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 什麼是”務實外交”?

如題 請詳細的說明 越詳細越好 如果可以的話 順便把創國以來所有的外交階段一起PO出來 感謝不盡^^a

3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我國外交政策—務實外交

    壹、前言

      我國當前務實外交政策係 李總統登輝先生自民國七十七年就職以來所推展。同年三月九日 李總統在訪問新加坡返國記者會上,對新加坡稱呼他為「從台灣來的李總統」表示「本人雖不滿意,但是可以接受」,並強調「在此種情況下,我們不需去計較名稱,而來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此種「做應做的事,不計較名稱」的說法正是我務實外交之最佳寫照。

    貳、務實外交之理念

      我政府推動之務實外交,係衡諸國家尚未統一在自由、民主、均富條件之下時,對內為維護國人安全與福祉,對外為確保國家生存與發展,而致力於積極參與及回饋國際社會,並期未來能達致國家統一所制定之政策。

    參、我國務實外交之內涵

    一、面對現實:我政府承認台海兩岸分治之現實,並認為我與中共政權互為對等政治實體,在統一前應各領國際空間。

    二、為所當為:我推動務實外交不因中共打壓而自我設限;要確實順應民意,當然走出去。

    三、靈活務實:我推動務實外交在手段上力求能靈活因應,因時因地制宜,並採行「出席即存在」之務實作法,不計較形式與名稱,只要能平等參與,享有相同權利及尊嚴;亦不堅持意識型態,只要能互惠互利發展關係。

    四、平行三贏:我政府推動務實外交係放棄「零和遊戲」規則,不挑釁或刺激中共,願與中共平行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並願與其他國家發展友好互利關係,對其與中共之交往,只要不損及我方權益,不予過問,以創造三贏局面。

    五、立場不變:我政府爭取國際生存發展空間,以創造有利於兩岸將來在自由、民主、均富下達成國家和平統一之基本立場不變。

    肆、務實外交之目的

    一、確保國家主權及國際法人地位。

    二、爭取國際生存與發展空間以及維護國家安全與經貿利益。

    三、確保台澎金馬地區二千一百八十萬人民之民主、自由、繁榮與尊嚴。

    四、保護旅外國人及僑民權益。

    五、促進區域和平安全與合作發展。

    六、善盡國際責任及回饋國際社會。

    七、營造有利於兩岸日後能基於對等地位進行談判,俾在自由、民主、均富條件下達成國家和平統一之國際環境。

    伍、務實外交之策略

    一、積極加強及鞏固與有邦交國家間之外交關係。

    二、強化及提升與無邦交國家之實質關係。

    三、爭取與無邦交國家及新興獨立國家恢復或建立外交關係,並發展與無邦交國家之領事關係。

    四、積極參加國際組織會議與活動,並維護我在已參加之國際組織之會籍、名稱、地位與權益;推動參與聯合國、聯合國專門機構、其他政府間國際組織及重要國際公約,並爭取主辦國際會議與活動,拓展我國際活動空間及影響力。

    五、善用我國經貿實力及發展經驗,擴大國際合作層面,提升技術合作層次,協助與我有邦交暨對我友好之開發中國家推展經社建設,回饋國際社會,爭取國際社會對我之友誼與支持。

    六、強化外交行政,積極延攬及培育外交人才,加強外交人員專業訓練,提升外交人員素質,並推動無任所大使遴聘制度,協助政府拓展對外關係。

    七、加強外交政策之研究設計,善用學界及智庫資源,積極研擬拓展務實外交、危機處理及突破中共外交封鎖之策略。八、貫徹駐外館處統一指揮及合署辦公,以積極主動、靈活創新之精神,發揮總體運作功能。

    陸、務實外交之具體作法

    一、關於提升及強化與友邦及無邦交國家之雙邊關係方面:

      我政府秉持「質量並重」及「互惠互利」原則,廣結善緣,歷年來所採行之具體作法包括:加強實質經貿往來、高層互訪、援贈及技術合作、國會、政黨、學術、文化、宗教、體育、農漁等各種交流合作。對無邦交國家,我政府亦致力爭取簽証互惠待遇、提昇駐館地位及簽署經貿、農漁、財稅等之合作交流協定等。透過上述具體作法推動務實外交的結果,儘管中共在國際間對我不遺餘力從事封殺與打壓,我現仍有廿八個邦交國,另與萬那杜、巴紐及斐濟等三國簽有相互承認公報,並與世界約一五○個無邦交國家維持經貿往來與文化、觀光等各種實質關係。針對中共意圖深化及擴散一九九八年六月柯江會談後之「三不」效應,因我政府迅採因應防患措施,以致絕大多數友邦於柯江會談後仍對我表達堅定支持之態度。

    二、關於參與國際組織會議及活動之多邊關係方面:

      今後我方仍將在「不預設立場」、「不挑戰中共既有席位」以及「不放棄國家統一目標」的原則下,繼續推動參與聯合國及其他功能性國際組織,凸顯中華民國存在之事實與貢獻。儘管中共刻意打壓封殺我參與國際組織的努力,但由於我採「出席即存在」之務實策略及積極參與的結果,迄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底止,我國擁有會籍之政府間國際組織計有十六個,包括全球性組織如國際棉業諮詢委員會及國際畜疫會,以及區域性組織如亞太經濟合作(APEC)及亞洲開發銀行(ADB)等。我國並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美洲開發銀行及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組織之觀察員。至於我國內民間社團及個人所參與之非政府間國際組織(INGOS),則已近九五○個。

    柒、結語

      今後我方將繼續透過與各國現有之官方或非官方關係及「亞太經濟合作」(APEC)等各類國際組織開展務實外交,積極尋求參與全球金融、海洋、資訊、環保....等國際規範之整合與制定過程,加強與各國雙邊或多邊之對話與合作。早日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貨幣基金與世界銀行等功能性機構,以維護我主權國之權益與地位。

  • 2 decades ago

    十分感謝喔^^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自七○年初始,台灣退出聯合國後,外交形勢面臨了極大的嚴酷挑戰,一波波的斷交風潮,將台灣逼成國際孤兒。蔣經國主政年代,將重心轉移到國內的產經建設,至於外交,則任由官邸派以沈昌煥為主的保守思惟持續的僵硬政策,推行著所謂的國民外交,亦即所謂的實質外交與非正式關係的低調外交,而台灣外交處境,也只能隨而每況愈下。

    日前,陳水扁總統說:「中共的打壓絕不是外交工作做不好的卸責理由與藉口。」筆者認為,陳總統的這段話,點出了外交人員多年來的問題所在。外交工作如果無法加進創意和想像空間,則兩岸目前零和式的外交競爭,已經處於劣勢的我們,勢必進一步陷入潰頹的命運。前總統李登輝將過去缺少現實主義外交理念的外交政策,重新加以調整,推動務實外交,在外交戰場上,展開新一輪的競賽,開發了一些迷你型國家,以經援方式換取彼國對台灣的政治承認。前總統李登輝的務實外交的理念剛好配合上九十年代中華民國國力的提昇,以及後冷戰時期的有利國際環境,乃能提高台灣的國際地位,不過,務實外交並非毫無限制,實際上,它還是會受到中共的壓制以及國內外因素的影響。本文僅將務實外交的理念試以分析評估,然後探討新政府務實外交的可能發展。

    務實外交理念可以從理論與實務交相對照來加以分析。其實,不論從那一層面加以觀察,都可以發現政府只不過將過去的外交理念導向實際的外交觀念及作法,使台灣國對外關係正常化而已。務實外交理念的本身符合國際關係的理論趨勢,而且也把握國際體系權力結構正在轉變的脈動,但是單有理念不足以成功,而需有國內共識的配合才有可能成功。同時,在目前的環境下,務實外交並非毫無限制,它的推動還是有其限制。成功與限制因素正是一體的兩面,如這些因素呈現有利的一面就會有成就,反之,則較難獲得成果。從理論去觀察,務實外交只不過是現實主義外交取向的必然邏輯。務實外交的理念實際上符合國際關係理論的現實主義及全球主義的典範,也是完全與各國的外交實務一致的作法,實在沒有任何值得抨擊之處,至於務實外交是否能有效的突破外交困境,則是另一值得探討的課題。

    新政府成立以來,台灣內部有嚴重的認同危機,尤其在政治認同與文化認同之間有混淆的現象,不但一般人民有此分不清的模糊概念,甚至知識份子及政界人士也大有這種現象。這種文化認同與政治認同無法分清楚的主要原因,是台灣民主化所引起的不必要危機感。「中國人」與「一個中國」是很清楚的不同認同,「中國人」是文化認同,而「一個中國」是政治認同。自從民主化及開放大陸探親後,過去在威權體制不存在的問題,現在全部凸顯出來。五十多年來,政治認同於自由民主的體制是中華民國全民的信仰,也是與中國大陸共產政權對抗的原因。這種政治價值的信仰絕對高於中國人所蘊含的文化價值,否則先後兩位蔣總統也不必汲汲於建設台灣,為中國歷史建立第一個真正的自由民主的社會模式。台灣內部一些統獨爭議使國家在面對國際社會結構性的壓力時,無法有全民一致支持政府政策的共識,各政黨都有自己的觀點,而使各國及國際輿論無法認知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人民的真正意願。

    以中華民國與國際社會其他國家來比較,應是屬於中級的國家,可是它卻無法與小如吐瓦魯、盧森堡等國家,得到國際社會應有的尊重。主要原因固然是中共的壓力所造成,但是中華民國自己本身受制於意識形態的束縛有密切關係。當然,自前總統李登輝努力推動以來,務實外交已具相當的成果。不過,長期以來國內在「一個中國」名義下所進行的統獨之爭,導致對外政策仍有很大的包袱而無法在分裂分治的事實,提出明朗的政策,使國際社會可以充分得到訊息,而願意全力支持中華民國政府及二千三百萬人民的意願。這也就是台灣雖然推動務實外交有局部性的成就,但在國際體系的權力結構內,無法完全脫離其束縛,而獲得與其他各國應有的國際地位。其實,維護中華民國的生存是大多數人民的願望,但因手段的不同,造成基本立場的模糊。所以,謀求國內對外共識是務實外交推動的重要因素,否則國內有部分人士常會抨擊務實外交是走向台獨的路線,而與中共的說法遙相呼應,或有部分人士抨擊務實外交是凱子外交等等,這種聲音皆不利於務實外交的推動。

    在未來數年內,務實外交仍是台灣拓展對外關係的取向。不論在國內因素以及國際因素包括兩岸關係在內,都因中共不調整其政策,更逼使中華民國必須採行務實外交來開拓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但是台灣必須承認限制務實外交的因素也同時存在,所以,在沒有增加邦交國數目的情形下,很難會有突破性的發展。可是提升與無邦交國家的關係層次、改善與他們的關係機制等卻是必然的。同時,參與國際組織的可能性也會提高。如果台灣在現行國際權力結構內要以目前「一個中國」的政策推動務實外交,將很難再有所突破。唯有強調「二個政治實體」的說法,才有可能被國際社會認真的考量中華民國應有的地位。因為在國際社會內,只有自助才會獲得人助。「一個中國」是未來,但現在「一個分治的中國」也是事實,台灣人民應有這種認知及共識。然後在這種認知及共識下,才能夠制定有效的對外政策。

    務實外交的理念實際上是符合國際體系內,政治單位互動關係所採行的政策取向。這次陳水扁總統的「鴻祥之旅」,在鞏固邦交,推動合作交流及增進雙方了解等方面,都有了實質的成績。陳水扁總統只是將台灣過去缺少現實主義外交理念的外交政策,重新加以調整,使對外政策能有效轉換國家權力資源為能力,以維護及爭取國家利益。同時,又以推動國際合作及分擔國際責任為取向,正符合各國在全球主義的典範下積極推動合作的信念。因此,在一步一步的努力下,已創造了相當程度的外交成果。

    假如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都能支持政府的政策,將能更有效的採行對外行動,突破外交困境。可是目前國內新政府仍有一些的問題存在,尤其國家認同以及文化認同的問題,使政府在決策時遭遇相當困擾,而無法真正在分裂分治的事實,提出一套有效的辦法,因而也限制了務實外交的成果。不過,拓展國際活動空間是不分黨派的共同目標,此一共識的存在,還是多少有利於外交工作。陳總統在出訪期間曾經強調,中華民國推動外交工作,一定要走出去。的確,中華民國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有充分的資格與權利受到國際間的尊重。尤其,中華民國長期處於國際孤立劣勢,缺乏足夠的正式管道維護國家及人民權益,於是外交工作益形重要。總統的出訪,在滿足民眾「台灣走出去」的心願之外,其實也是諸多外交努力之一環。而所共同追求的大目標,都是希望拓展國際生存空間。

    外交工作的努力不僅只是外交人員的責任,更繫於全體國人智慧和海外僑胞支持的態度。在肯定陳總統出訪成果並省思外交之意義外,筆者以為中華民國的外交政策與目標,仍須掌握全局的視野,以國家整體利益及大部分民意之所趨為考量。總之,展現未來國內因素、兩岸關係以及國際因素的發展,務實外交仍將是我國經營對外關係的主要取向,也是唯一的途徑。現在政府也應給予外交部更多空間,使其活潑化、彈性化,在重點外交和全面拉開外交戰場的戰略上,如何才能有尊嚴的突破外交困境,應是今後必須慎重思索的課題。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