448 13.0 2,919 15.5 3,758 20.0 2,950 15.7 2,950 15.7 686 3.7 1,797 9.6 1,156 6.2 123 0.7 18,788 100

    1998 2,573 12.9 3,123 15.7 4,115 20.7 3,350 16.8 2,828 14.2 749 3.8 1,877 9.4 1,159 5.8 153 0.8 19,926 100

    1999 2,791 13.6 2,866 14.0 4,291 20.9 3,511 17.1 2,805 13.7 903 4.4 1,806 8.8 1,409 6.9 118 0.6 20,500 100

    2000 4,680 14.9 3,578 11.4 6,551 20.9 4,749 15.1 5,318 16.9 1,061 3.4 2,651 8.4 2,703 8.6 119 0.4 31,409 100

    2001 3,287 14.5 2,476 10.9 4,301 18.9 3,988 17.6 3,970 17.5 1,096 4.8 1,757 7.7 1,716 7.6 127 0.6 22,718 100

    2002 3,254 15.2 2,252 10.5 4,380 20.4 4,054 18.9 3,237 15.1 716 3.3 1,710 8.0 1,710 8.0 136 0.6 21,449 100

    2003 3,315 15.0 2,277 10.3 4,612 20.9 4,048 18.3 3,451 15.6 911 4.1 1,734 7.9 1,593 7.2 120 0.5 22,062 100

    2004 3,486 14.5 2,507 10.4 5,136 21.3 4,254 17.7 3,583 14.9 1,217 5.1 1,866 7.8 1,527 6.3 482 2.0 24,056 100

    2005 3.534 15.2 2,498 10.7 5,108 21.9 3,573 15.3 3,699 15.9 996 4.3 1,967 8.4 1,505 6.5 407 1.7 23,288 100

    註:1986至2003年為決算數;2004、2005年為法定預算數。

    資料來源:財政部,財政統計年報;行政院,中央政府總預算。

    作者簡介

    蕭麗卿,台大社會系畢業後,從事數年社會工作,於1980年赴美深造,獲美國馬里蘭大學應用社會學碩士,主修老人社會學,回台後曾任職勞工保險局、勞工委員會及經濟建設委員會,並曾兼任私立東吳大學講師。

    作者任職勞工委員會期間協助完成勞工保險一次給付改採年金制之規劃,1995年起亦曾多次參與經濟建設委員會國民年金制度之規劃,目前任職經濟建設委員會人力處,擔任社會組組長,綜理相關社會福利業務,包括進行中之第四階段國民年金制度之研議及長期照護制度之推動等。

    作者著有「高齡社會的老年年金制度」一書,並曾先後在相關期刊雜誌發表與年金制度有關之論文,如:「美國社會安全制度的財務問題與解決方法」、「老年年金制度之財務面探討」、「公共年金採行確定提撥制之探討」、「由退撫支出談軍公教退休制度之改革」等。

    • Commenter avatar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