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sked in 新聞與活動最新活動 · 2 decades ago

請問高金素梅到日本靖國神社迎祖靈會成功嗎?

高金素梅到日本靖國神社迎祖靈和日本警方與右翼團體發生衝突,對岸中國政府已要求日本政府要予以保護,而台灣政府還是悶不吭聲,為什麼我們的政府不保護漁民,不保護釣魚台主權,只懂得對付反對黨,口口聲聲說對岸打壓,武器不用來保護人民,只是準備要和對岸火拼,政府不譴責日本暴行,在日本人面前恭順的像條狗,為什麼?

15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日本新版教科書,〝台灣主權〞又被戳破一次

      近來為了日本新版中學教科書的檢定問題,日本與中國、韓國之間鬧得沸沸揚揚。由於包括右翼扶桑社在內,新過關的八個版本教科書,紛紛美化日本二次大戰的侵略、開脫軍國主義罪行,有的去掉慰安婦情節,有的否認南京大屠殺、說「918」是中方惹起的、殖民統治台灣是幫助開發,竹島是日本的,……等等。中、韓政府立刻提出嚴重抗議。而台灣政府不知是要討好日本,還是同意日本的觀點,和以前一樣,靜悄悄地,一副隔岸觀火、事不關己的樣子。然而,真的沒關係嗎,嘿嘿!細細查看,這事件不僅波及台灣,而且日本又給了“台灣主權” 重重地一擊呢。

      這次的教科書檢定,日本當局很深入地主導、影響著內容走向,連論述最右翼的扶桑社歷史教科書,都被要求修改124個地方。而牽扯上台灣的,則是扶桑社的公民教科書,其關於「尖閣諸島(釣魚台列嶼)‧竹島」部分,申請時的記述是「中國、台灣、我國(指日本)都各自主張領有尖閣諸島。韓國與我國就竹島領有權對立」,此一中性、事實的敘述文部科學省仍不滿意,提出要求修改的所謂「檢定意見」說,「將台灣當成國家來處理是不正確的。關於領有權的敘述恐怕有誤解之虞」。這裡請注意,文部科學省的「檢定意見」不正是代表著日本官方的意見嗎?結果扶桑社秉承官方指示,將記述修改為「(尖閣諸島是)我國固有的領土,但是中國亦主張領有尖閣諸島,以及韓國非法佔據竹島」,於是書“合格”了,但台灣被刪掉了,此舉是既無視於“台灣主權”的存在、也無視於台灣對釣魚台的主權,不是嗎?

      事實上,這並不是日本第一次戳破“台灣主權”。台灣每次遇到與日本有矛盾、爭議的事情,就“習慣性”的靜默,日本也好像理所當然“習慣性”的無視台灣存在。譬如:台灣聲稱對釣魚台有主權,隸屬於宜蘭縣,而04年3月24日大陸保釣人士登上釣魚台,日本竟出動沖繩縣武裝警察衝上釣魚台抓人──無視台灣對釣魚台的主權;台灣漁民捕魚的範圍越來越小,因台、日200海浬經濟區域很多重疊,台灣屢次向日本要求恢復資源共享,談判了14次,一直沒有結果,講白了就是日本不甩台灣。時下台灣部分的政壇人士拼命想拉攏日本、用參拜靖國神社等方式向日本右翼勢力輸誠,但日本偏向右翼的政府及其右翼的民間團體可曾真心對待台灣?或許這些事例可作一註腳,而且應該省思他們偶一的「有事立法」、偕同美國“關注”台海和平到底所為何來?

    日本慘忍殖民血淚史

    歐美的從軍記者中,除了美國和法國的『前鋒報』(Herald)賈味記者(Garver)被收買而站在擁護日本的立場之外,其他英國『泰晤士報』(Times)柯恩記者(Thomas Cohen ),『標準報』(Standard)的維利爾茲記者(Villiers),美國的『世界日報』(The World)克利爾曼記者(James Creelman)三人,雖然語氣有點不同,都強烈地譴責日軍所犯的屠殺罪行。

    例如1894年11月20日在紐約發行的『世界日報』(World)的編輯標題是「旅順港的殘殺,至少有2000個手無寸鐵的人被日軍屠殺」,內容激烈地批判日軍暴行,抨擊日本人為披著文明皮膚而擁有野蠻筋骨的怪獸,「日本現今脫下文明的假面具,暴露野蠻的本性。」還有英國的『泰晤士報』(Times)的記者也證實,日軍將俘虜綑綁著屠殺,甚至還有將平民,特別是婦女也屠殺的事實。

    依日本人自己的證言,日本郵船的貨物船遠江丸的一等司機林治寬的體驗,「旅順口陷落時登陸,見死屍相積,三疊疊散在,實為酸鼻之慘狀。內有老、幼、婦女、稚兒。尚有未死而呻吟之聲,今猶存耳。」

    當時的日本外相陸奧宗光,則使盡方法來收買外國通訊社,不要把日軍的屠殺醜聞傳到國際社會。例如以機密電信指示在英國的代理公使內田康哉,用錢收買英國的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要其對『泰晤士報』的旅順大屠殺報導提出不同論調,說對旅順市民的某種殘暴是中國逃兵所為。內田回電說不夠錢收買,外務省即回答從預備金匯送2000日圓。英國的Central News 即獲得充分報酬為日本的情報工作服務。

    另一方面,收買路透通訊社(Reuters)則由當時駐德公使青木周藏進行。外相陸奧答應「路透電信公司」(Reuters Telegram Company),為日本傳布有利的信息則給予606英鎊的報酬。當時在橫濱的日本通信社也發行『Japan Mail』和『Japan Weekly Mail』,社長布陵克利(Francis Brinkley)也是路透社的通訊員。外相陸奧即請內閣書記官長伊東己代治,要求日本通信社將日本政府每天放出的戰爭情報向倫敦電送。陸奧對布陵克利的交涉成功之後,日本政府就以補助金名目,每月給日本通信社一定額的補助金。甲午戰後,論功行賞,日本政府賜給布陵克利「勳三等旭日章」並授與賞賜金5000圓。 [9]

    但是路透社有Reuters Telegram Company和Reuters International Agency兩家,日本政府與前者訂契約給錢收買,後者還是照樣傳布對日本不利的屠殺信息。   當時掌握『時事新報』的輿論泰斗福澤諭吉,即撰寫一篇「旅順殺戮乃無稽流言」辯解 [10] 。經由聘雇的外國人侯斯(Edward House),向歐美通信社、『世界日報』等提出辯解,努力企圖將屠殺事件沈靜化,日本國內也就忘了屠殺事件的存在 [11] 。日本政府並未對屠殺事件徹底調查,即以「有關旅順口佔領的誤聞」傳達給歐美各駐外公使,即駐德的青木公使、駐英的內田公使、駐美的栗野公使、駐俄的西公使、駐法的曾禰公使,駐意的高平公使等一份辯明書,向各國辯解。

    但是經由英美報紙目睹旅順大屠殺的記者報導,日本大本營也不得不派人持參謀總長致大山巖軍司令官的公函到旅順,要求其解釋清楚。大山的回函,雖然承認在11月21日對旅順市街的士兵和人民混合殺戮,但辯稱旅順居民很多跟中國軍方有關係而試圖抵抗,或在薄暮時分看不清楚而造成殺戮;此外對殺害俘虜一事,則強辯是對反抗、逃亡的懲戒;至於有關日軍的掠奪行為,則一概否認。總之,從大山巖對參謀本部的辯解書可以知道,對於屠殺的規模大小或屠殺的原因或許有所辯解,但是日軍第二軍司令部還是承認有「旅順屠殺」的事實。

    當時的首相伊藤博文,為了「旅順大屠殺」事件與大本營協議的結果,決定日本既然戰勝了,為維持日軍士氣,不要調查此事件真相而懲戒肇事者,就以一貫辯解的方針應付國際輿論。

    日本政府對日軍的屠殺中國平民百姓不加追究,只顧向列強辯解日本是「文明國」,一直宣傳中日甲午戰爭乃「文明國」的日本打敗「野蠻國」的中國,從此以後,日軍可以更肆無忌憚地屠殺中國人了。

    日本的武士道至此,墮落為對歐美列強搖尾送錢而撒謊辯解,相反的對弱國中國則屠殺凌虐而忝不知恥了。

    四、武士道在台發威

    依『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等資料,日本據台後的幾年,至少有下列數件大屠殺,這應該算是日本武士道在台發威吧!

    一、大嵙崁大燒殺:1895年馬關條約後,日軍登陸台灣。在台北與新竹之間的大嵙崁溪沿岸地方,有大嵙崁武生汪國輝、三角湧樟腦製造業者蘇力、樹林地主王振輝等人,各自率領「住民自警團」自衛。7月12日,日軍進軍到該地方,汪等抵抗。7月16日以後,日軍的援軍到來,便展開屠殺。日軍設定大嵙崁以東至三角湧之間的所有村莊,都是抗日的義軍,就下令焚燒大嵙崁街,於是4萬人左右的繁華市街,從7月22日連燒3天,火焰遠遠連燒到三角湧街,20多里不絕,變成滿目淒涼的焦土,共燒毀房屋1500多戶,人民死傷260人。抗日領袖汪國輝,則被日軍以武士道手法斬殺 [13] 。

    二、大莆林對婦女暴行:1895年8月30日,日軍進入雲林地方,9月2日到達大莆林,即現今嘉義縣大林鎮。此地的領袖人物簡精華,深知裝備戰力皆非日軍敵手,不忍生靈塗炭而決定放棄抵抗,命令居民清掃道路,提供食物歡迎日軍。不料日軍竟要求簡獻出200名婦女。簡不答應,日軍竟以此強姦殺害簡氏一族婦女60多名。簡氏憤怒,招集雲林民眾,從9月3日開始以弓箭、棍棒、陷阱、土槍,襲擊日軍。後來簡精華受辜顯榮的引誘,忍痛接受招撫,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即自刺左手血管,失血而死於自宅。鄉人感動其忠義,而以「簡忠義」追思

    三、蕭壟街慘殺:1895年10月10日,日軍混成第四旅團登陸布袋嘴(嘉義地方),當地義軍領袖林崑岡,以敢死隊之勢捍衛鄉里。然而武器窳劣不敵,退據蕭壟街(今台南縣佳里鎮)。於是日軍大事搜索,近千名村民躲到溪邊雜樹林的天然溝壑中,因嬰兒哭聲而被發現後,日軍竟派兵分別截住長坑的頭尾兩端,然後亂槍齊放,對著坑內猛烈射擊了近20分鐘。一時淒厲慘叫,呼喊哀號如人間地獄,躲到坑裡避難的台灣人無一倖免,嬰兒、婦女也無一人得活,真是殘酷到極點 [15] 。

    四、雲林大屠殺:台灣中部雲林地方有稱為「大坪頂」的山地,三面溪谷包圍,東南與險峻的山地連接,地勢險惡,由柯鐵所率領的柯氏家族居住。當日軍從北南下之際,簡義等抗日份子紛紛來此地避風雨。1896年4月1日雲林縣地方被台中縣合併,雲林支廳設於斗六。6月10日,日軍混成第二旅團的守備隊開始進駐雲林地方。當時大坪頂有抗日份子千餘人聚集,為了誓死抗日,將大坪頂改稱為「鐵國山」,向全島發出檄文,呼籲將日本人驅逐出台灣。6月16日,日軍一連隊進入斗六,「鐵國山」的抗日軍避其鋒銳,退入深山。從此一直到6月22日,日軍在雲林地方血腥屠殺,共有4295戶民宅被燒毀,殘殺民眾6000人 [16] 。甚至歡迎日軍的約50名順民,亦在被殺之列。

    當時的台灣高等法院院長高野孟矩,對雲林大屠殺事件如此證言:「日軍漫然出兵,費六日時間燒毀70餘個村莊的民宅,殺害良莠不分的民間人士300餘人,而刺激了附近的居民,此完全是此次暴動蜂起的原因。故說有土匪幾百人或幾千人,實際清查則多為良民,父被殺、母被奪、兄被害、子被殺、妻被殺、弟被害而基於憤恨,或家屋以及所藏財產悉被燒盡而喪失寄生之處者。」 [17]

    1896年7月4日香港英文報紙『Daily Press』披露日軍在6月16日到6月22日的雲林大屠殺事件 [18] ,於是引發國際間注意日軍殘酷屠殺台民的事實 [19] 。日本政府即不斷訓令有關單位取消香港新聞有關土匪的報導,請拓植務次官將事實刊載在外事新聞 [20] 上,在外國新聞上隱瞞此事。但是以雲林大屠殺為契機,台灣各地連鎖性地爆發對日本統治的不滿,並在各地興起抗日運動。在國際輿論壓力下,第二任台灣總督桂太郎被迫下台,很諷刺的,就任的第三任總督乃木希典正是甲午戰爭旅順大屠殺中應負責的旅團長。

    五、阿公店大屠殺:有人歌頌第四任台灣總督兒玉源太郎與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是「台灣現代化」的催生者,他們是對台施行「懷柔政策」的“能吏”,但是忽略了他們有日本武士道殺人如麻的本性,以大屠殺鎮壓抗日台民,確立其統治台灣的基礎。兒玉於1898年就任台灣總督,決定自11月12日展開對台灣中南部抗日軍的大規模攻擊,日本人稱為「大討伐」。此次「大討伐」,依台南縣知事提出給台灣總督的報告,殺害人數達2,053人,傷者不計其數。民宅燒毀數,全燒毀2,783戶,半燒毀3,030戶。家屋的全燒、半燒,家財的燒毀等的損害, 依當時幣值達38,000餘日圓。 [21] 尤其是受害最殘酷的阿公店地方,有居住安平、打狗(高雄)的外國人,對日軍的殘暴議論紛紛,英國長老教會牧師福格森(Duncan Ferguson)等,即向『香港日報』(Daily News)投書,提出日軍喪失人性大屠殺的人道問題,鬧成國際輿論的交相指責 [22] 。

    六、歸順式場誘殺慘案:兒玉與後藤的對付台灣中南部的抗日勢力,除了以軍警大規模「討伐」之外,又使用招降的誘殺策略。這就是所謂「土匪招降策」,其策畫者就是兒玉總督,而參與立案者為後藤民政長官、總督府事務官為阿川光祐、策士為白井新太郎 [23] ,其中以雲林的騙殺抗日軍最駭人聽聞。於是1902年,斗六廳長荒賀直順與警務課長岩元知密謀招降殺戮的計畫 [24] 。

    5月14日,斗六廳長荒賀與該地守備隊長、憲兵分隊長密議在5月25日舉行歸順典禮騙殺。5月18日岩元警務課長召集林圯埔、崁頭厝、土庫、他里霧、下湖口五位支廳長,指示舉行歸順典禮的真意與處置順序,並決定斗六、林圯埔、崁頭厝、西螺、他里霧、內林的6個地方為式場,並命各支廳長好好準備 [25] 。

    即對於表示投降的抗日各領袖,表面上善用甘言,允許他們歸順,內心則企圖徹底剿滅,所以訂定是年5月25日,約張大猷以下265名抗日分子,聲言分別在6處舉行歸順式。即:一、斗六式場60餘人,二、林杞埔式場63人,三、嵌頭厝式場38人,四、西螺式場30人,五、他里霧式場24人,六、林內式場39人,然後用機關槍,於6個地方同時全部殺戮 [26] 。這種誘降,欺騙殺戮的事跡,日人製造口實,僅說明為:5月25日,在歸順式場妄動,所以一齊殺戮。而遮掩騙殺的事實。

    七、噍吧哖大屠殺:又如1915年余清芳以台南的西來庵「食菜堂」為中心推展抗日運動的時候,日軍警以誘殺詭計,將台南噍吧哖(玉井,日語唸tamai)附近的後厝,竹圍、番仔厝、新化、內庄、左鎮、茶寮等二十多位村落居民3200餘人,不分老幼,依次殺戮 [27] 。日人對於這種慘絕人寰的大凶殺,極盡隱密的能事,例如秋澤次郎著『台灣匪誌』,除了喋喋不休的敘述「匪徒的暴動」和「聖恩洪大無邊」,以外,就沒有把前述的騙殺事實提起,但是從其文中,亦可以窺視騙殺的蛛絲馬跡。例如書中說:「如此,殘匪誘出終了以後,總督府認為他們之中罪狀最重,不能溯及大正4年11月的大赦恩典者,縱使投降,如全免刑責則有枉國法,有傷國家威信,所以對他們必須嚴肅的處刑。 [28] 」,抗日領袖江定等,就是這樣被誘降,然後處死的。

    後藤新平在其『日本植民政策一斑』公開說,在他統治台灣的五年間,依法「殺戮匪徒數」就達11,950人 [29] 。日本所謂的「匪徒」,不用說,全都是「抗日」的台灣人。

    依台北市文獻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國璠編著的『台灣抗日史』,「台灣淪於日人之手,垂五十有一年……我同胞慘遭屠殺總數,約近四十萬人;焚燒房屋僅乙未年(1895年)內即達三千餘所,至於婦女之被淫虐,丁壯之被奴役,其在精神上之損失,更是難以估算。 [30] 」

    現在日本的右翼份子常歌頌日本的50年台灣殖民地統治的成功為「現代化」,有許多台灣學者追隨著說,台灣的「殖民地化」也就是「現代化」。如果台灣割讓日本後日本武士道在台發威,台灣才能有「現代化」成果的話,不是等於說台灣人是賤骨頭,台灣人自己沒有「現代化」的能力嗎?

    高金素梅原名叫吉娃斯˙阿麗

    很多人把日本的行為合理化

    但是日本政府在對外的策略上

    一直是處在一次大戰的型態

    還是在到處侵占他國領土

    日本的周邊國家都跟日本有領土上的糾紛

    日本的鴨罷外交隨處可見

    台灣扁政府為爭取與美日同盟

    而不敢多說話這是相當可怕的

    就連現在金素梅到日本去追討祖靈

    也被台灣親日派罵

    台灣人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而不是被人牽著鼻子走

    日本右翼政府真面目揭穿了就很難看

    日本右翼政府的行為卻在台灣被過度美化

  • 6 years ago

    一起玩情趣用品網路商城,提供成人情趣用品、情趣內衣等,全省宅配到府、超商付款包裝隱密,歡迎參觀選購。

    一起玩情趣用品官網:http://www.17one.net/

    一起玩情趣用品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17one

  • Anonymous
    7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

  • 2 decades ago

    那又如何? 事情都過去了,就算了吧。

    日本老人所做的蠢事,已經跟現代日本人已經沒有關係了,你們知道後代的日本子孫多麼不喜歡戰爭嗎。

    他們對自己的祖先非常失望,想不到自己會繼承骯髒的血統,請你們不要拿後代的日本來相提並論好嗎。

    反正日本老人也快死光了,雖然日本老人非常過分,不過已經沒辦法追究了。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2 decades ago

    我們台灣人真的很可憐~~被日本欺負了還要為日本說話~日本的暴行是事實~~雖然我沒有親眼所見~~但在美國的歷史中心都找的道~~說到慰安婦我覺得他們更可悲~~明明就是被逼還被我們台灣人說自願~~想想南韓跟中國等還有不少國家~~都有慰安婦~~好像只有我們台灣人說自己是自願的~~其他國家多團結~~很多大屠殺也是事實~~

    其實我不是要計較什麼~~只是我覺得日本真的很可恥~~一句道歉都不肯好像認為他們是對的~~也不對自己做的行為負責~~日本所做的行為在各亞洲國家都有紀錄~~不要因為不是生在那個年代~~就幫日本找藉口~~事實還是事實阿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也當我是走狗吧 高金 我覺得作秀的成分大過於一切

  • 2 decades ago

    給機械便覽:

    你不是不懂,只是甘心當日本走狗和奴才而已。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台灣快垮了

    一些人還再慶幸 他選擇跟隨的政府檔 最讚

    黑心 為什麼會一直出現

    上不正下也歪呀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用譴責暴行的方式有用嗎

    如果要向日本宣戰 你願意上戰場嗎

    日本人容或無恥不講理 但由於人家根本不承認中華民國 使用任何外交照會根本無效 唯一的方式便是宣戰 年輕人們願意拋頭顱灑熱血捍衛所謂高金素梅的尊嚴嗎

    Source(s): me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無聊....你說啥我都不懂~我只知道金素梅在作秀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