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月
Lv 7
凜月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decades ago

請問日本時代三大林場是哪三大林場?

請問日本時代三大林場是哪三大林場?                    

5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三大林場:北部的太平山、中部的八仙山,以及南部的阿里山,如今更成為供民眾遊憩的森林遊樂區

    三大林場的開拓史話

    三大林場的開拓以阿里山最早,在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開始生產木材;第二位是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的八仙山林場;第三位則是在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的太平山林場;以林場的面積和總出材量來比較,排名第一是阿里山林場,第二是太平山林場,第三則為八仙山林場。

    總論日治時期,整個林業政策基本上一開始就是殖民策略、資源汲取,不過,阿里山雖然從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正式生產木材,另外兩大林場也相繼開工,可是直到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阿里山林場才將一萬七千多公頃的林地,劃分為一三五個林班;大正十四年(西元1925年)台灣才有第一次的森林計畫,那才是真正林業的開始。

    日治時期開始了檜木的浩劫

    一般所謂的檜木,包括紅檜和扁柏,因為木質極佳、紋理細緻,而且還會散發出淡淡的芳香,深受人們的喜愛,從日治時期一直到中央政府來台,檜木一直是大家主要的砍伐對象,也就是因為它的美和好,使得它必須要遠離家鄉,飄洋過海到世界各地;更因為它的高經濟價值,在這一段的漫長歲月裡,一直承受著刀斧加身、機器宰割的命運,如果說:吃果子,要會拜樹頭,那麼我們又該如何去感激,百年來這些為台灣子民的需求,而失去性命的檜木英雄呢?

    日治時期森林經營的四個時期

    檢討日治時期的森林開發,早期尚稱節制,不但極為重視水源林、保安林的維護,並且一邊伐林,另外一邊還有計畫地造林,只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出現兩次的濫伐紀錄,而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的資料顯示,日治時期50年,關於森林主副產物之處分可分為四期:

    (一) 明治二十八年到大正三年(西元1895-1914年)之二十年間為混亂期,官有與民有森林界限未經判明,管理與取締未盡徹底,有數據之正式紀錄始於明治三十六年(西元1903年)的樟腦專賣,其間所獲林產物處分收入,以製樟腦樟樹為主占65%,一般用材與副產物收入僅占35%。

    (二) 大正四年到大正十年(西元1915-1921年),完成台灣全島林野調查及公私界限劃定,只是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因為日本工業所需之鐵道枕木、工廠建築、船舶修理所需木料,皆大量取自於台灣,於是濫施採伐的情況相當嚴重,是所謂的第一次濫伐期,其間所獲得森林產物處分,製樟腦樟樹僅占27%,一般用材及副產物收入已躍居73%。

    (三) 大正十一年(西元1922年)起,各事業區施業案陸續編成,基於伐植平衡原則,實施有計畫之伐木與造林。

    (四) 昭和十八年(西元1943年)起,日本因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濟日漸枯竭,因而形成第二次的濫伐期,日總督府將所有伐木事業,全交由官商合資或純粹日資之會社經營,使得年出材量暴增,這一年,三大林場出材量各近20萬立方公尺,都是各林場歷年最高的出材量。尤其,期間還有所謂的軍用材,乃由軍方自行委託業商採伐供應,處分材積與金額都無紀錄可查,只能找到大正十一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22-1945年)二十四年間的相關的數據,如民營製材廠平均生產製品,最低為昭和五年(西元1930年)的55736立方公尺,最高為戰時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的928771立方公尺,總計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年)的三十四年之間,所有處分立木材積為17340564立方公尺,年平約510017立方公尺。

    太平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一般所稱的太平山,其實並非專指一座山,而是以海拔1950公尺的工作站及村落所在地為中心,由此所發展出來的林場範圍,區域內的山脈主要屬於中央山脈的北端,以南湖大山山系及三星山山系為主,另外亦涵蓋了西、北部的蘭陽溪一帶,其中更有部分屬於雪山山脈以及大霸尖山支脈。

    根據日本人早期的林業調查指出,當時的原始林樹徑超過1公尺、樹高超過30公尺的檜木隨處可見。尤其當年所砍的檜木,都是一千五百年到兩千年的巨大樹木,為了取得這一些生長於人煙稀少的珍貴樹種,只得開山路讓伐木工人進出,並且架設索道等設施來集結木材,最後,再修築鐵路將巨大的原木運下山來,這一系列的人為開發,對森林生態造成極大的損傷。

    追溯太平山森林資源的發現,最早可以推論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年),日本武裝警察沿著隘勇路在梵梵山巡山之時,看到蘭陽溪的左岸(當時稱為濁水溪),只覺綠油油的一片,猜想那裡一定有很好的木材,就將這個發現報告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只是當年整座山都被泰雅族原住民所盤據,因為他們還有獵人頭的習俗,所以日本人不敢進去,一直等到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山地治安平定了以後,總督府才派人進去調查,隨後,在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專設營林局管轄太平山等伐木事業,並開始在嘉羅山區從事伐木,而此區因為山高林密,泰雅族語言稱之為「眠腦」,意思為森林資源豐富的地方。

    早期的伐木、集材、運材,一般都由人力運作,包括用鋸子、斧頭等器具來砍樹,並沿著山坡地形開設木馬道,讓木材順著山勢滑下,再用溪水來集運木材;後期才開設索道和鋪設軌道,並用台車來集材、運材,這些裝置即是後人所謂的森林鐵路,至於太平山的森林鐵路,可以區分為山區到土場的山地鐵路,乃由三座索道首尾銜接四段鐵路而成;另外一段則為平地鐵路,從土場一直延伸到羅東的貯木池。

    總論日治時期,從大正四年至昭和二十年之間(西元1915-1945年),合計採伐面積約為5037公頃,採伐立木約為2009979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129563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998269立方公尺,伐木後造林為2535公頃,樹種大多為柳杉,其餘為扁柏、杉木等。

    光復以後,根據前太平山林場工作站主任林清池表示,為了經濟建設所需,很長一段時間這裡伐木的量都相當高,一年平均要完成三萬至五萬立方公尺的生產材,然而,林清池主任覺得砍樹砍得過多,會影響國土保安、水土保持,尤其翠峰湖後方那一片原始檜木林,如果也如法炮製,不但會讓湖景失色,也會造成湖水的流失,所以建議政府:這些樹不要再砍!

    因此,現今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內,還可以看見美麗的翠峰湖與檜木林相互輝映的美景;除此,還有後山的天然公園裡都是一千五百年左右的原始林;另外,還有用檜木所建造的幾棟宿舍,因為那時還沒有柳杉,所以日人都是就地取材,大部分用檜木,或者也會使用鐵杉等木材,其中又以第八館最具代表,這一棟日式木製房子,即是昔日的太平山俱樂部,原來是為了提供上山的貴客佳賓,以及出差員工住宿所建造的檜木山莊,共計有兩層的日式和式房,民國六十八年(西元1979年),故總統蔣經國先生也曾經在此留宿過,從窗戶可以遠眺四周的山景,視野極佳,因此大都用來招待貴賓。

    太平山經過一段漫長的林場經營,終於在民國七十一年(西元1982年)正式結束了伐木事業。人們常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然而在太平山等林場,這句話只能改為:儘管太陽依舊運轉如常,但是青山早已不是昔日的青山了!如今人們來到了森林遊樂區,乘著昔日載送木材的蹦蹦車,看山、看樹、看雲海,其中有多少人知道那段山林泣血、老樹悲鳴的過往呢?也許真的是時代背景不同,難以用「今是而昨非」來加以論斷,但是卻不該用遺忘來粉飾太平,我們必須深切地記住:因為檜木們的奉獻,為台灣的經濟立下了汗馬功勞,因為記住,才不會重蹈覆轍。

    八仙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八仙山在日治時期,曾被選為臺灣八景之一,境內的佳保溪、十文溪,更是臺灣二大名泉之一,水質清澈、溪谷瑰麗,上游更是林野蔥鬱,其中又以蘊涵豐富的針葉林最受矚目。早期山區砍下的巨木,大多採用「木馬道」,以及大甲溪的水流來運材,其後才改用纜車輸送至佳保臺,再經由火車運到東勢。

    佳保臺是一塊面積約兩公頃,高九百公尺的沖積臺地,十文溪與佳保溪在此會合,群山環抱,在全盛時期,是大甲溪林管處的行政中心,設有辦公處、招待所、學校,以及相關設施,如今則是森林遊樂區的主要範疇。

    八仙山森林被發現始於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正式紀錄則始於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為了開發,殖產局指令阿里山作業所派員調查測量,並計畫在大甲溪左岸及北港溪右岸設立伐木區,全部面積約為14600公頃;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總督府更專設營林局,並將八仙山事業改隸為八仙山出張所;從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開始在各溪上游進行伐木、集材、運材等作業,早期都是利用天然地形,以人力降坡作業,或設施木滑道與土滑道,或利用絞盤作短距離集材,將原木滾滑放送至大甲溪畔,或開設木馬首將木材曳運一段距離到溪畔,再實施水道管流;至於機器運材系統,則是從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完成佳保台之纜車軌道三條後開始。

    八仙山名稱的由來,乃是因為林場所在地的海拔約在2424公尺,大約相當於日本人的八千尺,因為發音近似於「八仙」,所以才以八仙山來命名,在三大林場當中,面積和總出材產量雖居末位,但是山區內的景致卻極為美麗。

    從日治時期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八仙山伐木事業合計採伐面積約為3622公頃,採伐立木蓄積約為1150233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70787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527494立方公尺,然因伐木事業所在地勢險峻,土層淺薄,復育造林困難,因此僅造植柳杉及扁柏林833公頃。

    根據前八仙山林場造林臨時工人吳有桶先生表示,當年每天都得背一大梱30公分的樹苗,登上海拔大約兩千三百公尺的高山,最高紀錄是一百棵,每天都得將樹種完,而薪資其實相當微薄,一個月的工資大都只能買一兩斤的豬肉。

    轉型為遊樂區的八仙山,所在的海拔高度則大約在一千公尺,頗適合竹子生長,因此栽種了極大面積的竹林,每當陽光輕灑,整座竹林泛著翠綠的光芒,景色極為悅目,是遊客最愛駐足流連的地方,至於竹林之所以可以長得如此整齊,主要是因為竹子的地下莖遍佈,尤其可以分泌一種化學物質,足以有效阻礙其它植物的生長,因此竹林下方通常都相當清爽。

    可惜的是,境內最著名的佳保溪與十文溪,歷經了民國八十八年(西元1999年)的921集集大地震,以及桃芝颱風、賀伯颱風等侵擾,昔日堪稱絕美的溪流景觀已遭到破壞,所幸整座山區依舊保有一大片蓊鬱蒼翠的森林,山區的動植物生態也頗有可觀,遊客還是可以來此作森林浴、賞鳥,以及賞蝶,是中部相當受歡迎的踏青去處。

    阿里山林場的開發史話

    追溯阿里山檜木林的發現,最早是在明治二十九年(西元1896年),日本陸軍中尉長野義虎,從玉里翻越玉山經過阿里山時,看見這裡有大片森林;但直到明治三十二年(西元1899年),官方才正式派遣技手小池三九郎深入調查,證實此地有無盡藏之大片森林;明治三十三年(西元1900年)鐵道部再派技手飯里豐三勘查鋪設鐵路搬運木材之可行性,隨後再由殖產局派技師小笠原富二郎複勘阿里山森林實況;到了明治三十五年(西元1902年),台灣總督府委託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河合鈰太郎再進山戡查,河合鈰太郎力主開發,並提出美國式機械力運材方案,深得當時總督兒玉源太郎的賞識,隨後在明治三十六年(西1903年)由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訂定了阿里山森林開發的各項計畫。

    阿里山森林開發的首要工作就是造鐵路,在明治三十七年(西元1904年)經測量定線,預計以嘉義北門為起始站,行經竹崎入山,再自樟腦寮迴繞獨立山,過交力坪、奮起湖、二萬坪,最後登上阿里山、抵達沼平終點站;除此,更訂定了一連串森林經營大綱,預估山區有無盡藏之立木蓄積為625萬立方公尺。

    後來,正逢帝俄戰爭,日本政府財政困難,此開發計畫因而停頓,一直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年)時,日本議會才將計畫改為民營,並與大阪之合名會社(無限公司)藤田組簽約經營,後來,因為藤田組要求同時開發宜蘭番境棲蘭山檜林,未獲總督府答應,之後更因為財務困難而中止契約,直到明治四十三年(西元1910年)總督府收回經營權,並成立阿里山作業所,從此開創了官營伐木的事業。

    明治三十九年到大正二年(西元1906-1913年)之間,自嘉義北門站到阿里山沼平站陸續完工,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自美國訂購集材機運到,正式開啟了阿里山的伐木生涯。

    阿里山森林鐵路的主線,從山上到山下的海拔落差為2243公尺,總共鋪設軌道71.9公里、穿越了五十五座隧道、行經一一四座橋梁,並且在獨立山繞道三圈、在屏遮那Z行了四次,工程的艱險,自不在話下,尤其到了現在,它依然可以運行如常,成為世界知名的三大高山鐵路之一。

    從日治時期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年)之間,共計伐木三十四年,作業面積約為9773公頃,伐採立木蓄積約為3469930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206610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1523484 公頃,伐木後造林面積約為3100公頃,主要為柳杉、扁柏、紅檜等。

    日治時期,阿里山事業區的天然貴重木材,幾乎已被砍伐殆盡,光復後國民政府接收林場繼續經營,然而出材量卻逐年遞減,到了民國五十二年(西元1963年)更停止了官營伐木,之後更轉型為森林遊樂區,它不但是日治時期三大林場中,聲名最為響亮的一個,更擁有多樣性的動植物生態,境內絕美的雲海、日出、晚霞的景致,以及每年的賞楓、賞櫻時節的彩色繽紛,讓阿里山成為現在最受民眾青睞的遊憩地。

    不管是作為林場成功轉型為森林遊樂區的代表,或者是躍升為教育民眾,尊重自然生態觀的解說現場,阿里山都有它獨到的地方,尤其可以搭乘高山鐵路,穿越熱帶、暖溫帶,以及涼溫帶的綠色殿堂,拜訪這一座鄒族人的原鄉。

    光復以後,台灣伐木最盛時期為民國四十七到六十五年(西元1958-1976年),其年伐量均逾100萬平方公尺,19年來採伐面積合計206490公頃,年平均10868公頃,伐採立木材積(用材與薪炭材)27891145平方公尺,年平均1469955平方公尺,較日治時期(西元1912-1945年)的年均伐木量,增加了1.345倍。

    拜訪三大林場,不僅是為了了解它們的過去,也不是為了悠游它們風光如畫的現在,而是為了深刻的思索,如何在伐木與生態保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如何在訂定實施各種森林政策之前當下,想得更為周全、完備?如何培養永續的觀念與思維,讓自己在面對自然保育和經濟開發兩難的議題時候,可以看得長、遠,想得長、遠,同時監督政策的訂定,往更長、遠的目標邁進。

  • 6 years ago

    ●九州 娛樂 網站 http://ts777.cc/

    ●●●運彩遊戲、真人遊戲、電子遊戲、對戰遊戲、對戰遊戲●●●

    ●新舊會員儲值就送500點

    ● 真人百家樂彩金等你拿

    ●線上影片直播、正妹圖、討論區免費註冊

    歡迎免費體驗交流試玩!

    ●九州 娛樂 網站 http://ts777.cc/

  • Anonymous
    6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Anonymous
    6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寶鴨
    Lv 7
    2 decades ago

    三大林場的開拓史話三大林場的開拓以阿里山最早,在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開始生產木材;第二位是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的八仙山林場;第三位則是在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的太平山林場;以林場的面積和總出材量來比較,排名第一是阿里山林場,第二是太平山林場,第三則為八仙山林場。總論日治時期,整個林業政策基本上一開始就是殖民策略、資源汲取,不過,阿里山雖然從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就正式生產木材,另外兩大林場也相繼開工,可是直到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阿里山林場才將一萬七千多公頃的林地,劃分為一三五個林班;大正十四年(西元1925年)台灣才有第一次的森林計畫,那才是真正林業的開始。日治時期開始了檜木的浩劫一般所謂的檜木,包括紅檜和扁柏,因為木質極佳、紋理細緻,而且還會散發出淡淡的芳香,深受人們的喜愛,從日治時期一直到中央政府來台,檜木一直是大家主要的砍伐對象,也就是因為它的美和好,使得它必須要遠離家鄉,飄洋過海到世界各地;更因為它的高經濟價值,在這一段的漫長歲月裡,一直承受著刀斧加身、機器宰割的命運,如果說:吃果子,要會拜樹頭,那麼我們又該如何去感激,百年來這些為台灣子民的需求,而失去性命的檜木英雄呢?日治時期森林經營的四個時期檢討日治時期的森林開發,早期尚稱節制,不但極為重視水源林、保安林的維護,並且一邊伐林,另外一邊還有計畫地造林,只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曾經出現兩次的濫伐紀錄,而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的資料顯示,日治時期50年,關於森林主副產物之處分可分為四期:(一) 明治二十八年到大正三年(西元1895-1914年)之二十年間為混亂期,官有與民有森林界限未經判明,管理與取締未盡徹底,有數據之正式紀錄始於明治三十六年(西元1903年)的樟腦專賣,其間所獲林產物處分收入,以製樟腦樟樹為主占65%,一般用材與副產物收入僅占35%。(二) 大正四年到大正十年(西元1915-1921年),完成台灣全島林野調查及公私界限劃定,只是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因為日本工業所需之鐵道枕木、工廠建築、船舶修理所需木料,皆大量取自於台灣,於是濫施採伐的情況相當嚴重,是所謂的第一次濫伐期,其間所獲得森林產物處分,製樟腦樟樹僅占27%,一般用材及副產物收入已躍居73%。(三) 大正十一年(西元1922年)起,各事業區施業案陸續編成,基於伐植平衡原則,實施有計畫之伐木與造林。(四) 昭和十八年(西元1943年)起,日本因陷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經濟日漸枯竭,因而形成第二次的濫伐期,日總督府將所有伐木事業,全交由官商合資或純粹日資之會社經營,使得年出材量暴增,這一年,三大林場出材量各近20萬立方公尺,都是各林場歷年最高的出材量。尤其,期間還有所謂的軍用材,乃由軍方自行委託業商採伐供應,處分材積與金額都無紀錄可查,只能找到大正十一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22-1945年)二十四年間的相關的數據,如民營製材廠平均生產製品,最低為昭和五年(西元1930年)的55736立方公尺,最高為戰時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的928771立方公尺,總計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年)的三十四年之間,所有處分立木材積為17340564立方公尺,年平約510017立方公尺。太平山林場的開發史話一般所稱的太平山,其實並非專指一座山,而是以海拔1950公尺的工作站及村落所在地為中心,由此所發展出來的林場範圍,區域內的山脈主要屬於中央山脈的北端,以南湖大山山系及三星山山系為主,另外亦涵蓋了西、北部的蘭陽溪一帶,其中更有部分屬於雪山山脈以及大霸尖山支脈。根據日本人早期的林業調查指出,當時的原始林樹徑超過1公尺、樹高超過30公尺的檜木隨處可見。尤其當年所砍的檜木,都是一千五百年到兩千年的巨大樹木,為了取得這一些生長於人煙稀少的珍貴樹種,只得開山路讓伐木工人進出,並且架設索道等設施來集結木材,最後,再修築鐵路將巨大的原木運下山來,這一系列的人為開發,對森林生態造成極大的損傷。追溯太平山森林資源的發現,最早可以推論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年),日本武裝警察沿著隘勇路在梵梵山巡山之時,看到蘭陽溪的左岸(當時稱為濁水溪),只覺綠油油的一片,猜想那裡一定有很好的木材,就將這個發現報告當時的台灣總督府,只是當年整座山都被泰雅族原住民所盤據,因為他們還有獵人頭的習俗,所以日本人不敢進去,一直等到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山地治安平定了以後,總督府才派人進去調查,隨後,在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專設營林局管轄太平山等伐木事業,並開始在嘉羅山區從事伐木,而此區因為山高林密,泰雅族語言稱之為「眠腦」,意思為森林資源豐富的地方。早期的伐木、集材、運材,一般都由人力運作,包括用鋸子、斧頭等器具來砍樹,並沿著山坡地形開設木馬道,讓木材順著山勢滑下,再用溪水來集運木材;後期才開設索道和鋪設軌道,並用台車來集材、運材,這些裝置即是後人所謂的森林鐵路,至於太平山的森林鐵路,可以區分為山區到土場的山地鐵路,乃由三座索道首尾銜接四段鐵路而成;另外一段則為平地鐵路,從土場一直延伸到羅東的貯木池。總論日治時期,從大正四年至昭和二十年之間(西元1915-1945年),合計採伐面積約為5037公頃,採伐立木約為2009979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129563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998269立方公尺,伐木後造林為2535公頃,樹種大多為柳杉,其餘為扁柏、杉木等。光復以後,根據前太平山林場工作站主任林清池表示,為了經濟建設所需,很長一段時間這裡伐木的量都相當高,一年平均要完成三萬至五萬立方公尺的生產材,然而,林清池主任覺得砍樹砍得過多,會影響國土保安、水土保持,尤其翠峰湖後方那一片原始檜木林,如果也如法炮製,不但會讓湖景失色,也會造成湖水的流失,所以建議政府:這些樹不要再砍!因此,現今的太平山森林遊樂區內,還可以看見美麗的翠峰湖與檜木林相互輝映的美景;除此,還有後山的天然公園裡都是一千五百年左右的原始林;另外,還有用檜木所建造的幾棟宿舍,因為那時還沒有柳杉,所以日人都是就地取材,大部分用檜木,或者也會使用鐵杉等木材,其中又以第八館最具代表,這一棟日式木製房子,即是昔日的太平山俱樂部,原來是為了提供上山的貴客佳賓,以及出差員工住宿所建造的檜木山莊,共計有兩層的日式和式房,民國六十八年(西元1979年),故總統蔣經國先生也曾經在此留宿過,從窗戶可以遠眺四周的山景,視野極佳,因此大都用來招待貴賓。太平山經過一段漫長的林場經營,終於在民國七十一年(西元1982年)正式結束了伐木事業。人們常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然而在太平山等林場,這句話只能改為:儘管太陽依舊運轉如常,但是青山早已不是昔日的青山了!如今人們來到了森林遊樂區,乘著昔日載送木材的蹦蹦車,看山、看樹、看雲海,其中有多少人知道那段山林泣血、老樹悲鳴的過往呢?也許真的是時代背景不同,難以用「今是而昨非」來加以論斷,但是卻不該用遺忘來粉飾太平,我們必須深切地記住:因為檜木們的奉獻,為台灣的經濟立下了汗馬功勞,因為記住,才不會重蹈覆轍。八仙山林場的開發史話八仙山在日治時期,曾被選為臺灣八景之一,境內的佳保溪、十文溪,更是臺灣二大名泉之一,水質清澈、溪谷瑰麗,上游更是林野蔥鬱,其中又以蘊涵豐富的針葉林最受矚目。早期山區砍下的巨木,大多採用「木馬道」,以及大甲溪的水流來運材,其後才改用纜車輸送至佳保臺,再經由火車運到東勢。佳保臺是一塊面積約兩公頃,高九百公尺的沖積臺地,十文溪與佳保溪在此會合,群山環抱,在全盛時期,是大甲溪林管處的行政中心,設有辦公處、招待所、學校,以及相關設施,如今則是森林遊樂區的主要範疇。八仙山森林被發現始於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正式紀錄則始於大正三年(西元1914年),為了開發,殖產局指令阿里山作業所派員調查測量,並計畫在大甲溪左岸及北港溪右岸設立伐木區,全部面積約為14600公頃;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總督府更專設營林局,並將八仙山事業改隸為八仙山出張所;從大正五年(西元1916年)開始在各溪上游進行伐木、集材、運材等作業,早期都是利用天然地形,以人力降坡作業,或設施木滑道與土滑道,或利用絞盤作短距離集材,將原木滾滑放送至大甲溪畔,或開設木馬首將木材曳運一段距離到溪畔,再實施水道管流;至於機器運材系統,則是從大正十二年(西元1923年),完成佳保台之纜車軌道三條後開始。八仙山名稱的由來,乃是因為林場所在地的海拔約在2424公尺,大約相當於日本人的八千尺,因為發音近似於「八仙」,所以才以八仙山來命名,在三大林場當中,面積和總出材產量雖居末位,但是山區內的景致卻極為美麗。從日治時期大正四年(西元1915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45年),八仙山伐木事業合計採伐面積約為3622公頃,採伐立木蓄積約為1150233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70787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527494立方公尺,然因伐木事業所在地勢險峻,土層淺薄,復育造林困難,因此僅造植柳杉及扁柏林833公頃。根據前八仙山林場造林臨時工人吳有桶先生表示,當年每天都得背一大梱30公分的樹苗,登上海拔大約兩千三百公尺的高山,最高紀錄是一百棵,每天都得將樹種完,而薪資其實相當微薄,一個月的工資大都只能買一兩斤的豬肉。轉型為遊樂區的八仙山,所在的海拔高度則大約在一千公尺,頗適合竹子生長,因此栽種了極大面積的竹林,每當陽光輕灑,整座竹林泛著翠綠的光芒,景色極為悅目,是遊客最愛駐足流連的地方,至於竹林之所以可以長得如此整齊,主要是因為竹子的地下莖遍佈,尤其可以分泌一種化學物質,足以有效阻礙其它植物的生長,因此竹林下方通常都相當清爽。可惜的是,境內最著名的佳保溪與十文溪,歷經了民國八十八年(西元1999年)的921集集大地震,以及桃芝颱風、賀伯颱風等侵擾,昔日堪稱絕美的溪流景觀已遭到破壞,所幸整座山區依舊保有一大片蓊鬱蒼翠的森林,山區的動植物生態也頗有可觀,遊客還是可以來此作森林浴、賞鳥,以及賞蝶,是中部相當受歡迎的踏青去處。阿里山林場的開發史話追溯阿里山檜木林的發現,最早是在明治二十九年(西元1896年),日本陸軍中尉長野義虎,從玉里翻越玉山經過阿里山時,看見這裡有大片森林;但直到明治三十二年(西元1899年),官方才正式派遣技手小池三九郎深入調查,證實此地有無盡藏之大片森林;明治三十三年(西元1900年)鐵道部再派技手飯里豐三勘查鋪設鐵路搬運木材之可行性,隨後再由殖產局派技師小笠原富二郎複勘阿里山森林實況;到了明治三十五年(西元1902年),台灣總督府委託東京帝國大學教授河合鈰太郎再進山戡查,河合鈰太郎力主開發,並提出美國式機械力運材方案,深得當時總督兒玉源太郎的賞識,隨後在明治三十六年(西1903年)由民政長官後藤新平訂定了阿里山森林開發的各項計畫。阿里山森林開發的首要工作就是造鐵路,在明治三十七年(西元1904年)經測量定線,預計以嘉義北門為起始站,行經竹崎入山,再自樟腦寮迴繞獨立山,過交力坪、奮起湖、二萬坪,最後登上阿里山、抵達沼平終點站;除此,更訂定了一連串森林經營大綱,預估山區有無盡藏之立木蓄積為625萬立方公尺。後來,正逢帝俄戰爭,日本政府財政困難,此開發計畫因而停頓,一直到明治三十九年(西元1906年)時,日本議會才將計畫改為民營,並與大阪之合名會社(無限公司)藤田組簽約經營,後來,因為藤田組要求同時開發宜蘭番境棲蘭山檜林,未獲總督府答應,之後更因為財務困難而中止契約,直到明治四十三年(西元1910年)總督府收回經營權,並成立阿里山作業所,從此開創了官營伐木的事業。明治三十九年到大正二年(西元1906-1913年)之間,自嘉義北門站到阿里山沼平站陸續完工,大正元年(西元1912年)自美國訂購集材機運到,正式開啟了阿里山的伐木生涯。阿里山森林鐵路的主線,從山上到山下的海拔落差為2243公尺,總共鋪設軌道71.9公里、穿越了五十五座隧道、行經一一四座橋梁,並且在獨立山繞道三圈、在屏遮那Z行了四次,工程的艱險,自不在話下,尤其到了現在,它依然可以運行如常,成為世界知名的三大高山鐵路之一。從日治時期大正元年到昭和二十年(西元1912-1945年)之間,共計伐木三十四年,作業面積約為9773公頃,伐採立木蓄積約為3469930立方公尺,得造材材積約為2066105立方公尺,搬出材積約為1523484 公頃,伐木後造林面積約為3100公頃,主要為柳杉、扁柏、紅檜等。日治時期,阿里山事業區的天然貴重木材,幾乎已被砍伐殆盡,光復後國民政府接收林場繼續經營,然而出材量卻逐年遞減,到了民國五十二年(西元1963年)更停止了官營伐木,之後更轉型為森林遊樂區,它不但是日治時期三大林場中,聲名最為響亮的一個,更擁有多樣性的動植物生態,境內絕美的雲海、日出、晚霞的景致,以及每年的賞楓、賞櫻時節的彩色繽紛,讓阿里山成為現在最受民眾青睞的遊憩地。不管是作為林場成功轉型為森林遊樂區的代表,或者是躍升為教育民眾,尊重自然生態觀的解說現場,阿里山都有它獨到的地方,尤其可以搭乘高山鐵路,穿越熱帶、暖溫帶,以及涼溫帶的綠色殿堂,拜訪這一座鄒族人的原鄉。光復以後,台灣伐木最盛時期為民國四十七到六十五年(西元1958-1976年),其年伐量均逾100萬平方公尺,19年來採伐面積合計206490公頃,年平均10868公頃,伐採立木材積(用材與薪炭材)27891145平方公尺,年平均1469955平方公尺,較日治時期(西元1912-1945年)的年均伐木量,增加了1.345倍。拜訪三大林場,不僅是為了了解它們的過去,也不是為了悠游它們風光如畫的現在,而是為了深刻的思索,如何在伐木與生態保育之間取得一個平衡點?如何在訂定實施各種森林政策之前當下,想得更為周全、完備?如何培養永續的觀念與思維,讓自己在面對自然保育和經濟開發兩難的議題時候,可以看得長、遠,想得長、遠,同時監督政策的訂定,往更長、遠的目標邁進。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