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美容與造型其他:美容與造型 · 2 decades ago

指甲長花是什麼意思?

Q:這個故事最後提到的指甲長花是什麼意思?話說介於宜蘭-臺北間的『北宜公路』,自日據時代就是蘭陽與臺北間的  交通要道,由於公路穿越崇山峻嶺,故道路曲折異常 ,自開路以來此條公  路便有一奇特封號-『九彎十八拐』,行車於此難度可想而知,因此此地  也就常常成為『某些車子』的不歸路.....   道路兩旁竹林樹木叢草高可遮天,視線幽暗,屢屢驚聞棄屍與車禍,故道路  兩旁水溝中,終年都堆積厚如落葉的冥紙,行車於此時,捲起陣陣『冥紙』  初次見此情景,尚且誤為風掃落葉之美....  白天行車於此,就如此之幽暗可怖,又路上無照明,而如非需要,夜晚更不輕  易單人行車於此。  一日我老師(以後稱為甲)因為晚上有急事欲從臺北趕回宜蘭,而此條  路又是行車進入蘭陽平原最快之捷徑,雖早已耳聞此條道路的怪力亂神之  傳說,但甲想:不會這麼倒楣吧!於是乎就起身『上路』了!  這是一個夏天晚上,夜晚還算涼爽,甲一路開著車聽著廣播節目,一路直飆  蘭陽平原,過了『坪林』後開始下坡進入蘭陽平原,眼見平原夜晚燈火稀落,  如天上繁星倒映在地上般....甲的心情也益形輕鬆  .....嗯...奇怪了....  怎麼這個地方路好像怪怪的....漸漸的甲開始將車速慢下(由於甲常常於白  天跑這條公路,故路況相當熟悉,哪個地方是180度彎道,有都瞭若指掌....)  ....奇怪了,明明該彎了,為啥路好像是直的....  ...漸漸的甲明瞭了...不由的背上汗毛直豎....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  甲於是心一恆,將車子往路邊開慢慢停了下來...拿起車上的平安符...緊握於  手上...緊閉眼睛口中直念『南無阿彌陀佛』......  約十分鐘後...終於打起勇氣下車查看....我的天啊....前面好像是溪谷ㄌㄟ  ......呼...真是驚險...如果繼續開就...哇哩....阿彌陀佛...正準備轉身回  車內準備繼續開車『出山』 ...哇...插一點沒吐出來....腳下正踩著一個畫著  『人型的白線』....還夾帶著一灘血跡....  哇....當然是溜之大吉....  甲正手忙腳亂回車準備發動車子逃下山...鏗鏗...引擎就是不聽話.....如此越  是令甲感到毛骨悚然....鏗鏗....轉動鑰匙....再發發動...引擎就是不爭氣..  鏗鏗......終於發動...甲趕緊上車...哇....大燈不亮....啊..管他三七二十一   ...於是我老師的車子就以路中央凸出的標誌為指標,將車子一跛一跛的開下山...   事後....我老師去給一個通『這方面』的朋友看,結果那位先生看到我老師的指甲  『長花』...就說....唉!以後出門要是發現指甲上再『長花』的話...就儘量少出門.....

11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點 (紫石網站限定版自序)

    陳思宏

    常常覺得自己處在某個點上,睡覺時、走路時、喧鬧時、靜默時。這個點有時小如餖丁,有時血盆張口,有時集結其他點,如聚沙淹沒我。在這些點上,我坐臥、睡眠、奔跑、摔跌、跳躍、化石,各種姿勢,我靠著變換身體的樣態確定自己活著。

    二○○二年五月,我的第一本書從我的腦出走,然後遷徙到我的電腦,之後簡直明目張膽,直接跑到書店裡和各種書籍擠著,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空間。每次在書店裡看到成堆的新書,我就想到紐約街道上的行走人潮,每一本新書就是一個急急行走的人,我的小書,會不會步伐不夠穩健,找不到發聲的空間?

    寫作對我來說是試探,探人性,探生命,探自己。真正把這些試探付梓,我發現自己又站在一個點上,這個點上畫出圖騰,我彎腰細看,我看到問號。問號問我:會不會有人買你的書啊?

    我很愛跟這個世界對話,我筆下的小說就是我對於這個世界的訪談記錄。寫作的人都知道,即便我們再怎麼透過指尖釋放孤單,寫作仍是孤單。而且如果寫了好久,仍是像是往無底深淵吼叫,沒有迴響沒有讀者,那就如張讓在《剎那之眼》中所說的:「無異沈默。」

    處在這一點上,我慶幸有朋友家人的支持。寫作是條窄窄的單行道,走了便不能倒車。而家人就是這道上的垂蔭古樹,替我遮陽擋雨。而朋友的關懷就是道上吹來的徐徐涼風,讓我前進時臉上總是帶著微笑。我只能感謝。

    好友孫梓評和鄭元傑幫我寫序。梓評的序讓我見到學院論文格式的梓評,很讓我吃驚。他引用了大學時代我瘋狂閱讀的傅柯,我才驚覺,終究我們這群在高中時代文藝營認識的書寫者,都在生命的某個階段擁抱Harold Bloom在《西方正典》(The Western Canon)裡所提出的「憎恨學派」(School of Resentment)。這似乎是某種相同的生命歷程,當年十七歲,高雄盛夏的師大宿舍裡擠著一群四方來的年輕寫作者,梓評和我睡同一間寢室,我們通宵聊著簡媜,青春熊熊;怡翠在樓上,唱著搖滾歌,明明是清唱,我卻聽到電吉他和陣陣鼓聲。夜晚大家就跑到天台去就著青色的燈講鬼故事。幾年過去,梓評成為新生代作家最令人期待的寫手,怡翠也出了詩集、小說集,我殿後,第一本書生成。

    元傑是高中時代以來的好友。他也是寫手,這幾年他忙著課業、忙著愛,書寫的動作停滯,這篇序,算是他重出江湖之作。我期待他更多的作品。當然,寫作和愛是左眼右眼,元傑總是夜裡不肯闔眼的癡心。

    站在這個點上,我對自己有期許。小說集子裡有鄉土的家庭,有世代斷裂的煙草,有戲謔狂嘻的誇大,有抒情溫暖的筆觸。寫作時間大約兩年,兩年來我經歷過許多,愛了,失去了,得到了,不愛了,又真真切切愛了。得失和成長相互催化,我的筆下有憂傷,也有失去之後的勇氣。

    你也許不知道我是誰。我處在這個生命的點上,我也常常這樣質問我自己。

    買本我的書,我,就在那裡面。也許,你也會在我的書裡,找到某個自己。

    --------------------------------------------------------------------------------

    太陽之屋──

    陳思宏小說裡的「父親形象」 孫梓評 推薦序

    在神話故事之中,拿巴荷印地安孿生戰士帶著蜘蛛女忠告與護身咒語,終於啟程了。他們通過了撞擊之岩、把人撕成碎片的蘆葦與仙人掌,滾燙熱沙的危險道路之後,來到了父親所居住的「太陽之屋」。

      由土耳其玉石建造而成的「太陽之屋」,是太陽神居住之處,裡頭還居住著太陽神的妻子以及兩雙美麗、英俊的兒女。女兒們看見前來的孿生戰士,用四色布袍(分別是破曉、藍天、黃昏與黑夜)將他們包裹起來,等著太陽神回來,把他背上的太陽卸下掛在西邊牆上,並給予這對孿生戰士一連串嚴酷的世界。

    那可怕的父親要測試他們,直到證明,或者信任。

      「尋找父親」的過程何以如此坎坷、多舛?「父親」不是一種天經地義的存在嗎?在與「父親」靠近的路途上,有多少孩子因此受傷、絕望?在閱讀《指甲長花的世代》時,不禁升起這樣的慨問。

      「父親」像一種龐大的、缺席的存在,所以作者在作品中必須不斷地出發,把那個缺角、叛逃的角色打敗,藉以證明自己的存在。作為家庭倫常與傳統社會道德價值中,能夠被無限擴大的一個角色,「父親」,容或早已在你我的心中變形、試煉,在記憶與歷史的多方磨和中被放進一個安全的位置。然而向來女性書寫者對於「父親」的敘述又總是太輕易被模擬與誤讀。那麼,陳思宏之如此大規模的從事「父親」的尋找與挑戰,就不能不被視為一句必須反覆琢磨的密語了。

    莫非,正如酒神的呼喊:「來吧,喔,迪西蘭巴斯(Dithyrambos)/進入我這男性的子宮」,「父親」的形象在長成的沿途,竟變成一種不能避免的「懷孕」與「二度誕生」?

    是以〈反鎖〉裡的主角,對於已逝父親對其不肖胞兄的溺愛,帶著一絲絲醋意的責備,像一起前往「太陽之屋」的孿生戰士,一個被分配在藍天披袍,一個卻只能在黑夜?〈蕉園〉一篇,把主角設定為一個失去語言能力的果農之子,果農本身是個製造家庭暴力的酒鬼,於是主角一直想要攜著母親離開。其中一段提到:「阿母曾對他說,有時候,不會說話不見得是件壞代誌。但是不會開口叫爸爸,就是壞代誌了」。那種對於「言說父親」的失落,在文本中轉換成一個理想國的再造,主角念茲在茲要前往的「那個地方」,只有母子二人,無有父親的必要,「取代父親」的意味呼之欲出。

    同樣的情意結在〈父親眉〉裡亦存在著。故事敘述一個自大陸撤退來臺的老軍官,以軍事教育方式對待兒子,兒子卻以叛逆和逃離來回應。多年後,母親病逝,父子重逢,父親望著兒子,心想:「是的,就是你,不告而別的兒子。」兒子心裡的語言則是:「是的,就是你,我離家的理由。」在不同省籍的家庭關係塑造中,竟有了相同的父子互動。在故事的最後,主角去探望中風的父親,發現父親手中握有一個藥罐的瓶蓋,是當年母親死時交代的一句遺言,主角才發現:「父親緊握的,也是他多年來緊握的。」父與子,走到一個相同的位置,說不上是和解還是衝突。

    或許,真正的和解是不存在的。即便如〈落灰柴窯〉裡,溫暖有情地把一對同樣從事陶土製品的父子,其風格差異、兩造間的矛盾與愛,用清簡的文字敘說出來,兒子所捏製,名為「無乃父之風」的作品,換來了父親的皺眉、微笑不語。時移事往,父親在大地震中喪生,兒子把時空中的碎片熔合,以父親最愛的渾圓瓶身造形,並鑲著父親生前所繫項鍊,取名「憶父」,為的仍是取悅,取悅一朵微笑,取悅一個永遠無法被超越的巨人。

      拉崗在「父之名」(le nom du pere)以小寫型式出現時,用所謂的「象徵父親」(the symbolic father)作為一個位置或一種功用,透過生理父親的「肉身化」去執行「父子傳承」(patrilineality)這種文化象徵意義。張小虹在《怪胎家庭羅曼史》一書中,曾經援引於此,創造了「陽物父親」(the phallic father)和「肛門父親」(the anal father),前者執行律法,後者專司享樂。那麼,《指甲長花的世代》裡的其他三篇,當可作為「陽物父親」之外的想像。

      故事裡的主角終於出發了,離開了困獸的場域,換了一個性傾向(又或者這也是「表演」之一?)到了德國柏林,〈揭幕柏林〉用抒情的筆調當跳板,輕輕地一躍,跳落在世代分歧的沙地上。離開了「父親」,自我的定義與認同變得重要了起來。〈指甲長花的世代〉把新世紀的迷幻、菸草鄉愁,幻化成性別的流動。可男可女的交媾、國際的交媾、人際的交媾、「陽物」或「肛門」的意象都退居其後,比如其中一段: 「她的全身都是嘴巴,耳朵在幫我**的時候會唱歌,眉毛在我進入她的時候會說『歡迎光臨』,眼睛在高潮的時候會尖叫,兩邊屁股則無時無刻互相擊掌,嘴巴倒是沒動,但嘴唇上的溝紋時時扭來扭去,她就是不肯安靜。」

    指甲長花,全身罌粟,植物根莖的抽長與菸絲煙霧的流竄,取代了傳統的性器官,這是新世代的做愛方式。如果不是作者一不小心,竟然讓那個「父親」的亡靈給追上──在文章將盡的一段,主角飄泊歸來,幾乎就要身心飛翔之際,他忽然說出:「同一個城市的父親一定聽的到,他發誓不和我說話了,所以我要讓他聽見我的笑。」一場接近成功的革命,忽然又回到困獸之城。

      所幸,〈鬢角仙桃〉裡,「馬力」角色的塑造,為整個局勢逆向翻轉。一個中性的名字,中性的打扮,在「傳統領導」的位置上以破除痼舊的方式整頓豐胸藥廠的傳奇狂想,充滿了顛覆的樂趣。相對於「象徵父親」所播種的餘毒,以及每一個人間倫常的制式反應,「馬力」在某一方面上,非常近似於張小虹所提出的「肛門父親」,亦即「享樂父親」(father-enjoyment)的形象。倘若當我們指稱「父親」時,不單指其生理性別,更有面對整個儒家倫理、陽物價值中心的挑戰。

      那麼,我們終將知道:前往「太陽之屋」,為的不是讓「父親」在頷首微笑時,肯定的反而是父親自身。在鬆動、模擬、扮演「父親」或「靠近父親」的路線上,我們其實也可以披著四色布袍逃離,在任何場域裡自我證明。

    --------------------------------------------------------------------------------

    旅行開關 鄭元傑 推薦序

    Power,on。

    世界各地的肢體在我面前尖叫

    臺灣製造的機殼,日本Toshiba的硬碟,美國的CPU,韓國的LCD螢幕。開啟我的筆記型電腦。手壓在臺灣組裝的殼,喀喀、喀喀,像是支解。螢幕尖銳的高頻率聲音。然後硬碟不斷讀取資料,一響一停的聲音像是男人抽動的臀。CPU熱起來了,風扇開始運轉,抽出焚燒的風。世界各地的肢體組成我的筆記型電腦,在我面前狂熱尖叫。然後進入WINDOWS畫面。桌布:柏林市長,左手拎掛西裝在肩上,白色襯衫上打了條紋領帶,淺淺的微笑,畫面黑白。風扇停了,硬碟停了,螢幕不叫了。WORD小圖示停在柏林市長胸部上。

    仙桃女郎擺臀親吻Klaus Wowereit

    過了一會兒,我養的仙桃女郎在星光一閃後出現,扭扭腰走了幾步,眼睛對著柏林市長眨一眨,搖擺臀部準備親下去。我趁機點了市長胸部,仙桃女郎淹沒在WORD畫面裡,她的雙手壓在視窗下,試圖拉起WORD大門。仙桃女郎是Kevin寄給我玩的小程式,Kevin總是有好玩的新鮮東西,讓你很喜歡聽他講笑話,從他那裡得到創意。高中同班三年,他的英文名字叫久了,「陳思宏」反而從我嘴巴裡叛逃,變成陌生的熟悉。有一天我聞到他制服外套上我從來沒聞過的香味,在我們聊天的時候在我鼻子裡從容溜達,他說這是熊寶貝。我一直把熊寶貝等同於Kevin,一種溫暖陪伴你的香味,乾乾淨淨的感覺。我們都是味道的人類,我們高中教室裡男生的鞋臭,彰化文化中心旁的福州包,華陽路上大滷麵攤,車路口的肉羹。正如〈父親眉〉,我們的記憶裡充滿味道的記憶。

    但是現在,Kevin送給我的仙桃女郎太囂張,她竟然欺負可愛WORD小幫手孫悟空,在孫悟空耍把戲的時候把他綁起來,捆成墨西哥肉捲,一條尾巴在皮外甩。她坐在墨西哥孫悟空肉捲上,抽根煙,驕傲地秀給我看她長花的指甲,長長的指甲上做了立體的花瓣,花瓣一直開,開太多,指甲太沈重,她跌下來,電腦喇叭發出一聲〝唉呦〞,我趕快將她反鎖起來,收到右鍵裡。

    指甲長花PCMCIA→IEEE 1394 卡

    為了備份硬碟裡數量龐大的文章,我買了「指甲長花PCMCIA轉IEEE 1394卡」,因為這張卡的介面可以處理大量資料。接上外接盒,外接盒裡是100G硬碟,可以喃喃不休存進我要的資料。就像「指甲長花卡」的廣告:這是世界結束的方式,因為,你用五秒鐘存進全世界!我把硬碟裡的文章音樂電影照片、回憶謊言痛苦快樂、青春年少愛恨慾望,甚至病毒與仙桃女郎都複製存進了,只花三秒鐘,似乎我眨眼都來不及,一個世代已經完成,變成100G歷史簿裡的古代。我從時間裡賺到什麼呢?硬碟裡的季節與時代快速消失並複製到另一顆硬碟上,我記得資料夾裡的資料夾嗎?記憶不在你腦中,就像Kevin記得我不記得的事,我高中的補考生涯每過一陣子就會被他頭腦裡的硬碟反覆讀取,我聽了只存在暫時記憶體,關掉電源就可以遺忘。Kevin的硬碟裡有著新舊世代、東方與西方、流行與傳統,他真正從時間裡賺到世界,取得發聲的權力。

    USB1.1是放慢世界的手段

    比較起IEEE 1394,USB1.1的速度可以讓我從容泡杯茶回來,而電腦剛剛好處理完該做的事。或者,這一段放慢世界的時間可以欣賞一齣戲!我把印表機接上USB埠,慢慢列印Kevin的小說。我把溺愛太多的仙桃女郎解放出來,請她輪番照演她在〈鬢角仙桃〉裡的戲碼。突然,她手指一揮,不見了。螢幕上出現大大小小的桃子,左右晃動,一個小視窗跳出:猜一猜哪一個是我?我點了三次都不對,結果一個桃子轉過來,是她的臀,她呼呼呼嘲笑我點錯別人的屁股。我開始懷疑這是不是Kevin做的小程式,於是我命令她演「春草闖堂」,她演了一段就說不想演小丫頭。那麼,演「馴悍婦」吧,她說這才像話!果然,這隻仙桃女郎就是Kevin的分身!

    印表機一行一行印出Kevin的小說,我甚至可以跟著印表機一行一行閱讀,不必趕時間,不管列印速度,解析度也無關緊要。我們也可以悠閒地詮釋人生一齣戲,不管幾幕,無關華麗,就像〈落灰柴窯〉中製陶的過程,把感情捏進去,別把時間過快了,因為溫度還沒催熱,陶都還沒成形,別把失憶當記憶。

    我用USB放慢時間,〈落灰柴窯〉是我的USB1.1。

    軟碟機,不會消失的旅程起點

    2001年暑假和J在歐洲旅行,我在倫敦往愛丁堡的火車上讀完〈蕉園〉,在異鄉,在移動中,在兩個城市之間,閱讀關於離開,關於一個想望的地方。為了方便攜帶,我把所有的小說存進磁碟片,1.44MB剛好存下這本書。我可以在不同的地方,使用永不會消失的軟碟機,存取我要的內容。我們雖然需要更強大的硬碟,更快的硬體速度,也需要傳統的軟碟。簡單的東西讓你流浪到哪裡,都有容易讀取的地方。我輕鬆存進一本書,花了一點時間慢慢存,軟碟機比硬碟還愛尖叫,但我可以輕易帶走一本書的重量,而不覺得沈重,到哪一台電腦都可使用。〈揭幕柏林〉是我的軟碟機,預告一段旅行;是Kevin一個人旅程的起點,不會消失。

    我取出磁片,把仙桃女郎收進右鍵,她走之前親了柏林市長一下,然後不知道是對我說還是對市長說:下次見!再按下關機,小圖示們消失,市長胸部一片雪白,螢幕變得單純,只留下Klaus Wowereit對我微笑。

    螢幕熄滅,硬碟閉嘴,CPU停止,風扇不再散熱,所有的聲音都停止了,然後是一片安靜,像柏林冬天的第一場雪。

    Power,off。

    註:現任柏林市長Klaus Wowereit的網址是http://www.klaus-wowereit.de/

    (鄭元傑,和Kevin同歲,認識十多年了。清華大學中文系畢業,現就讀清華大學中文所碩士班。在高中時和Kevin同班三年,說好要為彼此的書寫序,他沒有食言,出了第一本書,當然,這也是我第一篇序。寫完之後竟然因為這種諾言而感動起來,時間是無法稀釋承諾的。)

    --------------------------------------------------------------------------------

    依戀過去式 陳思宏 後記

    沉沉睡去,萬物瞢瞢,我的身體縮成母親子宮裡的胚胎,掙脫分娩成襁褓中的嚎啕哭聲,馬上牙齒四肢抽長成弱齡,然後一本本書塞進頭腦,我是校園裡時時開懷大笑的青衿,突然有人按了快轉按鍵,我差點追不上快速跑動的我,一腳踩進無底掉落。

    我醒在廿六歲裡。

    倫敦,我廿五歲生日。

    T和我去看潔西卡藍芝演的《長夜漫漫路迢迢》,老覺得不妥,生日竟然來看這種深沉悲傷。我們都穿著新買的大衣,街衢上滿是散戲的人潮。低溫,街燈在石版路上閃耀跳舞,大衣衣角被迎風勾住,打烊的古書店還散發著書的年輪味道,地鐵站入口傳出地底人們的談話聲,雙層巴士呼呼而過,T牽起我的手。

    趕在午夜前買了咖啡,回到飯店度過生日的最後幾秒。我拿起筆,想寫些什麼,腦中滿是過去,紙張卻持續空白。

    七姊走的那天,我童年結束的那天。

    記得全家嚎啕的場面,那種集體悲傷的刻痕。記得父親忍著不哭,那種吞掉眼淚的絕大勇氣,我想他一定在內心鑿出一口井,專門儲存眼淚。記得輾過七姊的車輪,記得火化前的凝重。

    但,在那個殯儀館的某刻,我,家裡的第九個小孩,偷偷想著自己多麼幸福,因為這樣龐大的家庭,悲傷可以好大,快樂,也巨大無以測量。

    大一聖誕節,演出了生平第一齣舞台劇。我演小氣老闆Scrooge,邊唱邊跳。上場之前,我透過布幕看到一個長的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在台下看著我。他突然起身指著我大叫:「該你上場了,陳思宏!」

    我跑到舞台中央,迫不急待開始我的青春。

    中學時代,我每天都不確定自己是否快樂。也許身體正面臨變化,對於這個世界也總是無所適從,升學壓力之中,我靠寫作和讀課外書來保持自己的溫度,以免過熱叛逆生氣,或者冷感以致冰封自己。日記、作文課、甚至上課傳紙條,我天天寫。

    某一年生日,好友元傑寄來一袋記憶。裡頭是我高中時代每天上課傳給他所有的紙條,他全部都留下來了。裡頭有我青春期的單戀愁思、對於某本新書的評語、剛買的CD歌詞抄錄、對某人的厭惡批評。我讀著紙條大哭,傷逝失去的,懷念仍然清晰的每一幕青春日子。然後我驚覺,那緬邈的過去對我來說簡直是耽溺,我靠寫作時時把過去留在筆尖,墨水成河,紙張黑著每一段過去。

    柏林有個叫做愛因斯坦的咖啡館,和T的朋友卡索在裡頭談著藝術。卡索剛離婚,原因是他發現自己喜歡扮成女人,老婆受不了。卡索問我除了演舞台劇之外,還做什麼?

    寫作。

    卡索給我一個擁抱,說寫作者是孤獨的,需要很多很多的溫暖擁抱才能繼續下去。

    我離開柏林前把一罐紅酒塞進他的公寓信箱。他家裡的暖氣還是燒煤的,他的博士論文一直難產,扮裝事業一直無法起飛,他更需要紅酒帶來的溫暖。

    E去倫敦之前和我約在台北。我們午餐、逛街、買書、無止境的說話。捷運站,她往淡水,我往中和。突然想起很多關於離別的畫面,《成名在望》裡男孩和潘妮蓮在機場的送別,《小王子》最後那個無人的孤單沙漠,法蘭克辛屈的One for My Baby裡頭那句歌詞:「我的朋友,我們喝幾杯,直到這短暫的甜蜜故事結束,一杯給我的寶貝,一杯路上喝。」(We’re drinking my friend. To the end of the sweet episode. Make it one for my baby, and one more for the road.)。

    我們在月台擁抱,然後她倫敦,我屏東。

    我跟E約好,等我重訪倫敦,和她一起穿新買的Burberry大衣,去莎士比亞環球劇院看戲,去西敏寺找大學時代害我們讀到差點沒斷氣的約翰彌爾頓的墓,然後在上面猛踩幾下,去泰德博物館俯瞰泰晤士河上面那個封閉的千禧橋,在城市裡每個圖書館找珍奧斯丁的首版書。

    大衣口袋裡,我的第一本書將跟我一起和倫敦重遇。

    廿四歲開始認真寫小說,遁入情節便是好幾天。這好比演戲,一步步走向幕落,我扮演各種角色,腦中畫出場景、人物輪廓、衝突動作。只是書寫是沉默的,沒有噓聲沒有掌聲。

    只有電腦鍵盤聲、紙筆沙沙聲、窗前風鈴聲、香精油蠟燭嗶剝聲。

    如今,沉默集成書。

    這是我的第一本小說。

    我每天對著這個世界吶喊,世界過大,我坐在草原上等待回音,等到青春將逝。慢慢地,有些聲音回來這裡,在我耳邊說話。

    我把這些聲音寫成一篇篇小說。有憤怒、悲傷、歡慶,都是我對於這個世界的觀察。我相信每個面孔背後都有個龐大的過去,都是一篇篇獨特。我喜歡挖掘筆下角色的過去,就像我喜歡翻閱自己的過去。

    不管過去在記憶裡變形扭曲失真,我都要深深挖掘。

    不是戀屍,只是不捨。

    真的廿六歲了。過去懸掛在四處風乾,一張張泛黃卻鮮明的照片。重新閱讀這七篇我在廿四歲到廿六歲之間完成的小說,那積塵的過往,或者真空包裝、無垢不腐的過往,我寫,我依戀。

    也或許,你會和我筆下的角色一樣,從過去殘堆之中找到新生的力量。

    此時正值春天,春雨敲打屋簷,窗外正是花季,大地新生,門口的破布鞋正等著我帶它去散步。我沉沉睡去,像是沉入淼漫深海。

    醒來,你已經讀完我的廿六歲。

    二○○二年三月十七日星期日 彰化

  • 6 years ago

    用心服務"貸"您解決任何債務問題,專業理財規劃一次幫你搞定貸款麻煩事

    YES貸款理財,歡迎您的加入 LINEID: hot777

    銀行貸款 免費諮詢評估 0986、 377、 776

    專辦:

    房屋貸款、房貸轉增貸款、房貸遲繳、銀行二胎貸款、信用貸款、

    民間二胎/三胎代償、代墊、土地貸款、民間二胎借款、

    負債整合、二胎借款、房貸協商、房貸整合降息、

    免費諮詢評估鑑價或協助辦理各類貸款,不事先收取手續費或代辦費

    - -歡迎同業配合- -- -歡迎同業配合- -- -歡迎同業配合- -

    如有打擾在這跟您說聲抱歉,...推...推.......推...推....

  • 6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Anonymous
    6 years ago

    您期待已久的 8891娛樂城 熱烈開幕囉!

    8891娛樂城以優質的服務領先業界

    多位美女客服24小時即時線上為您服務!

    8891娛樂城有優於市面所有運動彩券遊戲盤口的賠率

    以及免下載美女視訊百家樂、21點、骰寶、各國賓果、餐廳賓果、彩球遊戲

    另有數百位真人視訊聊天辣妹與您進行互動聊天還有"精彩"電影喔!

    心動了嗎!! 快來體驗市面上最完質最高品質的服務

    現在有開放免費試玩喔! 官網 : 8891.NET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Anonymous
    7 years ago

    【亞洲36588合法彩券公司直營 官網: A36588.NET 】

    【 最新活動→迎接新會員,首存狂送20% 】

    【運動→電子→對戰→現場→彩球 】

    【免費服務 →電影區、討論區、KTV歡唱、運動轉播、即時比分、24H客服 】

    【亞洲36588合法彩券公司直營 官網: A36588.NET 】

  • 7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Anonymous
    7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7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1 decade ago

    嚇!!!果然有鬼!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就是指甲上出現白色的斑點。身體上出現某些徵兆代表運勢改變,這應該是歸在"手相"裡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