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
Anonymous asked in 藝術與人文詩詞與文學 · 2 decades ago

誰知道[藍鬍子]的故事?

好像有聽過

但是又有點忘了

remind me.....

7 Answers

Rating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Favorite Answer

    格林童話--藍鬍子─

    ,“藍鬍子”交給妃子的那把不能隨意闖人的門的鑰匙,其實是一把具有“貞操帶”意涵的鑰匙--

    童話之中強盜新郎/藍鬍子強搶女人為新娘、再加以殺害,

    不信任女性的伯爵迫使妃子戴上貞操帶,又交給妃子鑰匙

    以試探妃子的忠心。不僅使自己遭受妃子毐手,更令妃子走上嗜殺

    人為樂趣的命運。

    童話中的藍鬍子主題--兩個最著名的版本

    Charles Perrault's "Barbe Bleue" -- the key

    two morals in Perrault's tale--female curiosity is deadly, and husbands should not be impossibly demanding

    Grimms' "Fitcher's Bird" --the precious egg

    Both stories portrays the same transformation of an initial negative situation into it's opposite.

    上述兩個版本大致都可依Propp的類型學區分為三個主要階段(three basic functions): 第一是藍鬍子下達禁令與考驗,第二是妻子的觸犯規條、受到懲罰,第三則為邪不勝正、扭轉情勢的快樂結局。

    美麗,高傲,自負...

    當拿刀砍向第八個新娘時,美麗消失,被割斷的頸動脈如噴泉,血跡陪著慘叫聲噴灑。

    不理會衣服上的紅痕,不理會雪白的婚紗染指,新娘子啊新娘子,為甚麼不聽忠告?

       抱起了冰冷的軀體前往密室的盡頭,茶髮新娘閉不著眼睛,睛神裏盡時驚恐與仇怨,憂憂的盯著。

    重覆又重覆,不同的新娘,同樣的結局,如同屋樑上垂釣的七位一樣。

    穿著同樣染血的白紗,帶著同樣的表情,一同長眠於同樣的密室。

    甜蜜的茶髮新娘,帶著一雙冷傲的眸子,從不吐出多餘的字,優雅脫俗。

    可惜仍逃不過潘朵拉盒子的命運,罪與罰的精靈給釋放,卻留下了希望的精靈。

    如果再次開啓,可否改變命運?

    逃命的茶髮新娘,白紗飄散,踩著高跟鞋在城堡內奔馳,藍鬍子的新娘,只有一個命運。

    緊追其尾,刀光閃爍,終於,茶髮新娘倒下來,刀鋒劃向美麗的脖子,驚恐的眼神,尖叫的聲音,詛咒的話言,留著仇恨的淚水,漸漸流失的體溫...

    抱著第八位新娘,失聲痛哭,指尖勾畫著臉部線條,親吻鮮紅櫻唇,手掌掃上雙目,期望可以閉著眼睛。

    荼髮新娘卻不愛聽話,第一次是密室的門,第二次是閉著眼睛,如同之前的七位新娘一樣,布條纏目,刻求閉眼時份,抱著她冰冷的身體痛哭,自心底的疼痛,每一個新娘如一種劇毒,一次又一次的至藍鬍子於死地。

    在茶髮新娘的長睡的地方,刻上名字,手塚國光,藍髮的藍鬍子的第八位新娘...

    愛過每一個新娘,每一次都給予希望,真的,我深愛你們,為何卻不願聽忠告?我叫烏鴉禁聲,但求不吵醒長眠中的你們,在布條下,看不見張開的眼睛,有期望過可以一同長眠於此地,成為屋樑上的一份子...還有在地板上染血的鎖匙...

    ───────────

    藍髮的藍鬍子長得俊逸,銀紫髮的新娘子自願嫁給他,銀髮髮新娘知道藍鬍子的過去,紫髮新娘說過,他的希望在藍鬍子身上...俊帥的藍髮新郎和紫髮新娘在眾人的祝福下坐上馬車,藍鬍子每結一次婚,都希望是最後一次。災難性的好奇心,潘朵拉的金盒子,藍鬍子的銀鎖匙,藍鬍子千萬千萬的交待,不要打開密室的門。

    謎宮似的城堡,十九道沉重的鐡門,十九條鎖匙噹噹作響。帶著死亡作嫁妝,高傲的紫髮新娘,藍鬍子的一絲希望,近至遠的鎖匙響聲傳進藍鬍子的耳朵。理性與好奇交纏,閉上眼睛,等待重覆以久的尖叫聲,為甚麼?為甚麼?

    同一樣的問題,千百萬次的詢問,為甚麼非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不可?

    刀子第九次閃爍,紫髮新娘站在密室門中,八條垂直的屍體釣在樑上,壞死的腐臭傳來,深紅色的血液點滴至地。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八個新娘,八次詛咒,永不閉目...刀子再一次劃向紫髮新娘的脖子,“為甚麼?”忍足忍著心痛的問。

    “因為我想看你悲傷的樣子...”跡部高傲的用最後一口氣回答。高傲自負的紫髮新娘,想見到藍鬍子的悲哀。閉上雙目,血液流失,緊握鎖匙,潘朵拉的盒子遺留了希望,改變了十數年來的定律,卻改變不了千年結局。抱著屍體到盡頭,釣起了無限回憶,密室由八變九,心痛難忍,知道嗎?

    為甚麼啊...

    因為想看你悲傷的模樣...還差一個...還差一個...九位意見一至,由九變十...

    Source(s): 網路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5 years ago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2 decades ago

    藍鬍子..應該是格林童話吧 !?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2 decades ago

    你是指美國鼎鼎大名的作家 [馮內果]的[藍鬍子]吧!

    台灣麥田出版社曾出過;很可惜,現在已經絕版了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answers? You can sign in to vote the answer.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藍鬍子是格林童話吧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2 decades ago

    這...這...這是什麼現代版的藍鬍子啊~~~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 Anonymous
    2 decades ago

    藍鬍子            作者:深青(一)    記住,除了那間地下室,妳那兒都可以去,只有那間地下室,妳不可以去。我給妳鑰匙,因為我信任妳,不要背叛我對妳的信任,我可愛的小妻子呀.....不能去,那間地下室.....    「不能去.....地下室.....」呢喃的夢囈,渾然不覺汗已溼透了背部。    「死豬頭!妳起不起床呀?」用力一踹,韓巧音嬌小的身軀就毫無預警的被踢下床了。    「痛......!」看清了來者何人,巧音不禁火大:「你渾蛋呀!叫自己姊姊起床難道就沒別的辦法了嗎?敢踹我?我踢得你沒兒子送終!」    「一大早的,吵什麼吵?還想不想逛古堡呀?!」巧音的母親進了房,摸著韓力音的頭:「都十八歲了,還這麼沒大沒小的!哪有人會踹自己姊姊的?」    「對嘛對嘛!死蠢蛋!」巧音呲牙咧嘴的,好像想把自己的弟弟給扒皮。    「是姐自己太豬了嘛,叫都叫不醒,我只好出此下策。」    「娘的咧,只會推卸責任,踹人還說是那個被踹的錯!」    「本來就是。」輕描淡寫的,力音神氣活現的樣子差點沒氣爆巧音的肺。    「媽的,想幹架休?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    「巧音!妳也二十了,要有點作姊姊的容量。」    「他給我踹回一腳的話,就一筆勾消.....」    「巧音!」    「好啦好啦~」  「喂,樓上的是好了沒有?遊覽車快開囉!」樓下傳來韓父催促的聲音,韓母趕忙回道:「要好了!」  把兒子推出門,韓母不忘叮囑巧音:「快點換一下衣服,遊覽車不等的。」  「喔。」巧音不甘不願地應了一聲,開始脫去身上的衣裳:「這什麼英格蘭之旅嘛.....」    巧音清醒之前所做的那個夢,就像其他的夢一樣,被打碎在風中,只剩那低沉的男音還淡淡迴響在空氣中:    不要背叛我對妳的信任,我可愛的小妻子呀.....    「什麼鬼。」巧音跟在旅行團的最尾端,心不在焉地嘀咕著。她聽著語焉不詳的導遊講解著這所十七世紀時所建造的古堡,以及有關所擁有著這古堡的阿藍特家族的歷史。    他們一間間房間介紹著,末了,來到了最下一層的地下室。    除了那間地下室,妳那兒都可以去,只有那間地下室,妳不可以去。只有那間地下室,妳不可以去。妳不可以去。妳不可以去......。    像惡夢般,莫名的字眼跑進巧音的腦袋中,放肆恣意地敲打著巧音緊繃的神經。她從來不曾像現在這麼樣神經緊張過。一定有那裡不對勁了,她想。    豆大的汗流下她的臉頰,她一刻也待不下去了,轉身,一個字也沒說地,跑離了地下室的門口。 續.................................................

    • Login to reply the answers
Still have questions? Get your answers by asking now.