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歷史 · 1 decade ago

幫我翻譯這些跟說明一下是什麼意思 給20點

幫我翻譯這些跟說明一下是什麼意思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 RMA >

Pax Americana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BMD>

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w <OAS>

Monroe Doctrin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Taiwan Security Enhancement Act <TSEA>

Major Theater of War <MTW>

Update:

能否說明一下在歷史上的意義

不要只是照者翻譯 謝謝

1 Answer

Rating
  • 1 decade ago
    Best Answer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 RMA >軍隊事務革命

    追溯「軍事革命」(Military Revolution)一詞,係羅伯茨(Michael Roberts)在1955年於貝爾發斯特(Belfast)的皇后大學(Queens University)以「西元1560至1660年間之軍事革命」為題發表就職演說中,首度引介了「軍事革命」的概念而為西方學者普遍接受及採用。自從該年起至1991年這段時期,歷史學家則僅專注於研究發生在16、17世紀的軍事革命;而早期的現代歷史學家,甚至還就軍事革命存在與否以及存在形態發生過爭論。然自18世紀中期以後,軍史學家又轉而專注於諸如創新、效力、適應、組織行為或戰鬥史等的專業問題。

    然而,當前學者所研究的軍事革命,最早源於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的前蘇聯軍事論述,而以奧加科夫(N. V. Ogarkov)元帥的著作為主。奧氏在1980年代初期發表了數篇文章,之後將其觀點彙集成書,名為「歷史的經驗:臨淵履薄」(History Teaches Vigilance)於1985年出版;其強調軍事科技與武器裝備對於軍事變革的影響,此時奧氏及其同僚乃有「軍事技術革命」(Military Technical Revolution, MTR)之概念。在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的軍事技術革命,於1991年波斯灣戰爭後,使美國的政府、軍事部門對此展開了廣泛的討論;同時引起全球的關注。1993年3月美國華府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提出其軍事技術革命的最後一份報告後,及同年歐頓(Oodom)將軍在其「美國軍事革命」(America’s Military Revolution)一書中提到革命的存在,之後美國國防部淨評估辦公室(Office of Net Assessment)主任馬歇爾(Andrew W. Marshall)賦予「軍事革命」新的詞義:「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至此於1994年初,遂成為今日所謂的軍事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RMA)。

    至於軍事革命的歷史沿革,美國於1959年出版了「當代的軍事與工業革命」(The Military and Industrial Revolution of Our Time)一書、英國出版「軍事技術革命」(The Military Technical Revolution)一書、富勒(J. F. C. Fuller)著「1789年至1961年的戰爭行為:法國革命、工業革命與蘇聯革命對戰爭與戰爭行為影響之研究」(The conduct of War 1789-1961:A study of the Impact of the French, Industrial and Russian Revolutions on War and Conduct)一書,其均為探討軍事革命發展史,而集此著述之大成者應推克列維德(Martin Van Creveld)所著的「西元前2000年迄今之科技與戰爭」(Technology and War from 2000 B.C. to the Present Day)一書。

    Pax Americana美國支配下的和平

    美國在九一一事件後這一年間最大的改變是,在布希政府逐步舖陳下,大美和平(Pax Americana)架構,亦即藉由在全球各地伸張軍力以維護世界和平,乃是美國權利與義務的想法起死回生。

      大美和平架構理念衍生於美國在二次大戰後以戰勝國姿態躋身世界強權,領導西方陣營對抗共產主義蔓延,在全球各地廣設基地維護世界和平,至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臻於顛峰。冷戰結束後,美國陸續裁軍,縮減海外基地,雖然經濟仍然盛極一時,然而索馬利亞維和失利,巴爾幹和中東紛爭四起,令不少美國人感歎盛世不再,九一一事件更凸顯美國軍事優勢下的弱點,大美和平架構終焉的議論油然而生。

      布希政府以實際步驟扭轉議論方向。第一步是把反恐政策提升到戰爭層面,使得軍事機器和情治機關立即動員起來,同時把戰爭對象泛稱為以「開打」為首的恐怖主義,把明暗兩途的軍情活動擴張到全球各地。第二步是把庇護恐怖組織的國家列為打擊對象,首先拿阿富汗「神學士」政權開刀;第三步是把反恐戰爭定義擴大至阻止大規模毀滅性武器(MDW)擴散,在國情咨文中指名北韓、伊朗和伊拉克為「邪惡軸心」,表明美國絕不容許「世上最危險的政權以最危險的武器威脅我們」。第四步就是目前的攻伊議論階段,美國主張有權以武力推翻窩藏恐怖份子或意圖取得MDW的政權。

      若依錢尼副總統的說法,前一類約有六十個國家,後一類包括有能力發展MDW國家近一百個。換言之,只要美國起疑,到處都是可以打擊的目標。這也是布希六月間在西點軍校演講時所說的,低盪和封鎖時代已經結束,現在美國必須準備隨時採取預防戰爭行動,為此美國必須建立、維持與自由使用絕對優勢兵力。

      誠如季辛吉所說,以改朝換代作為軍事介入目標,不啻直接挑戰一六四八年歐陸結束三十年戰爭簽訂《西伐利亞條約》所建構的國際制度,而目前有關攻伊議論只談到美國動武前是否須符合若干先決條件,如爭取盟邦和輿論支持、獲得國會與聯合國批准等,絕口不提大美和平架構利弊,正是美國人在九一一週年仍然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恨我們」的癥結所在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BMD>彈道飛彈防禦

    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w美洲國家組織

    為加強美洲國家間的和平與安全,促進美洲各國間政治、經濟、社會、文化方面的廣泛合作,加速拉美國家一體化的進程,一九四八年波哥大第七次美洲國家會議將原“美洲共和國聯盟”改名為“美洲國家組織”,並於四月三十日通過了《美洲國家組織憲章》。

    Monroe Doctrine門羅主義

    1823年美國總統 J. Monroe 在國情諮文中提出的外交改革原則: 美國不允許歐洲各國干涉美洲各國的政治,口號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世界衛生組織

    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的前身是1946年的「國際衛生會議」,經由該會議決議通過「世界衛生組織」憲章,並獲聯合國會員國過半數政府批准,WHO才於1948年正式成立,隸屬於聯合國。

    WHO以提昇全體人類的健康品質為宗旨,包括環境品質、食品安全、化學藥物、衛生諮詢與醫藥技術認證等,都是其關心與服務的範圍。例如,WHO歐洲分部在2001年1月,即派遣一支專家隊伍前往科索沃,偵測該地環境是否受鈾輻射的污染,威脅民眾健康。此外,在全球化浪潮下,WHO肩負國際疫情與醫藥技術交流的角色也更顯重要,是疾病防治與公共衛生提昇的重要樞紐。

    Taiwan Security Enhancement Act <TSEA> 台灣安全加強法

    台灣安全加強法在美國眾議院以高達四分之三的多數通過,有著多重意義,可被解釋是美國的白宮國會之爭或兩黨之爭,乃至造成中美台三邊關係緊張,但是最基本的,這項法案還是針對台灣與美國的軍事關係。

     更具體來說,眾議院與參議院支持類似法案的議員們,強調二個要點:

    對於台灣的軍售,應該要從實際防衛需求考量,而不是由政治考量來決定;

    美國國防部要與台灣國防部有更好的溝通協調機制,台灣面臨的威脅與防務需定期評估報告。

     美國對台軍售過去一直受「八一七公報」的影響,雖然自從F16案後,實際上不再受限,但表面上仍維持著限制的樣子;「台灣安全加強法」如果通過,連表面上的偽裝都撕破了。

     台灣決策人士向來認為,某些行政部門的官員(主要是國務院與國安會)在軍售問題上,常以政治角度考量,動輒怕得罪中共,甚至有把軍售當成一個手段(leverage)來「懲罰」或「獎賞」台灣的傾向。

     「軍售不再能成為一個手段了」,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所長林正義指出,國與國特殊關係論後,行政當局曾有人考慮暫停軍售,就遭到國會強烈反對而被迫作罷。

     相反的,美國國防部的考慮則是實事求是,評估軍力平衡與戰力整合的需求,據以批准台灣的軍需要求,不是政治考慮。

     所以加強法中才具體要求,總統需在美台華美軍售會議二個月後,向國會提出報告,詳述台灣要求項目、提出有沒有道理,以及美方拒絕、暫緩、與修改這些要求的理由與決策。

     換句話說,這是要暴露出任何政治考慮的決策黑洞,讓國防部的專業意見與國會的監督,成為唯一的軍售核准機制。

     至於報告的另外部分:要求美國國防部部長每年提出台灣海峽安全情勢報告,以及美國在台協會增加軍事幕僚,替台灣軍官保留訓練名額等等,目的則在形成更完備的協調合作機制。

     這個機制其實早就有了雛形,自1997年以來雙方定期的安全對話,觸及了許多軍售以外的問題,安全法只是「化暗為明」,進一步要把交流建制化。

     中共方面馬上警覺懷疑這是軍事同盟的重新恢復,美國也有人憂心台美兩軍會朝裝備、戰法、操典一致共通化的方向走,換句話說,又回到1978年之前的「協防」局面。

     我國防部對安全加強法通過的反應是表示歡迎,但強調國防安全不能依附在外國的法律上;聲明歸聲明,實際上,關心台灣安全的人都清楚,將台灣防務整合進美國的安全架構,是無可奈何,卻又有十足保障的安排。

     至於像台灣安全加強法所指出的走向,會讓大陸疑懼激怒,使台海不安全呢?還是使台灣安心鼓舞,更有信心與大陸交流談判?恐怕見仁見智,一時難有結論了。

    Major Theater of War <MTW>戰爭的主要戰區(戰場)

    2005-03-08 11:51:55 補充:

    不好意思,沒有太多時間些更詳細的資料,sorry...

    2005-03-08 11:58:28 補充:

    不好意思,沒有太多時間寫更詳細的資料,sorry...

    Source(s): 字典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