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sked in 娛樂與音樂音樂其他:音樂 · 1 decade ago

我想要NEW ORDER新秩序合唱團的介紹..

1.我上次在MTV看到他們的MV是男主角跟女主角有很親密的鏡頭但是我不知道哪首歌的歌名

2.我想要他們成員的資料

6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1 decade ago
    Best Answer

    1.這是他們新專輯的主打歌Krafty

    MV的網址:http://playlist.yahoo.com/makeplaylist.dll?sid=159...

    2.英國新音樂教父,曼徹斯特有史以來最佳樂團榮光再現全新大碟

    榮獲英國金榜第五名

    收錄英國單曲榜No. 8輕快流行單曲"Krafty"及剪刀女郎樂團主唱Ana Matronic特別跨刀獻聲"的"Jetstream"

    在28年的音樂事業中,他們不只一次地改變流行音樂的面貌。

     首先以Joy Division為團名為在樂壇投入一顆震撼彈,做出沉重且纖細、冷冰冷卻充滿哀傷的音樂:"Love Will Tear Us Apart"被評選為「史上英國人所寫的25大最佳歌曲之一」。接著,他們以New Order為團名創作出領先舞曲界數光年、全球史上最暢銷的12吋單曲"Blue Monday",並創造出『瘋狂曼徹斯特』(Madchester)樂派,並蔚為風潮。

     這組曼徹斯特有史以來最佳樂團終於又帶著樂迷引領期盼的新專輯「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回來了。這張活力十足、快節奏的專輯花了七個月的時間精心錄製,並用了多位大名鼎鼎的製作人,其中包括Stephen Street、John Leckie、Stuart Price和New Order本尊。原來創始團員Gillian Gilbert因要照顧生病的女兒由曾在Bernard Sumner和Johnny Marr 所組成的Electronic一起合作的吉他手Phil Cunningham取代並成為New Order永久成員。

     首支單曲"Krafty"如同機械般的聲響,旋律卻十分討喜而容易入耳;專輯同名曲給人愁悶且莊嚴之感,被樂團視為有史以來他們所創作的最佳歌曲之一。由Scissor Sisters的Ana Matronic跨刀獻聲的"Jetstream"是首完美的流行作品;還有Iggy Pop式重節拍的"Working Overtime"及正點的electropop佳作"Morning Night And Day"等。

     當現今樂壇不少新進樂團一股腦地說自己師陳New Order,受New Order影響時,這張多元、驚人且動聽的「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專輯,正是出自這些後輩口中尊敬的偉大樂團之顛峰之作。是該值得樂迷們好好膜拜一番!

    官方網站:http://www.neworderonline.com/

    Source(s): 第一題...我自己....第二題...官網及華納音樂
  • Anonymous
    6 years ago

    還是要去 http://aaashops。com 品質不錯,老婆很喜歡。

    兠什匽傝唚剺

  • Anonymous
    1 decade ago

    我從以前就喜歡這團體

    一直到現在還是喜歡

  • 1 decade ago

    他們超棒!!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
    Lv 6
    1 decade ago

    新秩序樂團真的很棒!!

    能紅那麼久不是沒道理的

  • 1 decade ago

    1.那首歌叫Krafty...以下是華納他們的網站,可試聽小部份

    http://www.warnermusic.com.tw/music/album.php?id=3...

    這是他們的官網 http://www.neworderonline.com/

    New Order的前身是英國後龐克搖滾名團Joy Division歡樂分隊,在主唱Ian Curtis自殺後,剩下的三名隊員另外招募了鍵盤手Gillian Gilbert,並且由吉他手Bernard Albrecht兼任主唱,並取名為New Order。81年推出新專輯「Movement」開始,八零年代他們總共發行了五張專輯與一張合輯,不但逐漸走出Ian Curtis死亡的陰影,成為一隻最受歡迎的後龐克搖滾團體,更與The Smiths並列為80年代最重要的次主流樂團。

    從八零年代中葉開始,New Order便開始漸漸走出之前Joy Division的陰影,並且發展出屬於自己的電子聲響。一九八六年發行的「Brotherhood」可以說是他們跟後Joy Division時期告別的重要作品,雖然很多人因此把他們歸類於英國新浪潮樂派,但是仔細看看他們的作品,就會發現,雖然在音樂上,他們採用輕快的節奏與大量電子音樂元素搭配出如舞曲般的優美旋律,然而在歌詞上,New Order仍然延續了 Joy Division 的苦悶與自我解嘲 , 大量反應著年輕人空虛矛盾的內心掙扎。其中的最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就是1994年被澳洲樂團Frente彿朗迪翻唱的「Bizarre Love Triangle」奇妙的三角戀情這首歌曲。誨澀的詞義搭配上動聽地令人忍不住起舞的優美旋律,讓這首歌,成為許多樂迷心目中的最愛。

    (以上來自:http://blog.twblog.net/ronald/archives/2003_09.htm... )

    21世紀新新秩序

    NEW ORDER

    Text : 袁智聰

    Post Date : 2005-04-06

    在我們這群英倫獨立音樂愛好者心目中,曼徹斯特樂團New Order早已有著毋庸置疑的舉足輕重傳奇性Cult Band地位,那不僅是他們作為Joy Division這個Post-Punk神話之延續,更重要是樂隊在過去二十年多來所締造的深遠影響力,毋須甚麼繁文縟節來證明,一切已是樂迷們所默認的不爭事實。

    然而,這個2005年對於New Order 來說的重大意義,是早前在NME Awards 2005 裡獲取 Godlike Genius 至尊大獎殊榮,好讓 Bernard Sumner、Petrer Hook、Stephen Morris等人得到開宗明義的肯定性加冕。

    與此同時,樂隊亦準備就緒發表他們的第八張專輯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一張獲譽為他們自1989年的Technique以來最棒的作品。如果說四年前的Get Ready只是New Order復合後的熱身創作,那麼這次才是他們狀態十足地歸來。

    深遠影響

    New Order的成功典故,是他們能夠擺脫Joy Division的影子、擺脫Post-Punk的枷鎖,而由地下走上地面,創立他們別樹一幟的音樂美學,從而在近代的流行音樂史上扮演領導性角色——以Indie樂隊姿態影響著電子跳舞音樂文化。

    最經典的,乃莫過於Blue Monday這張83年單曲,看到當年New Order從Kraftwerk對他們的根深柢固薰陶,到歐陸Euro-Disco與紐約Electro之衝擊下的脫胎換骨之作,搖身一變成為一支電子舞曲組合,連由Peter Saville設計的Floppy Disc唱片封套也是大家所津津樂道;到了在西班牙Ibiza 灌錄的Technique專輯,透過樂隊對Balearic舞曲的興趣而見證了他們給Acid House 運動 / Madchester樂潮帶來推波助瀾的影響,為New Order的音樂事業締造另一高峰;還有他們與Factory廠牌合資經營的夜店Hacienda,是Club Scene歷史上一個傳奇性發源地。

    但如今來看最重要的是,New Order能夠把他們的音樂精神作出延續,過渡至廿一世紀,而沒有淪為名傳實亡的名字。

    決裂與復合

    在Mojo月刊的訪問中,Bernard被問及New Order 在這廿五年來最具奠定性的時刻是甚麼時,他毫不猶豫回答說是1998年某日,在其經理人Rob Gretton召集下,他與Hooky、Stephen及Gillian Gilbert四人在Rob的辦公室裡舉行會議,作出了讓New Order再走在一起的決定。

    事實上,New Order曾一度處於解散邊緣。93年的Republic專輯,是他們在貌合神離、甚至互相憎恨下灌錄出來;到了跟著的世界巡迴演出,也是大家在關係糟透了的情況下進行。當年巡迴演出的最後一站——在Reading Festival表演之後,四人步出舞台,大家都默不作聲;這份沉默便一直延續了五個年頭。

    打後幾年,他們只有分別專注在其Side Project樂隊Electronic、Monaco以及The Other Two的發展。

    直至98年,先是7月16日一場假Manchester Apollo舉行的Live Gig,繼而是8月30日於Reading Festival作出的大型公演(該次演出在三年後亦被發表成DVD影片316),那正正宣布:New Order回來了。

    要不是New Order的經理人Rob Gretton在98年猶如當頭棒喝地向他們問道:「你們要解散還是甚麼?」而穿針引線下拉攏分道揚鑣足足五年的他們再次走在一起,New Order也不會重生。可惜是Rob無緣目睹他們的回歸專輯Get Ready在2001年面世,他便在99年因心臟病發逝世。

    灌錄Get Ready之後,基於Gillian要照顧她與Stephen的患病年幼女兒而退出New Order,在這次的巡迴演出,那便由曾在九十年代中旬曾曇花一現的曼城樂隊Marion之結他手兼鍵琴手Phil Cunningham,代替她的位置──有趣是當年Marion亦曾有新Joy Division之稱。到了新作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Phil已正式成為New Order的官方成員,伴奏之餘還有一起參與音樂創作,那才是新生的「新秩序」。

    全方位回歸

    跟當年的Get Ready由於希望聽來有別於過往,故刻意傾向結他主導路線,但這次的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他們卻試圖打造出一張多元化的專輯,也是何解這次會交由四組不同的監製跨刀─—除了New Order他們自己外,還有Stephen Street(The Smiths/Morrissey/Blur)和John Leckie(The Stone Roses/Radiohead)這兩位響噹噹的英國監製,以至新生代的Stuart Price (又名 Jacques Lu Cont兼Zoot Woman成員)。

    其全方位音樂姿態,正是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被拿來跟Technique相提並論之一大因由。

    當年灌錄Get Ready時,由於他們誠然自覺已甚少蒲Club,所以放棄製作跳舞作品。如今要重投舞曲路線,便交由Stuart這位新生代為他們主理了兩曲。Guilt Is A Useless Emotion打造出的Techno-Pop風格是百分百的電音舞曲,而Jetstream的話題所在,是紐約樂隊Scissor Sisters的Ana Matronic為他們冶艷迷惑獻聲。

    而他們親自監製的I Told You So,歌曲是Bernard在加勒比海度假時取得的靈感,所祭出的Dancehall/Reggae節奏,又何嘗不是其新嘗試呢?早年New Order也有過一首向Dub樂探討的罕有曲目Turn The Heater On,但開宗明義地Reggae卻是第一次,只是在中段又不忘切入The Velvet Underground式結他。

    另一方面,Stephen Street監製下的Hey Now What You Doing是一首那麼爽勁的Power-Pop之作,而Working Overtime的The Stooges式大搖大滾更是樂隊繼上次的Rock The Shack後再大玩Garage Rock;他們親自主理的Who’s Joe在緊凑的節奏底下,卻沉澱著Joy Division的低調韻味。

    更有趣是John Leckie監製的Dracula’s Castle,歌曲灌錄的錄音室是位於亨利八世所建的St Catherine古堡內,而令Bernard寫出「吸血殭屍古堡」這個主題,在低調的後崩歌曲流程間(甚至有點The Cure的感覺)卻流露出New Order的浪漫色彩。

    三重個性

    在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裡,我們喜見New Order所呈現出Bernard、Hooky與Stephen的三重音樂個性。正如先行單曲Krafty是源於Hook所寫的Bassline主奏;主題曲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是Bernard筆下調子最清新動聽的Perfect Pop歌曲;而Working Overtime則建基於Stephen的Drum Riff。

    所以Krafty裡從歌曲的連綿Bassline到電鼓真鼓交錯到溫婉美好曲調以至那短短的電子獨奏,其實是要示範出最精良的New Order聲音。

    在日本,New Order之德高望重地位並不下於在英國本土。當年Get Ready面世期間,日本方面為他們出版了一張包括Capsule Giants、Color Filter、Peltone等等日本獨立樂隊出手的致敬專輯Re:Movement;現在,Bernard則為日版的Waiting For The Siren's Call灌唱了一個日語版的Krafty——而且他還唱得蠻可愛啊!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