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文程度好的~幫我翻譯~”~

我真的翻的好爛,請國文好手幫幫忙:

明寧靖王殉台始末記:

 寧靖王朱術桂,字天球,號一元子,太祖九世孫遼王後世,崇禎十七年甲申變作,中原大亂,術桂避寇入閩依唐王,永曆四年鄭成功開府思明禮待宗室術桂遂居金廈成功待以王禮十五年成功克台灣,仍奉明朔請宗室渡海南來者益眾,如魯王世子朱桓,濾溪王朱慈曠,巴東王朱江樂,安王朱俊,舒城王朱著奉南王朱?,益王朱鍋等均先後入台,而成功俱待之如制十八年三月鄭經復奉術桂渡台,為之築宮室供歲祿,術桂見台灣初闢土地肥美,乃就萬年縣竹滬墾田數十甲,歲入頗豊。

 永曆三十二年清將施琅請伐台,術桂以鄭氏諸將無戰備輒暗自痛哭,三十七年清軍破澎湖,鄭經子克塽議降,術桂自以天潢貴冑義不可辱,乃召姬妾而告曰「孤不德顛沛海外冀保餘年,以見先帝先王於地下,今大事以去,孤死有日,若輩幼艾可自計也」皆泣對曰「殿下既能全節妾等寧甘失身,王生俱生,王死俱死,請先驅狐狸於地下」。遂冠等被服同縊於室時三月十六日也。

 術桂見狀死意益決,乃大書於壁曰「自壬午流寇陷荊州攜家南下,甲申避亂閩海,總為幾莖頭髮,保全遺體,遠潛海外至今已四十餘年,六十有六歲,時逢大難全髮冠裳而死,不負高皇,不負父母,生事畢矣」。無愧無怍。

 次日術桂冠裳束帶,佩印綬以寧靖王印交克塽,再拜天地,祖宗之靈招耆舊從容欲別,附近老幼皆入拜,各以財家贈之,又書絕命詞曰「艱辛辭海外總為數莖髮,而今事畢矣,祖先應容納」。遂吞金而死,待官二人亦縊死,越十日與元妃羅氏合葬於竹滬,不封不樹,而姬妾別葬於承天(今台南市)郊外魁斗桂子山,台民稱為「五烈墓」又名「五妃祠」五妃者袁氏、王氏、荷氏、梅姑、秀姐也。

 術桂無子,以益王之後儼?為嗣,年方七歲,清軍入台還於河南杞縣,術桂狀貌魁偉美鬚眉秀,文學豊富,書法尤瘦勁,承天廟宇匾額多所題字,台人至今寶之,現台灣博物館中尚存其筆跡,術桂以末路倉皇渡台,幸鄭氏祖孫三世均能待之如禮,及至清軍攻台義不受辱,終不免於一死,而姬妾五人同殉,其事尤烈,夫寧靖王本是龍種帝冑,當國難不辭金枝玉葉之身份,歷盡艱難,輾轉來台,勵精圖治著重墾荒積草屯糧鍊兵,意在反攻復國壯志未遂,捨身取義為忠節成名,實為生民者鑑,竹滬村民稱他為老祖,清康熙年間以公?材料建廟奉祀音容如在香火不滅。

Update:

Oh~抱歉,我要的是這一份的翻譯,

您Po的那個我找到過。

5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明寧靖王史記

    寧靖王名術桂,字天球,別號一元子,明太祖九世孫遼王後也,始授輔國將軍,崇禎十五年寇破荊州,術桂偕惠王及宗室避辭湖中,十七年北京破,帝殉社稷,福王立南京,術桂入朝,晉鎮國將軍,翌年浙西復亡,鄭芝龍保閩遵唐王為帝,術桂奉表賀,改封寧靖王及唐王陷敵,術桂又奉永曆帝命,督成功師,永曆十八年經奉術桂渡台,築宮西定坊,供歲祿,術桂見台灣初闢,土壤肥美,就萬年縣(今鳳山)竹滬墾田數十甲,歲入頗豊有餘則賜諸佃,已而元妃羅氏薨葬焉,三十七年夏,清軍破澎湖,克塽議降,術桂自以天潢貴冑,義不可辱,召姬妾死訣,而五妃,各以身殉,葬於台南桂子山,即今所謂五妃墓,而術桂則葬於竹滬,與元妃合。

     明永樂三年遼王植到荊州就藩,為荊州帶來了不少的繁榮,開皇莊,造王府,把一件歷史的新裝披在這蒼老的城上。

     說起遼王植,他是明太祖韓妃所生的第十五皇子,十歲時他被太祖封在令人擔心的「北邊」在二十五歲的那一年得到太祖防邊要務指示後就匆匆地往黃沙白草的邊地開府去了,彎弓射馬,遼王很快就熟習軍旅的生活,建立了不少汗馬奇勳。

     太祖崩後,建文帝即位,燕王早有異謀,但遼王絲毫不受利用,反而特地由海道入京朝見建文帝,表明忠正之心,建文帝為使他免受燕王的纏繞把他改封到荊州來。

     永樂年間遼王是成祖猜忌的對象,他到荊州不久武力便全被剝奪,他的軍事天才,戰場經驗就在成祖岐視的暗雲中給埋沒了,永樂二十二年他默然無聲地薨逝了,遺下的九子,除了一人襲封遼王外,其餘都受封為郡王,世代相傳不久遼府的子孫已成為一個巨族,在荊州城中有著很大的勢力。

     王家的生活是極端講究享受的,從享受的極端發展下去,自然是沒有好結果的,請讀明史,我們很容易就發現親王郡王將軍之中,多是不肖的敗類,遼王府的親屬自然也不例外,遼王庶長子長陽郡王貴烚便是從享受放縱中自掘墳墓的一人,嘉靖年間第七代遼王憲非常迷信道教,而且淫虐胡為,起先得到世宗的寵幸,頗得賞賚,後來到萬曆年間罪狀昭彰,被人檢?,再加以和大學士張居正有很大的隙嫌被居正暗中擺佈,乃罪上加罪,弄到身錮高牆,而遼國之封遂因之而除,宗室改隸於楚藩,於是「辭根散作九秋逢」,遼府宗親就變成群龍無首的狀態了,不久張居正死後也因為憲案子的重翻弄得家破人亡,這兩家的破敗正如兩棵巨木的凋萎愈加增重了古荊州衰老的氣味,只有默默的江流還依然萬古長新地東去,這時已是萬曆十四年了。

     但是百尺的蟲死而不僵,遼封雖除,它旁支子孫卻依然蕃衍著,萬曆四十五年九月二十五日那旁支中的長陽郡王府的一個鎮國將軍憲的家中又有一個孩子降生,這孩子朝廷命名曰術桂,這時皇族的生活都非常艱困,規定的俸給要折去一大半去換取無用的「寶鈔」死板的祖訓又把他們緊緊地束縳住,叫他們沒有辦法只好眼巴巴地讓自家的生活沒落下去,術桂七歲以後便從師問學,忠孝之道這時開始在他的腦子裏生了根,成為他後來生命之花的源泉。

     天啟七年,術桂十歲了,按祖訓他是長陽郡王的嫡孫,應份受封為輔國將軍這在皇家的系統上是第五級,皇親有的是悠閒,但悠閒並沒有縱壞了年輕的術桂,荊州附近的湖蕩,城裏的古宮,給術桂注入了不少平易靜雅孝思古道的氣質,一年春來秋往,寒暑變易流轉不息的天運,給術桂一種哲學的啟示,他感到造物必定是一種萬劫不滅的「元真」這元真是一切的本源,萬物都具有它的精神,而人的稟賦尤其是獨厚的,他覽觀萬化興然有會,於是自號為一元子。

     十年恬淡的生活過去了,他長得狀貌魁偉,眉宇之間充滿著英氣,他那雅善的文辭,秀勁的書法,曾引起不少人的贊羨,但在這他個人是恬淡生活的十年中,可憐國家已變得飢民載道盜匪縱橫了,尤其是張獻忠﹑李自成這兩股流賊最為可怕,當時朝廷既沒有一貫的剿撫政策,封疆大使也都是些臨渴掘井的無用之輩,這樣下去局勢一天壞似一天,那叛亂的毒火終於燒到那恬靜的古城!荊州了。

     那是崇禎十五年的隆冬十二月,闖賊李自成攻陷了荊州,那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對於皇家的宗室是決不放手的,遼府諸屬和新封未久的惠王常潤(神宗第六子)早已知道這一點,所以賊鋒未及他們就逃避到附近一個安全的湖中去,術桂的近親湘陰王(亦遼王後)因遁走不及,可憐就身死於刀光火影之下了。

     湖居究不是久安之所,術桂後來也只好揮淚慘別那二十年不離的可愛故鄉,攜帶妻子跟著哥哥長陽王和惠王常潤愴惶地登舟,順著滔滔的江流東下逃亡,他本是個初出茅蘆的青年,兩岸過眼的風光那一樣不新奇?但是難中的心情早已沒有覽景興懷的雅緻了,離情別緒有如奔向前程的無窮的江水,似地不斷地在他的胸臆中增漲洶湧著,故家的繫戀又如一把尖刀在他內心鑽刻前途嗎?正像天邊茫茫的煙霧似地,困惑迷離極了。

     寇亂像潰決的洪水,崇禎十七年三月,京師(今北平)也被闖賊李自成攻陷了,二十九日皇上自經殉國,這時正是術桂兄弟別離家鄉在外飄泊的第三年,消息傳來,術桂如遭雷擊,悲憤得昏蹶了。

     以後的消息只有更壞,大將軍吳三桂,引借清兵入關,趕走了李自成但皇位卻被滿清偷天換日地竊據了「這怎麼行,這怎麼行?祖宗艱辛締造的大業就這樣完了嗎?不!不!」術桂心中充滿著烈火似的激憤,?然福王即位南京的消息傳來了,他感覺得這是好消息,雖然他了解福王並不?清楚,可是「家不可一日無主,國不可一日無君」,遼國封除家中那種群龍無首的可憐狀態在他是記憶猶新,當這鼎沸之際,那可沒有一個作為復興中心的共主,只要名正言順,應天順人不管那一派下的親王出來做皇帝,他們兄弟都會絕對擁護,於是他和哥哥馬上就動身上南京去朝見福王,表示感戴之情,朝罷出來,他已由輔國將軍晉升為鎮國將軍了。隨即奉命前往鎮守淅江要鎮的寧海,從此術桂開始踏上戎馬生涯,這時他才二十七歲。

     福王總是個昏庸荒淫的人物,任令馬士英,阮大鋮把朝政弄得昏天暗地,致使史可法在揚州一籌莫展,最後只好拚死孤城,這樣不到一年,南京的局面就悲慘地結束了,清兵拘搭著一批漢奸敗類,很快又佔領了淅西的整個區域,局勢惡化,長陽王率領眷屬預先撤退到此較安全的福建去,不料長陽王去消息毫無,謠言傳訛,甚至說他已經死了,術桂在這兄長存活未卜憂心忡忡之際,忽奉監國魯王之命,襲封長陽郡王的位號。

     福建在那年(隆武元年清順治二年)還是個安全地區,總兵官鄭芝龍是當時全國矚望的一個完整的力量,太祖第九代孫唐王聿鏈得到鄭芝龍兄弟的擁護和許多大臣之勸進,就在福州稱帝,組織了一個新的政府,術桂在寧海聽見這個消息,又彷彿是看見一線復興的曙光,感到非常興奮,遂即奉表入閩稱賀,唐王答謝他的誠意,馬上承認魯王給他的封號,後來他得到哥哥無恙的消息,並且唐王已復遼國之封,哥哥就襲爵為遼王,欣喜之狀是難以形容的,他馬上盥洗具疏請以長陽之號,讓給哥哥的次子,但唐王不允這個請求,同時把他的封號改作富有象徵意義的寧靖郡王。

     復興的前途又生起暗雲了,唐王魯王雖說是同一陣線,?竟是水火不相容,彼此亙為猜忌,儼若敵國,各人的臣下也和他們一鼻孔出氣,弄得人心散亂,士氣渙然,再加上鄭芝龍的心懷猶貳,滿清人的收買離間,不上兩年可憐唐王竟難免血濺福京,而魯王也落得飄泊海上了,這在術桂的心中是一件多麼痛心的事啊!

     隆武二年(清順治三年)術桂還在淅江監督方國安的軍隊,五月間清兵強渡錢塘江,明師節節戰敗,他又不得不愴惶撤退了,到了寧海找到海船,他馬上急忙忙地向東北的石浦駛去,這是他奔赴大海的開始,那時他已沒有往日大江海的那種茫然的心情了,過慣了流離的生活反正到處可以為家,浩渺的煙海,洶湧的波濤並不使他恐懼,壯闊的情境給他一種偉大無形的感召,反而叫他覺得大海才是自由的天下,在石浦他會見魯王,隨即一同上舟山去,在舟山島上住了幾個月,煩悶的生活,使他腦中老翻著大陸上恍如彩片的情景,但這懷鄉的憂思並?有叫他消沉,幾年來他把自已錘練得更加沉毅了。

     鄭芝龍雖然投降滿清,但他的部屬卻是不願屈辱於異族之下做奴隸的他們散落下海,佔住閩粵沿海的小島做根據地,繼續誓死抵抗,其中鄭芝龍的弟弟鄭鴻逵和兒子鄭成功是力量比較大的一派,他們以南澳東山兩島為根據地,芝龍的族姪鄭彩、鄭聯結成的一派力量也不少,他們據有金廈兩島,隆武二年的十一月,鄭彩率領舟師(水軍)來舟山來迎魯王南下,術桂隨行,到達廈門時,已快過年了,這時抗清的陣線還沒有統一,鴻逵叔姪和彩聯兄弟,終是無法合作,究竟鄭成功利害,鄭彩、鄭聯終歸被他解決,這一來閩海抗清的力量就集中起來了,但?因此又觸動魯王記憶中的閩淅水火的錯覺來,他始終不放心唐王所賞識的賜姓忠孝伯鄭成功,而淅江沿海舊部的呼聲又時時對他發送著親切的引力,於是他又飄泊往淅江的海上去了,術桂本人是沒有閩淅的分的,他與魯王因相處頗久而有很深的感情,但對魯王這次的飄海?沒有同行,他覺得福建的這股反清的力量是值得重視的,他留下是想用自己高貴身份去激勵士氣的作用的。

     永曆元年(清順治四年)鄭鴻逵請術桂監軍,他馬上答應(在鴻逵軍中會見淮王),這一年閩南的軍事從海島發展到大陸,成功的部隊一時佔領了同安海登,他們進一步計劃攻取泉州作為反攻大本營,八月間鴻逵和成功會師泉州的桃花山,這一個軍事發展引起泉州在籍御史沈佺期,光祿寺卿林橋升和主事郭符田,推官諸葛斌的響應,經過一個多月的苦戰,因為鴻逵誤中敵將王進,聲東擊西的緩兵計而搬退,使得成功獨力難支,不得不還保安平(今福建晉江縣安海鎮),經過這一場實際的戰鬥經驗,術桂隨鴻逵軍退守金門,隨即和淮王鴻逵同到南澳。

     術桂到南澳剛好是桂王子永明王在廣東肇慶稱帝改元時候,這是南方新政府第三次的組成,因為永明王是神宗的孫子,於皇統最近一時各方矚望,湘粵桂滇各省紛起擁戴,聲勢之浩大為前此所未見,術桂幾年來海上飄蕩,精神正苦沒有寄託,因緣際會這時他心中遂又洋溢著盡忠報國的熱忱,他要擺脫海洋的

    韉絆到大陸奮鬥去,於是便渡海到揭陽,正擬前往肇慶時,忽奉到永曆帝的命令,要他繼續與鄭家軍在閩粵海上作軍事的部署,并准他每月就所在地支膳銀五十兩,術桂覺得主上的指示是不能違背的,所以他又回南澳來,這時鴻逵駐師南澳,成功也忙著在東山練兵,金廈竟為清兵乘虛奪取,閩海軍事一時又步入艱險的階段。

     永曆四年(順治七年)廣東軍事也告失利,永曆帝的朝廷遷往廣西,蒞年術桂隨鴻逵克服淪陷未久的金門,成功隨即也攻克廈門,這次金廈淪陷與反攻的戰爭中,鴻逵的弟弟芝莞是輕敵棄城的罪首,鴻逵在反攻得手時也因感情用事,縱放一個重要的敵將馬得功而阻礙軍事的進展,這時年輕的鄭成功非常氣憤,大義滅親,芝莞在如山的軍法下斷了頭,鴻逵亦慚愧地自動放棄了兵權,到白沙構築亭園養老去了,術桂是白沙園亭中鴻逵時常為伴的貴客,經過成功這回嚴勵的執法,軍心振肅了,閩海一股反清力量正在不斷增漲中,這時成功已開府廈門,凡是反清的忠貞官吏和宗室,他都接納並且非常禮待,這時淅江治海的根據地已漸失,魯王的部下也多已加入成功的陣營,在那些避難海上的諸王中,術桂是最被成功尊重的,有一次淅東老將張名振的無故被讒,幸好是術桂在成功面前代為洗雪,不然張老將軍,怕就要蒙冤莫白了。

     鄭成功的軍事天才是可驚的,他那非常的戰略使不少的敵方將領破膽,以丹丸似的金廈,緊緊封鎖住整個大陸的沿海,自從鴻逵退隱以來,術桂實際已不再從事樓船飄忽的生活了,但是他對於鄭成功的軍事發展是異常關心的,他個人的生活是淡薄恬靜,但成功的軍鋒所及,他的心也飛到那兒去,閩淅沿海許多島嶼都是他舊遊的故地,大軍每克一地,他跟著聽見的捷報,便有一陣往事繁複的回憶。

     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正月,從遙遠的滇都派來使者晉封成功為延平郡王,這個榮耀的封號,大大地振奮了軍心,本來成功北伐的準備早已完成,加上這時滇都精神的感召,愈使他非即刻興師不可了,七月間成功就和兵部左侍郎張煌言會聚閩淅海上的義師大舉北上,勢如破竹,一時沿海城巿盡被克服,順利的軍事發展整整有一年之久,南京很快就要克服了,消息傳來,術桂狂喜得瘋了,他覺得渺小的金廈大寂寞了,上四十年紀的人容易思家懷遠,十六年前離家的路上經歷,這時已變成術桂幻想中歸途的情景了,但是這幻想不久已被金陵兵敗的噩耗沖刷得了無雲煙,從九天墜入地嶽,術桂萬料不到英武的成功會有這樣的慘敗,希望幻滅,術桂的心情愈加寂寞沉悶了。

     永曆十五年(清順治十八年)鄭成功的攻克台灣,是一種軍事上的遠圖,但並不叫術桂重視,他覺得台灣不過是一個不足重視的荒島,「海外扶餘」豈是忠臣孝子應該的想頭,所以他不願往台灣而願意老守著那寂寞的金門島!

     永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是個不幸的年頭,正是海風習習的五月,賜姓招討大將軍延平郡王鄭成功竟在新闢未久的台灣薨逝了,這森然的大木一傾如天塌了一邊,復興故國的希望叫人更覺渺然,幾個月後,滇中水曆帝駕崩的消息又至,那維繫人心的明星也慘然隕落了,十幾年來,術桂已冒過多少驚險,歷盡幾許艱辛,破滅了無數的希望,但是從來沒有像這兩樣的打擊給他這樣傷心過,閩海的雄風,難道竟這樣突然消逝嗎?滇西的義師就長此零落略盡嗎?一縷黯然的愁緒使他迴腸摧肝數月不休。

     成功薨逝,嗣王鄭經再經過三年多的苦鬥終於失意悉眾東遷,術桂亦遂於永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離開了久居的金廈到達台灣來,鄭經這時在台灣「分諸將耕屯荒地,造亭館以處宗室遺老之相從者,度曲徵歌示無西意」這一下可真把復興基地的台灣變成海外的扶餘了,術桂這時只有抱著「精衛填海,子規望帝」的情懷,默默地嘆氣而已!

     東寧城西,面向大海的一座堂皇府第是術桂的新居-宗人府,瀛台的士子們,就常以那寧靖王府為集合的場所,王府的馬廨是常滿的,術桂的生活並不感到太寂寞。

     術桂對於來台士大夫們思想的消沉,感到十分的擔憂,李茂春的參禪打坐,夢蝶園中早已忘?人間的浮沉,沈光文看不慣現實的走竄番社,尤其是灰心的表示,至於黃驤陛徐孚遠等的放浪憑弔是更不用說的了,這種近乎冥寂或頹靡的風氣,那一樣是復興的徵象?唉!

       「瞻望邈難逮,轉欲思長勤。

        秉朱力時務,解顏勸農人」?

    「渺茫的希望差不多已盡幻滅,就開墾幾畝土地,自食其力,了此殘生吧?」

    術桂心裏這麼一想,就在萬年縣竹滬莊找到一片待墾的荒地,竹滬附近的人們,聽說是寧靖王要種地,那個不歡迎,馬上有幾十個人自願效勞,不到一年的工夫幾十甲田地墾成了,充足的雨水,肥美的土地,每年的收入還算不錯,食用之外往往尚有多餘,術桂便用以賞賜那些為他長年賣力的農家。

     竹滬雖說是個農村,術桂倒覺得它恬靜可愛,它沒有東寧府裏那樣惹人的煩囂和惱人的風氣,真是一個隱居的好處所,在農莊裏面術桂自建一所爽潔而精雅的園亭,每當春綠新添微雨過後,那路旁油綠的茂草以及掩映在珠簾中的溪光山色,樣樣都會令人心悅神怡的,術桂每來鄉間便留連不已,頗有老死斯鄉之慨,這時他已將近知命之年了。

     元妃羅氏,跟他奔走半生想不到在生活暫安之際,竟撒手離他薨逝,老年失伴,術桂的心境淒寂極了,他把元妃埋在自己辛勤墾闢的土地上,對著叢綠田園中的一坯新土,他每有感慨。

     台灣經過數年經營,已漸富庶起來,許多人又記起在大陸安定中的那些多餘的風雅來了,東寧的人都知道寧靖王寫得一手好字,誰能得到他題寫的一方匾﹑一幅字,便要身價十倍,所以運筆揮毫便又成為他生活中的小點綴了。

     當此一般人苟安於一時富庶時,未來的隱憂?時時襲上術桂的心頭,永曆三十四年(清康熙十八年)鄭經一死,監國克又被迫自殺,滿清進攻台灣的傳說,又時有所聞,在這內憂外患交迫之際,群臣諸將,已沒有一個在憂國憂民了,聚飲宴集,延平郡王鄭成功開闢東土的用意何在,已沒有人曉得了,術桂真是憂心似焚,於是一個從未想起的問題在他心裏發生了,那便是「死」「死」!在他一生的遭際中,是隨時可以發生的,但他過去總因君國之思過切而沒有攷慮過,如今身處孤島,設若一天東寧被陷,自己身為天潢貴冑,就只有一死以上報祖宗,下報國人而已,想到幾十年來艱辛的奔走與懷抱,術桂不覺兩淚橫流,一部灰白長鬚中,閃亮著晶瑩的淚點,那不只是柔腸寸斷的兒女之悲痕,而整個乾坤顛覆,一元真氣消散的千秋永恨呢!

     永曆三十七年(清康熙二十二年)惡運終於來臨,六月清軍破澎湖,鄭氏諸將都忙著在討論如何投降?誰可曾摸著良心想起節氣,就是明室諸王也莫不腳忙手亂不知所措,老百姓不用說更是惶恐不安了,這時的東寧府真是亂糟糟的一陣,唯有寧靖王朱術桂這時卻是異常鎮定,他胸有成竹,已選定了一條人們都不願走的路,清兵未及,他就要結束一切,元妃死後,他家裏只有袁氏、王氏、二姬和姬妾秀姑、梅姐、荷姐這五個朝夕相伴的人最使他關懷擔慮,他們年紀都還輕,他不忍心叫他們也跟著自己一同死。

    六月二十六日,術桂終於對袁氏她們說出最懇切的訣別的話了,「外間的消息您們該都知道得很清楚了,我是一個沒有甚麼本領的人,幾十年來的顛沛流離,飄泊到海外,原只希望能夠純潔安然地過此一生,那料到今天這個希望幻滅了,我是太祖的子孫,我不能在敵人的面前受辱,我決不苟且偷生「我要死,日子快到,我終於要離別您們去了,可憐您們五個跟我一場,年紀還這輕,你也該打算自已的去路才好啊!」術桂說到這兒已是老淚縱橫哽咽得不能再說下去了,而聽話的五姬這時也已泣不成聲。

     「殿下未免小看我們了,殿下能夠盡節,難道我們就願失身嗎?殿下活著我們就一起活著,殿下您要死,我們就一齊死,賜給我們懸樑的長帛吧!讓我們先死」五姬一齊收淚這樣回答著,話一說完她們馬上「冠笄被服」從容自縊於室中,這種節烈的表現真出手術桂的意料,其實,以前他早已認識她們五個都有志氣有見識而嫺於禮法的女性,不過萬想不到他們竟會這麼樣節烈,所以五妃的自盡,不但叫術桂放心一切,同時還有一種前所未有的溫馨,給他在臨死前一種無限安慰,於是他提起筆來,在壁上這樣寫著,「自壬午流賊陷荊州,攜家南下,甲申避亂閩海,總為幾莖頭髮保全遺體,遠潛外國今四十餘年,已有六十有六歲,時逢大難,全髮冠裳而死,不負高皇,不負父母,生事畢矣,無愧無怍」。寫完這一篇簡短的自敘,他們的精神愈表現得泰然。

     第二天(六月二十七日)他「冠裳束帶佩印綬」一身是隆重的裝束,派人先把寧靖王印交託鄭克塽,就「再拜祝告天地列祖列宗之靈」,然後還請了許多高年有身份的朋友,來從容飲酒話別,這時街坊上老幼們都已知道寧靖王要自盡了,都拾不得跑進府來跪哭送別,術桂也把自己家財分別送給他們作為紀念,一切事情都處理清楚,他就翻起硯背在上面題上一首詩。

    詩曰:艱辛避海外,總為數莖髮!

       於今事畢矣,祖宗應容納!。

     這如履行了一宗隆重的典禮似地,明寧靖郡王朱術桂遂從容自縊在他府第的堂上了,侍宦兩人亦從死其旁!正是:

        州年憔悴落蠻鄉,故國河山感慨長! 

        留得數莖華髮在,九原歸去見高皇。

    鯤海的浪濤激嚮著終古不平的吼聲,寧靖王五姬的浩然正氣正如那不平的濤聲,從此萬古長新地震憾著中華民族的靈魂。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Anonymous
    5 years ago

    到下面的網址看看吧

    ▶▶http://qoozoo09260.pixnet.net/blog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6 years ago

    翻得真好啊.

    拍拍手......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1 decade ago

    在當地有一塊古字碑,上面有記載的很詳細,且是用文言文,有經過當地,可詢問當地人:老祖廟(華山殿)怎麼走?在廟前即可見該石埤,很有歷史的味道!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Anonymous
    1 decade ago

    術桂無子,以益王之後儼?為嗣,年方七歲,清軍入台還於河南杞縣,術桂狀貌魁偉美鬚眉秀,嗚…眉秀是我的名字- -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