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歷史 · 2 decades ago

關於石牆暴動

請問石牆暴動發生在哪裡?為了什麼暴動?

10 Answers

Rating
  • ?
    Lv 6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對大多數我們這些在石牆暴動之前就已經是同志的人來說,1969 這一年如往常般的來去,我們當時並不瞭解那些初夏時發生的事件即將永遠地改變我們的生命,不曉得在格林威治村的那個小同志酒吧發生的反抗是一個為我們去除歧視、去除醫療論述刻板印象、去除下流形象的社會運動的起點。對我們許多人來說,主要的新聞來源都是如紐約時報之類等「有信譽」的報章雜誌,難怪我們會忽略了這則刊登在時報第三十三頁、標題為「四名警察在臨檢中受傷」的小新聞的重要性。

    我們中的很多人大概很難相信那召集了數百位同志參與暴動的怒氣和同仇敵愾可以持續下去,並轉變為一個全國性且強有力的運動。我們的疑心深植於被傷害和被威脅恐嚇的歷史紀錄裡。像我這種在五零年代就現身的同志,通常都覺得最好的生存機會是躲躲藏藏、偷偷摸摸。

    40年代的T吧

    牆上塗鴉 敞開大門(Open Door)是一家1956年左右在洛杉磯地區的T吧,也是我最喜歡去的一家。不過對我們這些「同性戀女人(gay girls)」 的常客來說,那裡是沒啥「敞開」的。頭一個帶我去那裡的朋友建議,和酒吧裡的人講話最好不要報出真實姓名。除非你已經非常認識一個人,要不你會小心翼翼地閃過住哪裡、在哪工作等這類話題。有人跟我說,在她去T吧的頭一天,有個陌生人在廁所告訴她處處小心警察的陷阱。在哪種恐懼的氣氛下,我們怎麼可能會信賴別人到可以一起計畫一個社會運動?

    我們的恐懼可不是誇大幻想。當時還是麥卡錫時期。如果雇主發現你是同性戀,你可能會失去工作。警察有權,而且經常到同志酒吧去,用卡車把所有的人都載到監獄去。被抓去的人可能會被登記收押、關上一晚,然後第二天他們被逮捕的消息會被登載在報紙上,以使左鄰右舍跟親朋好友們都知道。

    即使是走進或走出同志酒吧都使我們暴露在危險中,而這感覺不只是來自不太喜歡我們的年輕男同志,更來自警察。有天晚上,我踩著高跟鞋、穿得美美的,正要和我的T伴從「敞開大門」到對街的「如果俱樂部」去,警察把我們攔下來—理由是橫越馬路—然後叫我們上他的車。他把我們載到一個黑暗的街道,津津有味地盤問我們的關係,包括我們親密時的體位。然後他叫她下車,教誨我說我正走向多麼危險的道路,最後他說這次可以放過我們,但以後最好再也不要讓他在這個地區看到我。事後我們走回去如果俱樂部。我們告訴那裡的人剛發生的故事,他們都說我們這麼簡單就脫身真是太幸運了。其中一個人在相似的情況下被帶走的人就被警察強姦了。如果我們去抗議警察的作為、去申訴,天曉得又會有那些事降臨到我們身上?

    在五零年代中葉以前,加州就已經有幾個同志組織:the Mattachine Society, 比莉緹絲的女兒(Daughters of Bilitis),ONE。但既使當1955年比莉緹絲的女兒在舊金山成立時,她的創辦人也不曉得Mattachine 的存在。五零年代的異性戀媒體不會報導同志組織的新聞,而那些組織也沒有什麼有效的方法把消息散佈給可能的成員。 如果五零年代的男女同志如此地被恐同症打壓,如此地不自覺到他們有人權、該被尊重,如此的缺乏政治性,那是什麼在六零年代引爆了石牆?而石牆反抗暴動大概在美國歷史上的任何一個其他時期都不可能發生。

    同志團體

    六零年代這個尋求解放和得到解放的十年,首先目睹了戰鬥性強烈的黑人民權運動。這個運動的模式傳播到了拉丁裔、原住民、和亞裔民權運動。婦女運動伴隨著Betty Friedan 1963年的《女性迷思》中所提到的意識覺醒而重生了,並接著成立了全國婦女會(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Women)。這一整個十年,弱勢族群和受壓迫的美國人都在要求改變。這些漸漸地給同志們製造了一個模型,讓同志知道他們是一個弱勢族群,瞭解他們是如何地被過度壓迫,並開始以像其他族群鬥士般的語調要求改變。

    如果不是其他因素重大地改變了當時的社會風氣,真不曉得同志們能否如此清楚地定義自己為被不公平對待的弱勢族群和有能力溝通他們的訊息。例如說,六零年代的人看到了避孕藥的廣為流傳,這件事在異性戀者的「性革命」中為先鋒,打碎了宣稱異性戀性交是為了生殖所以異性戀比同性戀高尚的假像。六零年代的嬉皮現象也改變了美式生活型態,因為它挑戰了那種沒有思想的逸樂。一般來說大家很少區別受歡迎的「中性」生活型態和同志生活型態。因此把同志當作異端來看待的現象有較少一點。

    反戰運動則以一種巧妙的方式影響了同志運動。以新左派領導的反美國參與越戰的抗議示威,搖動了當局者不可質疑的權威形象。如果主政的當局被懷疑把我們置之於一個不公、荒謬、浪費的戰爭之中,那為什麼美國人還該相信這個在五零年代神聖不可侵犯的當局在其他一般時候是可信賴的?例如說定義「精神健康」的醫學當局現在就被質問:難道就只因為心理醫生說同性戀是一種病,就真的表示同性戀者有病? 五零還有六零年代成立的同志組織開始注意到國家正在改變的方向,組織的數量增加了,雖然速度緩慢。到1969 年之前,全美國已經有數十個同志組織曉得以表現同志是弱勢族群的方式,和其他的族群一樣地爭取民權。他們身穿保守正式的服裝,在白宮和五角大廈前抗議,要求結束對同志的歧視。但是同志人數眾多的形象則還沒有被領略到。

    在石牆酒館外的群眾 時代需要一些戲劇性的事件。當年稍早,紐約的同志行動組織(Homophile Action League)宣告:「我們身處於革命的時代,而在這個國家裡一種對革命的嘲弄便是『衝突』。」這個組織抱怨舊有同志組織細緻的、較不危險的作法不會真的有所進展。到六月以前,幾乎就像他們認定十年來的社會變動會在接下來的六個月內結束,並且同志的進展將只有這麼一點點而已,同志運動者停了下來,等著砲聲響起以便開始我們的革命。

    某位同志才子認為,石牆暴動是「一個掉落到地上的髮夾、但恰巧聲音被全世界聽到了」。如《鼓吹者(The Advocate)》(她在當年對這類的事情比紐約時報等敏感多了)上顯示的,石牆暴動發生的相當突然。事件當晚是茱蒂‧ 葛蘭的葬禮,正當大家情緒高昂之際,一些聚集在石牆的伴裝皇后和悍T,終於再也忍受不了警察持續了好幾個禮拜對格林威治村的臨檢。但如果是任何的另一個時候,這場石牆的不安分頂多也就只是這樣,她將如同紐約時報相信般地不會造成任何影響。

    但這歷史的一刻正恰好:正是引發大衝擊的時機。石牆提供了同志們所不能想像的偶像式戲劇事件。接下來的幾個月,同志組織跟小眾媒體把暴動的故事散佈到曉得這件事重要性的人們身上。

    但暴動也許對那些年輕、沒有參加同志組織的男女同志們還更有影響,他們不像老一輩經歷過被鎮壓的五零年代、也沒有經驗過膽怯和自我懷疑。成長在充滿戰鬥性運動的這十年,他們帶著過往所沒有的生命力和堅定去爭取我們的權力。把石牆當作一個象徵,年輕的同志們發展出他們自己的革命詞彙和工具去宣傳它。

    當時所稱的「同志革命」迅速地為後來的拉子女性主義革命鋪下了道路。拉子女性主義革命有時與同志運動並肩作戰,有時則站在相反的立場。不像五零年代的「同性戀女人」,拉子女性主義者抱怨說「同志(gay)」其實只指男同志。拉子女性主義者這麼說:「我很生氣,我可不是個高興的同志(原文: I’m angry, not gay。譯註:gay 在英文本來是快樂的意思)。」她們的首要目標是要建立一個「女人的文化」,而這句話的意思是建立一個拉子女性主義者的文化。男同志對他們來說跟異性戀男人一樣可疑。

    《鼓吹者》本身就算是一個不經意造成的例子,可拿來說明為何那麼多的女人對新出現的同志運動如此不滿。就算被選為「美國同志社區最大的報紙」,它的報導還是很少提及拉子。雖然1969年目擊了同志運動和拉子女性主義運動的誕生,還要再過二十年我們才看到「拉子和(男)同志運動」的誕生。

    --------------------------------------------------------------------------------

    能否回到未來----記石牆事件的激情狂暴

    作者:Robert Amsel

    摘自:鼓吹者 (The ADVOCATE ) 1987年9月15日

    翻譯:Chia-wen

    一轉眼,石牆暴動已是十八年前的事了。即使在事情發生的當時,也不是每個人都認為他們在暴動。紐約時報輕描淡寫地稱它為“肢體衝突”、一場四十五分鐘的“街頭混戰”(1969年6月29日,33頁)。第二天的紐約時報才在第22頁上的報導裡“街頭混戰”升級為“幾近於暴動”。在各一般主流異性戀的報章中,只有《格林威治村之聲》還稍微認真地看待這個事件。《格林威治村之聲》是得要認真點,因為他們的辦公室只跟石牆隔了一條街。

    但查查看妳字典上的定義,那確實是一場暴動(riot)。但回到一九六九年那個時代,異性戀的人是沒法想像同志會反抗的。很多人覺得同性戀者是在反抗漸u是指敢穿五顏六彩的衣服,可絕不是敢暴動。顯然,那九個去石牆挑釁且又沒有後備武力支援的警察就是抱持這種想法。

    然而感謝天,因為有了石牆事件,才鼓舞了同志自保運動並在全美和世界各地引起回響。現在就讓我們一同回到過去,追溯石牆事件的真相。

    在1969年,紐約市已經開放Gay吧為合法經營的場所;但在稍早的1965年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紐約州飲用酒精販賣管理處擅自訂下規定:凡酒館中同時聚集三名或以上的同性戀者,該酒館將被吊銷營業執照。因此在各酒館老闆的眼裡,同志們成了會破壞店家商譽、擾亂秩序、“不道德”而“不受歡迎”的一群。在市長Robert Wagner執政期間,酒館臨檢甚至成了家常便飯、天天上演。

    然而到了1969年,Gay吧已經獲得合法經營權,不必再受到不合理的臨檢,石牆事件卻還是爆發了。為什麼?石牆事件真的和同志人權有關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我們到底從中爭取到了什麼?

    石牆酒吧的地址是在紐約市格林威志村克莉絲多芙街53號,距離雪莉登廣場(Sheridan Square)不遠。它是一家夜間會員制俱樂部;只要付3塊美金就可以成為當晚的會員。這家酒吧被認為是黑手黨的企業(就如同當時絕大部分的Gay吧一樣),並且酒吧裡賣的多半是私酒,因此它也成了當局特別關愛的目標。

    不知為了什麼原因,當地警方決定在那個夏天突擊檢查所有酒吧,看看是否有不法情事發生。所以這場大規模臨檢並不限定於Gay吧,其他的黑人酒吧和西班牙裔酒吧也都身列其中。然而警方似乎特別“照顧”那些“弱勢族群”聚集的場所。 在石牆暴動之前,已經有許多夜間Gay吧被警方臨檢。

    6月28日凌晨三點,巡官 Seymour Pine帶著8位便衣警察(其中兩位是女性)進入石牆酒吧。店裡的職員因為無照賣酒而被逮捕;其他的顧客則可以在盤查後一個一個地離開。但大部分的人並沒有走遠,他們就在店門口附近等朋友。而其中的許多人在過去這幾週內已不是第一次被臨檢了。

    這時候,一個異性戀旁觀者聲稱剛開始時的氣氛像「節慶」一樣,因為離開酒吧的群眾做出攻擊的姿勢,揮打衣服,並且集結在一起。但他發現當囚車抵達並在眾人之前粗魯地帶走酒保、守門員、三個扮裝皇后和一個不斷掙扎的拉子之後,群眾不滿的情緒開始沸騰。他們大聲叫囂並揚言要推倒囚車。Pine連忙吩咐囚車馬上離開,把這些被抓的群眾丟在第六區警局並馬上趕回來趕回來。憤怒的群眾開始對警方丟銅板並大罵“豬儸!”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洩,有的人甚至開始向警方砸酒瓶。此時Pine和他的手下只好衝回石牆酒吧並鎖上大門以求自保。

    當時有許多民眾聚集在石牆酒吧之外,所以我們可以輕易地知道外面的狀況。相當幸運地,在酒吧內也有一個人可以告訴我們真實的狀況。這個人就是《格林威治村之聲》的記者Howard Smith。Smith在當時以記者的直覺嗅出這個事件必定可以做為一篇精彩的報導,所以他緊跟在警方身後也進入了石牆酒吧。 他們一進入酒吧就趕緊先把大門拴上。石牆酒吧的正面是磚造的,窗戶的內部則另有木夾板覆蓋。Smith描述著:「我們在屋內聽到玻璃被敲碎的聲音,還有砰砰砰應該是用石磚搗門的聲音,當然還有群眾的吼叫聲。每一回他們撞門,整棟房子的地板也隨之震動。」

    Smith繼續回憶:「忽然大門被撞開了,迎面而來的就是一陣啤酒罐和酒瓶。Pine和他的隊員趕緊又把門關上。但這時候,唯一穿著制服的那位警官已經被東西砸傷了臉頰靠近眼睛的部位。他試圖用手去摀住傷口,但出血情況的太嚴重,他的手隨即就染紅了,看起來相當的嚇人,遠比真實情況還嚇人。另外三位警官衝出大門想驅散起哄的民眾,但只換來一陣銅幣雨。混亂中,一個啤酒罐從巡官代表Smyth的頭上擦過…。」

    「Pine跳出去衝進這場混戰中,抓住某人的腰推他一把,然後又退向門口。警官們在推擠中摔倒但隨即又爬起來。Pine拉扯著一個抗議人士的頭髮並把他拖進酒吧內。大門又砰地一聲關上。抓狂的警察們堵住這個被逮的傢伙卯起來扁他,他們把所有的怒氣都發洩在這代罪羔羊身上。」 這個倒楣的受害者是鄉村民謠歌手Dave Van Ronk可是目睹了全程,他也承認曾向警方投了幾枚銅板。

    Howard又繼續說:「大門又一次被撞開(這次是用一根被連根拔起的停車記時器)。更多東西丟了進來。警察找出一根消防水管,他們打算用這東西(水柱)隔開激動的群眾,直到救援部隊到達為止。但警察們沒有辦法正確地瞄向某一點,所以他們乾脆把水管插在大門的破洞上。然而很不幸的,水管只流出了一道涓涓細流。我們陷在水裡反而更難站穩,於是Pine就叫我們停下來」

    「半邊大門幾乎全毀。一個警察大叫:『不准靠近這扇門,不然我就開槍了!』但門開始搖了,接著整門都被撞開了。另一扇大窗子也被敲開;看來已經無法避免群眾衝進來了。但我們似乎受到腎上腺素的振奮,警察們全拿出他們的槍,上膛。」

    Pine在走廊的兩邊都安置了幾個警察,他們一動也不動地瞄準著大門口。其中一位警官還又抓了一隻折斷的棒球球棒在手上。我聽見他們說:「哪個渾球敢走進這扇大門,我們就讓他嚐嚐挨子彈的滋味。」

    「我只看得到窗戶的手,他們灑進一些液態燃料,外加一支點燃的火柴。Pine站在距離那傢伙不到十呎的地方,他瞄準了那個人。」

    「但他沒有開槍。我只聽到瞬間點燃熊熊大火的呼呼聲響和跟著大噪的警報器的蜂鳴聲….。那把火和Pine是那麼那麼接近…。」

    第一場暴動持續了約四十五分鐘。紐約時報宣稱有四百多名青少年參與這場暴動,並且說第二天的暴動大約也有這麼多人。而參與暴動的同志,就第二場暴動而言,至少超過千人。

    一段時間以後,我出席一場在MSNY召開的會議,並遇到了警官Pine和Smyth,他們試圖要為突擊檢查石牆酒吧的行動做出辯解。他們指出石牆酒吧除了販賣私酒之外,就連建築物都違反規定。他們解釋了沒收私酒、收銀台和其他證物的過程,並一再否認有破壞店內其他物品。他們報告臨檢石牆酒吧或其他酒吧的程序及事後處分,例如店經理會被逮捕、會留下紀錄、但可以保釋而且通常立即就被釋放。而這些店家往往第二天又進了一批新酒照賣不誤。(石牆酒吧確實週六晚上就又繼續營業了)警察又補充說明道,他們沒有辦法勒令任何店家歇業,除非法院那邊先判店家有罪。而如果店家找到了一個擅鑽法律漏洞的律師,那麼他們大可一再地延期審判,這樣在正式開庭之前,店家又可多做好幾年的生意。

    言及此,大家的心裡不免會冒出一個疑問:「如果這樣的臨檢根本沒有一點實質的效益,那麼臨檢和騷擾又有什麼差別呢?」

    石牆酒吧是不是一家危樓(所以警察的臨檢一直是為了我們的安全?!),這並不重要。參加暴動的成員是扮裝皇后或是街頭頑童或是皮衣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同志們那被這事件所激起團結一致的精神,而這精神卻在雷根「自己最重要」的時代裡中被忽略了。除非我們再度喚起這種精神並願意奮戰到底,我們才會在「自己是第二重要」的時代裡成功。

    http://www.to-get-her.org/ezine/issue4/stonewall.h...

    2005-06-04 19:20:46 補充:

    http://www.to-get-her.org/ezine/issue4/

    home.netvigator.com/~kudaniel/academic/a020426.htm

    也有關於石牆暴動的。簡言之,在1969New York的石牆酒吧

  • 6 years ago

    一起玩情趣用品網路商城,提供成人情趣用品、情趣內衣等,全省宅配到府、超商付款包裝隱密,歡迎參觀選購。

    一起玩情趣用品官網:http://www.17one.net/

    一起玩情趣用品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17one

  • 6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az331.pixnet.net/blog

  • Anonymous
    6 years ago

    看看他的解答

    TS77.CC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Anonymous
    6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Anonymous
    7 years ago

    推薦你一個不錯的網站!!

    http://t2.gboy1069.com/

    我身邊也是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我也會介紹她們欣賞!!

    看日本的帥哥男優如何打扮、如何有型!

    甚至去看一些GV片(男同志影片)增加自己的性愛技巧。

    加油喔,一起努力!

  • Anonymous
    7 years ago

    參考下面的網址看看

    http://phi008780508.pixnet.net/blog

  • Anonymous
    7 years ago

    參考下面的網址看看

    http://phi008780414.pixnet.net/blog

  • Anonymous
    8 years ago

    這有GAY葛葛最愛的.性藥ㄝ

    GAY最愛的性藥都在-這裡啦

    http://17known.com/

  • Anonymous
    8 years ago

    介紹一個超優質 男同 視訊交友網站!!

    http://tk.gogoboy.tv/

    超多帥氣養眼男主播 猛男秀

    我身邊也是有些女生,都會去玩一下!!

    看那裡的帥哥主播如何挑逗視覺 ~~ 超OVER猛男趴 !

    幫你回答,互相解決囉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